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你喜歡音樂嗎?」

 

 

這是我在台灣的時候常被問的,多半是我的音樂老師,從國中決定踏上音樂班這條不歸路的時候。

以我的個性,就是選中間站,例如,”不一定”、”要看情況…”,這種聽起來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的答案。

老實說,一直覺得國高中那段時期根本就是我人生中一大錯誤,當然不只是”音樂班”這麼簡單的”錯誤”,現在要完全說明白其實也說不太明白,只要是喜歡的東西變成一種”競爭”或是一種”壓力”,你能說你真的”喜歡”嗎?

到現在,還是要為自己當年的爛回答來辯解,因為,我真的沒辦法真心的說喜歡音樂。

 

 

「如果以後的生活沒有以音樂為主,你接受嗎?」

 

 

這是我到美國上課開始進入情況之後,老師丟給我的問題。還是很難回答,誠實的答了以往的爛答案,並且加入註解:「我有想過這個問題…」然後跟老師稍微解釋台灣的情況,像是如果不唸完博士班,以一個碩士畢業生回去,似乎是不能以”寫曲子”為生…

但是我不是唸書的料。

 

 

之後就以「別想太多」的方式過了一年,當然其實說起來也想了很多(到底想說什麼?),只是比較積極的去面對問題,加上在國外不吝惜給予鼓勵的教學方式也推了我一把,開始學會接受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也同樣的接受各種不同觀念的刺激,漸漸明白以前的我是生活在多麼狹隘的思考模式裡。

 

為什麼”喜歡”會變成一種”厭惡”?

以台灣音樂班的「聽寫課程」來說好了,那些聽死人不償命的節奏和拍號以及音堆…到底意義在哪裡?以一個受害者的身份來說,和各位保證,敝人這些聽寫技能全是用一種幾近變態的方式訓練而來,那些東西對我來說,只不過是一個一個的音,它們完全沒有存在的意義。我沒有因此而變成天才,反而是變成否定自己能力的學生。最近,又在媒體上看到某音樂教室宣稱自己的教學有多好,並且學生須在上課前進行”聽寫能力編班”而讓我吐血不止。原來這是好的教育體制!

 

突然發現所有的學習都是在逃避以及自我否定的框框裡,真正學到的東西都哪裡去了?或者說,我根本沒有在”學習”?好像換了失憶症一樣,所有腦袋裡的資訊都是填鴨式的塞入,在考完試後馬上嘔吐般的自動清除!之後呢?

 

我明白了,有時候在腦袋裡的1加上1之後有可能成為0,在台灣我會是個白癡,但是又怎麼樣?我現在大可以樂意當個所謂”不正常”的人,當個”爭議性”人物也蠻不錯的。

因為沒有理由否定自己。

 

每每遇到與自己理念不和的東西,人類都有畫叉的權利。這沒什麼不好,有爭議,才有話題。有人說John Cage會寫出那些東西因為他根本沒有耳朵、不懂音樂,但我到覺得他很有勇氣,勇於用任何的形式表達自己,沒有耳朵?有什麼關係?好歹現代音樂史也要讀到他嘛!

 

 

 

以上言論似乎是有點太過激進,不過套用剛剛的思考模式,激進有什麼不好?或者,台灣的教育有什麼不好?

的確是沒什麼不好,有爭議,就會刺激我們多用大腦…

 

 

學期結束前我的指導教授又問了同樣的話:

「如果以後的生活沒有以音樂為主,你接受嗎?」

 

我馬上回答:

「不能。」

這次是又快又狠,自己也嚇了一跳。

 

「所以,這個暑假你要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於是,我開始了新的功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