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 其實很難

 

在剛開學的時候,我完全沒有心情繼續寫曲子,也許是語言問題,還有一部份是自己缺乏基本常識,例如說:音樂史要一個高中歷史拿三十幾分的學生背熟這些東西實在有點強人所難。

總總因素讓我覺得非常厭倦這一切,難道作曲就非得這麼痛苦嗎?

既然已經開學了,就不能把這些當成不寫的藉口,於是下了一個決定,要寫讓自己開心的東西。

 

第一次上課的時候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拿著打擊樂和雙簧管的重奏草稿去見老師的面,沒想到,他馬上就說,我也受夠嚴肅的音樂了!於是就抱怨了一堆,像是為什麼有些人寫曲子像是要等著發生慘劇才有靈感一般…(我心裡有偷偷想說,其實我也用過很慘的例子),總之,他以連環抱怨表示支持。

之後的幾個星期,都變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點子,到最後,這首曲子變成一堆瓶瓶罐罐報紙加上兩個Snare Drum和鋼琴與Oboe的東西。到最後我是覺得自己有點玩過頭,但是老師很開心的狀態(因為他一直慫恿我,還幫忙出主意…)

 

後來這首曲子竟然還順利的演出了,而且幫忙我的同學還在練習的時候想出了一些有趣的表演方式。總結一下這個情況從頭玩到尾。

 

但是在這個之後我又陷入一種深淵裡,因為理智告訴我,必須要做一些不要太耍花招的東西,老師可能也發現了,他這次試圖把我帶進一種富蘭克林的世界(他說他長的很像富蘭克林…),但是沒想到我沒得救,反而越來越糟。

 

後來,得救是因為夏宇的詩。就不詳細解釋了。

 

前一個星期完成一首木管室內樂委託的曲子,他們設計了一場音樂會,主題是Seven Deadly Sins。一開始好像很嚴肅,到最後他們演變成一場告解大會。這次原本覺得也可以好好大玩一場,沒想到我在想那七個片段要如何呈現的時候,簡直差點小命不保。如果現在還是有人說,寫小品花的力氣比較小,都是玩樂性質,那我可能會當場失手做出無法挽回的事一個大曲子,需要的事一個idea然後去擴大他,但是我現在需要七個idea,而且每一個都要非常精簡還要有舞台效果,必須抓住聽眾,還必須要有共同記憶或是要讓人在第一時間認同你。

 

我自己是寫得很害怕,如果大家不買帳豈不是要重來?!但是最後又是我老師推了一把。他看到曲子,大笑,然後說:你當初說要幫木管寫東西,一聽又以為是something cutie…(一臉厭惡的表情),我心想,那當初阻止我就好啦!!現在才講出來?! 他看著又繼續說,原來不是那麼回事,太好了這個樂章,Debussy聽到會不會笑呢…?(在下改了他的曲子…)

 

總之,我現在覺得,如果有人在說那些搞花招的人不入流,沒耳朵,那麼我才想問,你有沒有用頭腦?(去理解) 有沒有幽默感?(去感受)

算是我真的沒耳朵,失去了頭腦跟幽默感才是最可悲的。

 

因為這樣,開始覺得John Cage很有趣。在圖書館翻他的譜,害我一直偷笑。

 

 dsc005305

 

 

 

  

心想,這人超狠,什麼也沒寫!! (心中狂笑) 難道這是國王的新衣,Mr. Cage ?

所以,我要裝做我看見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