一段旅途,一座分裂的城市,一個行走中的人

柏林,在我來到這個城市之前,對我來說這裡就只是一個歐洲強國的首都,一個曾經被分裂的城市,其餘對他的了解充其量不過就是另一個城市罷了。而作為德國這個精密工業出口排名全世界第一的國家首都,柏林卻貧窮、但是性感。


在分裂時期,西柏林沒有趕上西德的經濟發展榮景,而是一個單純為政治考量而不願意被西德政府放棄的邊陲,因此他是一個萎縮中的城市。而東柏林雖為東德政府的所在地,但是由於長年的財政赤字以及共產務實主義的推行,也使得東柏林亦無法回復為二戰前那個希特勒的夢幻之都。

柏林圍牆的坍塌,其實也是一場誤會,起因於東德要開始放鬆人民的旅遊限制,使其人民可以經由第三國進入西德,而在十一月九日由於政府官員 Schabowski 誤解上級的意思在記者會上經由記者的提問之後,說經常性的旅行可以直接經由各個邊界通行口出入。因此西柏林的電視、廣播電台紛紛報導圍牆開放的消息。消息一出立刻吸引了數千位東柏林人湧進位在柏林市中心的各個通行口,也在晚間九點二十分左右放行第一個東德人進入西柏林,十分鐘過後廣播電台RIAS 開始聚集了大量的民眾到各個通行口,然後大約在晚間十點左右約有二十萬左右的人蜂擁至圍牆邊開始自行搗毀圍牆,十一點過後各個通行口紛紛失控。十一個月後兩德統一。

一九九零年,統一之後的柏林,激情之後所要面對的是這個因分裂而停滯發展的城市。一九九一年德國政府經過廣泛的討論之後決定遷都柏林(前西德政府所在地為波昂Bonn,兩德通一基本上是指西德政府無條件承擔並且接收有著嚴重赤字的前東德政府,因此統一後德國首都為前西德政府所在地),一九九九年九月一日政府部門重新開始在柏林辦公。

城市的基本規劃在希特勒時期已經完成,各條捷運路線、街道的建設以及規劃也都完成,因此在分裂時期有部份路線還會穿越東、西柏林,例如捷運六號線,北段及南段都屬於西柏林,只有在中間的數站是位在東柏林區域內,故將中段的數站封閉,全線即可為西柏林使用。因此全市的交通規劃並沒有因為分裂而產生一些特殊的變化,反倒是在一些舊照片中的刺眼的柏林圍牆沒來頭的把街道一分為二,這大概也是二戰的重要遺跡吧。但在城市的設備的規劃上柏林就有著成雙的歷史遺產,例如說,兩座大學、兩個音樂院、兩個動物園等等。而在建築上面,對我想像中的歐洲城市裡,應該是要充滿著巴洛克風情才是(話說北德好像應該是洛可可風格更多)但是為什麼柏林的建築只有在特定區域才會略顯貴氣,原因當然就是因為戰爭的破壞(知道法國人為什麼一但巴黎被攻陷就要投降了吧!真是有遠見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城市本身是由很多的“村落“聚集而成,這也是德國的另外一項特色。了解德國歷史的人都知道這個國家一直都不是處於統一的狀態,而是一直都處於諸侯分治的“戰國時代“因此分區發展、注重各個地區的文化差異這些都是德國政府雖名為聯邦制,但是各個邦所擁有的自治權依然非常的大。例如教育,各個邦所制定的各級學位名稱、修業時間時常都有所出入,許多規章制度也都沿用各個邦自己的傳統,在聯邦政府裡面只有一個各邦教育部長的聯合會議,以便相互協調之用,其會議也並無直接的實權。因此柏林各個區域都有著自己的特色。坐捷運時看到忽然出現的荒山野嶺也不要過於驚慌,那只是各個區域之間小小的分隔線而已。

在這個部落閣的開端我想稍稍的回應一下這個板的標題,旅人之歌,馬勒的第一首聯篇歌曲集,此曲於一八九六年三月十六日在柏林首演,其中包含四首曲子,從愛人結婚那刻的心碎,到鄉野間寧靜平和的喜悅,而再次走進生命對愛情的渴望,進而陷入愛情膠著的泥沼。這首曲名的德文原文是Lieder eines fahrenden Gesellen。我想說的是後面這兩個字fahrender Geselle 按照字面上的意思為在路途上的同伴,或是說得更白話一點叫做半路上的傢伙,所以Geselle這個字並不是單純的就形容一個人,他比單純就一個人帶著更複雜的情緒,是人、同伴、還是一個孤獨等待陪伴的軀體。所以這個板的標題似乎在德文裡面更深藏著一些小小的隱喻或是趣味。


廣告

One thought on “一段旅途,一座分裂的城市,一個行走中的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