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提琴

小時候的作文題目、身為一個學生被老師問,你的未來在哪?夢想是什麼?

樂團裡面那個龐然大物,發出的聲音若有似無,一但缺少他,一首偉大交響曲會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在波瀾狀闊的樂音裡面會少了地基一般塌陷。

我的未來?我的夢想?回到我十五歲那年,我終於下定了決心要走上音樂這條路。沒有任何人支持我,我的家人、學校的老師、甚至同學們。從小被問的問題,終於找到了答案,可是為什麼這個唯一能夠說服我自己的答案確不能說服其他的人?

獨奏,絕對不是一個低音大提琴能夠做得很出色的事情,當一首李查史特勞斯的作品演奏結束之後,各個木管首席、銅管、小提琴、大提琴甚至中提琴首席陸續站起來謝幕的時候,低音大提琴手們似乎應該要化為聽眾的一部份呢?還是樂團的一部份?他們總是站在那裡,互相握手、恭賀對方促成了一場成功的音樂會。

過完了四千多個日子,我仍然站在這條路上,向前看看、向後看看,起點的影像早已模糊,而終點呢?終點在哪裡?不禁又開始問自己,未來呢?夢想呢?

當音樂會隔天的樂評記錄著哪位獨唱家、指揮家演出了多麼精讚的音樂會的同時,低音提琴們也許已經開始為下一場排練或音樂會上路了,因為這麼巨大的樂器需要更多的時間熱身,他們需要更多的準備才能保持良好的演出品質。身為音樂家,確切來說是這些低音提琴手們需要比更多的熱情與敬業精神。

到底是什麼支持著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真的仍然年少輕狂時純粹的熱情?還是?有時候開開玩笑對自己說,其實我只不過是為了報復那些當初不看好我走音樂的那些人吧!永遠記得我的高中班導師問我,你覺得你的長笛有可能吹得比那些音樂班的學生好嗎?比那些從小開始的人強嗎?生性懦弱的我,除了沈默還是沈默。身為一個東方世界的孩子,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尊師重道、一日為師終身還得為父的理論下,也許、也許人生的證明題,解答的關鍵在時間。

徐四金(Süskind, Patrick 1949 in Bayer, Germany),我想這位作家大家應該不會很陌生,特別是他的香水在2006年拍成電影之後。在緣份的牽引下我再次見到他的第一本著作,低音大提琴,雖然僅僅翻閱了部份,但確比四年前多了許多強烈的感觸,或許是生命的歷練、也許是語言隔闔的消彌。

在社會裡面有各式各樣的角色,而不同的場景、不同的地位,在我們的目光注視在各個主角身上的同時,又有多少人默默的為相同的事情付出?而這些付出並不少於任何一個要角。在兒時的記憶裡面,每個人都僅僅先學會了當主角,在寫立志作文的時候老師們又如何能夠教育孩子去注意到那些平凡卻又偉大的工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