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Dec. 2008 梅湘百年冥誕


2008十二月十日,是梅湘百年冥誕。
許多音樂院把這年訂為梅湘年,辦講座、辦音樂會,
打開各大音樂廳的年度節目單,也多可見梅湘的主題音樂會。

身為巴黎代表,在這個網誌的第一篇文章,
就獻給法國音樂史上少數具有"武林盟主"架勢的作曲家吧。

百年冥誕這天晚上我聽了一場音樂會,
梅湘音樂的里程碑—Turangalîla-Symphonie,艷調交響曲
由Eschenbach指揮巴黎管絃樂團,請到兩位法國蠻紅的演奏家,
鋼琴獨奏是Jean-Yves Thibaudet,
馬特諾電子琴獨奏是Tristan Murail。

關於樂團

與幾個朋友討論過,法國好像沒有世界最頂級的樂團,
這是很奇怪的事情,畢竟是西歐音樂強權之一,
卻沒有個搬出名字就可以嚇倒人的樂團,
像是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紐約愛樂等等。
許多朋友說法國之所以沒有世界頂級的樂團,
很大部分原因是紀律散漫、向心力不足,
專等小天才的法國教育,操作樂器的技巧當然不會輸其他各國,
但民族天性浪漫,把遲到早退當禮節(也不是說全部)
這樣的限制下很難把一群藝術家統結在一起。

法國最好的兩個樂團分別是:
法國國家廣播交響樂團,與巴黎管絃樂團,
而這兩個樂團的指揮都不是法國人,這又是另一件奇怪的事情。
巴黎管絃樂團的指揮艾森巴哈Eschenbach是德國人,也就算了,
廣播交響樂團的指揮竟然是韓國人。
不過這位韓國人大名鼎鼎,他就是鄭明勳。

關於樂評

其實我不敢寫樂評,用話語描述音樂是很危險的事情。
但還是很簡短的說一下好了。

我很喜歡今天的演出。

這場音樂會之前的我不太信任德國人演奏的法國音樂,
也不太信任法國人演奏的德國音樂。
(也有例外,譬如卡拉揚的達分尼斯與克羅埃,
 傑利畢達克的海,都別有風味,個人喜好請包涵)
但是艾森巴哈能夠同時能處理和聲與線條細膩的法國音樂,
也能夠帶出德國樂團的那種張力,
這場演出雖然偶有稜角(例如過分強調的重音),
卻瑕不掩瑜。(所謂瑕也只是個人喜好)

我覺得特別好的是,
因為梅湘的音樂美有部分建立在清晰的節奏上,
像不可逆行、附加時值等等都要做到,
有些演奏家會用比較個人的樂句唱法帶過,
以為比較自然,卻摘掉梅湘很重要的音樂特色之一。
艾森巴哈這點非常努力,
節拍清晰準確的梅湘確實有種他自己所言"不可能性的魅力"。

關於獨奏家

Jean-Yves Thibaudet是目前法國檯面上的鋼琴演奏家,
不過我跟他沒很熟,就暫時跳過吧。

我會想看這場演出有三成的原因是另一位演奏家Tristan Murail。
(七成當然是因為梅湘百年冥誕 + 第一次現場聽艷調交響曲)

Tristan Murail!大作曲家!法國頻譜音樂的領頭人物!
法國頻譜音樂的兩大傳奇分別是Gérard Grisey與Tristan Murail,
Grisey後來專走器樂寫作,已於1999年過世,
Murail個人較偏好電腦音樂的發展性,
在IRCAM工作一陣子之後,1997後跑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任教。
這次有機會可以親眼看見傳奇,當然不能浪費機會。

Murail是梅湘的作曲學生,拿過羅馬大獎與法國唱片大獎,
又是法國音樂新時代的開啟人物,知名度相當高。
由於他本人在音樂院時期花過一段時間學Martenot電子琴,
往後數十年間,由於作曲領域知名度大大提高,
於是許多樂團或室內樂集,只要演到需要Martenot電子琴的音樂會,
都會邀請他來演奏,因為可以提升一大部分票房(像我就這樣)
所以他幾乎彈遍所有Martenot有關的作品,
成為法國最有名的Martenot電子琴演奏家,
世事之奇,難以想像。

這次恩師百年冥誕,果然被挖回巴黎彈艷調了,
大多音樂愛好者應該也早就預料到吧?

關於Martenot馬特諾電子琴

Martenot,或叫Ondes Martenot,
是Maurice Martenot於1928年發明的電子琴,
有樂器主體和擴大機,樂器主體構造分成三部份

1.鍵盤
2.鍵盤下方是一條金屬線,線上有個金屬環,
 演奏者手指穿過金屬環左右刷動,可以做出滑音和大量抖音等效果。
3.左手操作控制器,可調整頻率、音量、音色等等參數,
 記得第一次老師帶我們去教室參觀Martenot時,
 解說員還曾經示範給我們看極低音的效果,
 其實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感覺不到"音高"這個東西了
 大家都知道目前標準音A是調442/440/443這幾種,
 代表一秒震動440+次,鋼琴最低音A2每秒震動27.5,
 那麼各位有沒有聽過一秒震動一次,或甚至三四秒震動一次?
 請相信我,聽不到音高的,只聽得到"奪、奪、奪"的震動聲。

在1928年,Martenot是很先進的樂器,因為是電子儀器,
不少作曲家用它寫曲子,六人組的Honneger、Milhaud,Avant-garde的Varèse,
乃至Messiaen、Scelsi、Boulez、Murail都使用過。
Messiaen個人蠻喜歡這個樂器,在許多作品裡頭都可以見到,
Turangalîla-Symphonie艷調交響曲、美泉節慶Fête des belles eaux
神靈的三個小禮拜式Trois petites liturgies de la Présence Divine
歌劇 阿西斯的聖富蘭梭瓦Saint-François d’Assise 等等。

Martenot後來演變成法國少數會在樂團存活的電子樂器,
部分音樂院甚至為它開設主修班,
筆者目前就讀的布隆尼音樂院也包括在內。
一間大教室裏有六七台Ondes Martenot,挺壯觀的。
這件事情很多人覺得奇怪,就是電子樂器躍升為獨奏樂器,
音樂院不惜花費資源開設主修班,
但這樂器是單音樂器,音色變化也稱不上多大,
可以成為獨奏樂器,又是另一件奇事。

以下附一段影片,是2001年才經梅湘遺孀Yvonne Loriod出版的
Feuillet Inédits(法文意思就是未出版的草稿),給鋼琴與馬特諾電子琴。

關於艷調交響曲

網路上有很多資料,就不再贅述了。
Turangalîla是梵文,原意是愛之歌,共十樂章,
Serge Koussevitzky為波士頓交響樂團委託,寫作年份1946-1948,
首演於1949,柏恩斯坦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
鋼琴獨奏是第二任夫人Loriod。

這首作品對我而言最特別的是某幾個樂章有大量三和弦,
搭配大量梅湘式的歌唱旋律,整個聽起來很不像"前衛"音樂。

最後再附一段演出時的片段,第五樂章第一個Section
Joie du sang des étoiles,群星之血的喜悅
(Murail坐在畫面右手邊,不太顯眼。)

P.S.12月16日,Tristan Murail到巴黎高等音樂院演講,
  大膽跑去請求合照。

本人很有法國老帥哥的氣質。

廣告

3 thoughts on “10 Dec. 2008 梅湘百年冥誕

  1. 我似乎是有聽過愛之交響曲在台北演出
    因為要聽梅湘很高興就坐太前面
    結果因為太大聲和太長
    本人不是很適應

    所以…
    跳過這話題好了

    之前當面看本文作者以默劇方式介紹Martenot
    發覺彈的姿勢很像古琴
    但是左右手交換
    古琴是右手控制音高,左手音色唯多
    (有時候左手也可以彈)
    但M相反

    😀

  2. 我也在台北聽過
    雖不大記得甚麼片段
    只記得當時很興奮…

    你選的兩個影片我重播了好多次
    如透明水晶裡引爆繽紛煙火
    煙火的一閃即逝卻被瞬間高壓成雋永姿態

    梅湘真是個取標題的天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