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Matthew Passion

 

 

不知道這個標題是不是有點嚇人…事情是這樣的

音樂史爛到無與倫比的我,第一次在音樂史課堂上流淚,就是因為這首曲子。

那時候老師播放耶穌在十字架上斷氣的那個片段,加上之後的聖詠,以及中文歌詞翻譯,讓晚到每次都坐在教室第一排的我居然泛淚…

那時候覺得自己可能瘋了。

 

之後在某堂樂曲分析課上做了馬太受難曲的報告…這個主題不是別人正是在下自己選的,又深深感覺到上了Bach的當,三個多小時的曲子聽了不知道幾遍,拿出一些片斷做分析,掙扎的從一堆資料當中篩選可用的字句,連同學都說沒事幹麻找罪受。這時候的我也是眼泛淚光…

 

之後好像就有意無意的這麼忘了這首曲子。

 

 

這個學期初,在總譜彈奏上教授問了大家心目中最棒的歌劇,我答不出來。

除了對歌劇不是很有興趣之外,其實是無法忍受唱一句話要灑狗血十五分鐘,或是明明就要死了還要唱個十分鐘,以及非常白爛的劇情等等。不知怎麼過了幾天在跟同學談到那天上課的話題,突然想到心目中最棒的Oratorio—馬太受難曲。我同學馬上提議,一起去聽現場的! 二話不說,連演出資訊都沒有查清楚,馬上就訂了票。

 

就在上個周末,我們去BAM(Brooklyn Academy of Music)臨場體驗現代版的St. Matthew Passion。

當然這次我也是做好要去大哭一場的準備。

 

一進入演奏廳,我看到一群哥哥姊姊大叔大嬸們(請原諒我這麼說),穿著五顏六色的便服或站或坐的在舞台上,呈現一種正在聊天的狀態,在翻開節目單,又看看台上的佈置,舞台中央放了一張長形木桌,以及一些點單的道具,心理正暗暗的有種不妙的感覺,不會要真的演出來吧???這不是Oratorio嗎?

 

燈光一暗,台上的演出者馬上就穿著便服(真的是便服!而且什麼顏色都有!)就定位,指揮一轉身就下了第一拍。一開始的速度真的有點令人驚嚇,因為太快了,過了沒多久,就讓我想起在台灣的老師…(有些人應該會知道我在說誰),總之,真的是很有Passion的St. Matthew Passion,但是漸漸的,觀眾們好像就被這股力量帶進一種神奇的境界。

 

Director Jonathan Miller讓我覺得最佩服的地方,就是在看似嚴肅的神劇裡加入了現代的精神。一群穿著便服的演出人中,其實還是有巧妙的設計,舉例來說,Evangelist穿著是白色的襯衫,唱Jesus的男低音穿著紅色的POLO,Pilate出現時穿著黑色的西裝外套,出賣耶穌的Judas則是縮在舞台的一角,至於我個人覺得最妙的是Peter,帶著黑色的毛線帽,一副就是走在路上可以看到的”現代人”樣子,各種顏色或是服裝的型態都有角色的暗示。至於原本不演出的神劇,加入演出之後會是什麼樣子? 我覺得導演做的恰到好處,配合Bach的音樂,本來就不拖泥帶水,因此戲劇上也是點到為止,在Evangelist唱recitative的時候加入一些表情與肢體動作反而更能帶著觀眾進入劇情裡,配合著指揮的速度都稍微偏快,每個曲子之間節奏很緊湊,那種快速切換的戲劇效果非常有現代感。

 

舉一個戲劇上我覺得很棒的設計,第一個是耶穌被羅馬兵抓走的段落。並沒有拉拉扯扯的八點檔式劇情,飾演耶穌的男低音Curtis Streetman是一邊唱著一邊離開舞台走入觀眾席消失在黑暗中,第二個我覺得很棒的設計,也是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時候,也完全是用象徵的手法,其實離場方式是一樣的,你可能覺得很納悶,一樣的梗用兩次? 但是,這次是有玄機的,因為在耶穌被釘時,他並沒有馬上斷氣(如果有看過電影受難記應該會知道),因為被釘本身是不會死亡的,耶穌的死因是因為他被鞭打而失血(穿紅色的暗示在此),在這段時間,飾演耶穌的男低音已經巧巧的離開地面層來到我們所在的二樓觀眾席後方,所以當耶穌唱段氣之前的那句話 ”Eli, eli, lama asabthani?” 是在全劇場的最高處唱的,全部的觀眾回頭的騷動看是有點讓人覺得無力,不過基本的設計我個人認為很成功,這時候出現了之前讓我飆淚的聖詠,這次戲劇效果還是很棒,Bach在這裡用無伴奏真是絕! 指揮的速度在這裡終於有放慢,再加上舞台燈光的設計,極大的對比讓劇場整個凝結。

 

另外必須要說的是,這個樂團是由Clarion Orchestra 和 REBEL Baroque Orchestra組成,他們真的是強者! 是真正的音樂家! 從頭到尾,聲樂的部份全部背譜,樂器獨奏也是背譜,而且有Solo部分時是站到舞台中央與獨唱者一起演出,至於指揮Paul Coodwin呢?我敢打賭他一定也背了譜! 因為有時候台上演唱者走位,指揮為了避免被擋住整個把譜架丟在一邊讓位,但是音樂完全順暢沒有瑕疵。還有他們也用了oboe d’amore, oboe da caccia, viola da gamba 和木製的長笛,在音響上儘量重現Bach的原貌。聲樂的部份,Alto的獨唱部分是Countertenor Daniel Tayor包辦,這也是一大賣點,在來最讓我感動的是演唱Evangelist (Tenor)的Rufus Müller,他也是在謝幕時得到全場歡呼的演出者之一,在整個Passion裡他是串聯全場劇情的重要角色,等於是扮演一個說故事的人,不但背譜,還加入戲劇的演出,加上聲音完全是無可挑剔,在舞台上三多個小時,要做到這種程度我只能說,很驚人。

 

中場休息時我忍不住用手機拍了舞台的Setting,然後在開演前觀察一下演出者,每個人可以說是老神在在,但是演出一開始,整個悠閒的氣氛就凝聚起來了,雖然穿著便服,但是專業的演出完全掩蓋了一切。

 

因為在二樓的第一排,又不敢照的明目張膽,所以欄杆有些擋住舞台,不過大致上可以看出舞台全貌,圓形的部份左右兩旁的木椅是兩個合唱團的座位,前後是兩個小型的樂團座位,以及正在聊天的演出者,最後兩排是舞台上的觀眾席。

 

St. Matthew Passion

St. Matthew Passion

 

 

 

 

 

 

 

 

 

 

 

聽完這場音樂會,我跟同學忍不住在馬路上又叫又跳,情緒太嗨了,一直不停說著 ”Can you believe that? They memorized the whole thing!!!….#$*)@*&# ”

 

之後我們搭上車聽著Hip hop大吵大鬧的離去。Totally, American style,但是實際上,這組人馬中只有開車的是美國人,另外是一個澳洲人,一個韓國人,兩個台灣人。

 

 

這是個瘋狂的St. Matthew Passion,沒有想到一個以基督教立國的國家會完全跳脫宗教的框架。但是我心裡其實還蠻想回顧一下比較傳統的詮釋,我用很爛的英文跟澳洲同學說了實話,說了兩種截然不同的馬太受難曲體驗,對我來說,當下最能夠聽進我對演出奇怪文法的感想,應該是這位招集大家聽音樂會的同學了。

 

也許現代人就是喜歡接收很直接的訊息,這場以英文唱的馬太,一開始聽起來是有點怪,但是以傳遞故事來說,對於美國人應該是一個很直接的方式,由美國同學的証實,他說他很喜歡這個版本,因為能完全了解舞台上正在發生什麼事”我聽過德文版的,有點受不了。”

說實在,對我來說,宗教信仰確實是感動的一大原因,還有Bach的劇場魅力,語言對我來說,在大學時代的我英文德文都一樣是陌生的,比較起來,還是喜歡德文聽覺上的馬太,但是以美國同學的邏輯來想,換成中文呢? 一定很可怕,想都不敢想,為什麼美國人會有如此見解?

 

這次不只是古典與現代的衝擊,對我來說,更是文化與信仰上的衝擊。

廣告

One thought on “St. Matthew Pass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