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hms op.117—從順口溜,到延伸閱讀

  「你彈的根本不是莫札特!」

  「那莫札特風格到底是什麼?」

  「………..」

   所謂「順口溜」,除了那些前後句韻腳相同的北京俚語,大概就是指我們「順口就溜出來」,仔細想想卻很難說得清楚的種種話語。

   例如,「什麼才是該作曲家的風格?什麼則不是?」

   這個大哉問所釀之災似乎要比「你為何要學音樂」、「如何算是好音樂」更驚天動地。

 

  記得大三西洋音樂史考到「布拉姆斯風格」,作答的關鍵字有:「厚重的管弦樂法」、「三對二節奏」、「三和弦喜愛重複三音」、「喜用古典曲式而少寫標題音樂」……可以概略描繪出布拉姆斯寫作手法的”signature”,但對「如何深入布拉姆斯性格,進而詮釋其作品」幫助實在有限。

 

  然而真正的大藝術家還是能讓人發現更直指精神核心的”signature”。五月份美國老大師Ruth Slencznska來台灣師大講座Brahms op.117、 op.119兩組小品,便指出晚期鋼琴小品在音域上的幾個特徵:

「Climax很少在發生在高音域」;

「高音的使用不是向上衝擊、突刺,而是為了從高處向下流動」;

「處理聲部寫作時,寧可更強調中間聲部的旋律」;

  同時也必須注意,眼前的旋律是否從主題的某一音形發展而來,或是其倒影、增值、或減值——這些提醒,多少具象化了Brahms性格中的敦厚與縝密。

  該場講座另一精彩之處,在於op.117-1,42小節末直到45小節右手中聲部的旋律,應當如何分句?Slencynska的分法*1,恰好讓中聲部的律動與以八度音程為主的對旋律隱合,其流動感又不至被塊狀和弦截斷。Brahms厚重中有纖細流動的特質呼之欲出。

  分析、而歸整出覺得舒服的行走方式,那至少對「風格」盡到一點基本責任了。

  但試著在經典錄音中去求證,我仍然嚇得倒退三步。

 

  俄國傳奇女傑Maria Yudina(1899~1970)的布拉姆斯晚期鋼琴作品錄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MLk_H_EyxE  (op.117-1 /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hpXbjRcepA    (op.117-3)

  坦白說,前兩首第一次聽還以為我手滑按到快轉鍵,或是訊號受太陽黑子干擾。

   Brahms在op.117-1”Intermezzo”的標題右側,引用了蘇格蘭民歌:「Schlaf sanft, mein Kind, schlaf sanft und schön!Mich dauertäs sehr, dich weinen sehn.」(柔柔睡去,我的孩子,睡得香又甜。你的哭泣,會讓我無比憐惜。)但Yudina的詮釋非常強調up-beat、速度伸縮不定的詮釋,乍聽之下以為是小寶寶心律不整。每一半句的流動模式大抵如下:up-beat兩個16分音符彈得較重較快,在down-beat忽然慢下來,隨後的三個音符又漸漸加速,造成律動上的不平衡。

  Op.117-2則是徹底撕毀標題下方Andante non troppo e con molta espressone的註解,採取極快的速度,左手如同回音的32分音符則更加速。38小節後強弱記號便不太管了,全曲力度最沈雄處被彈在72小節第一拍的F音,而此處標示——”p”。

  提供幾個對照組: 

法國女鋼琴家Helene Grimaud(197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xLuPTHlkK0   op.117-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21bRYmLntQ  op.117-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kJmO2Bx82k   op.117-3

 

俄國鋼琴家Ivo Pogorelich(1958~)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fnSyA2cHL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UU8c0wIRk8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RI-yp9QfcU

 

甚至Glenn Gould(1932~198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D8i0jUmbF8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3iQa7EtEm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xObXhtQoBY

 

  如果顢頇地想從眾家經典名盤中整理出「布拉姆斯精神」的最大公約數,最後也只能得出「厚重的音響」、「三對二節奏」、「喜愛重複三音」、「強調中聲部」這些最簡易的關鍵字吧!每個音樂家在同一闕作品中所走進的精神世界竟是如此迥異,以自身角度,從那個抽象、難以界定的”Brahms Style”中提取的部分各有其側重。同一樂曲的不同處理方法少說千種——上述幾個鋼琴家採用的速度有快有慢;有如Grimaud注意表現流暢的樂句線條,有如Pogorelich在速度上留下廣大空間,去表現音與音之間的細微流動;有如Gould盡可能壓縮音量變化的幅度,以音色與速度的細微伸縮,在平靜中表現不安。但大體上,與我們對Brahms晚期鋼琴小品「如同晚秋的信步」,深思而蒼涼的概略印象相差不遠。

  然我不知該如何認知Maria Yudina所詮釋的op.117,只牽連出一串問號:「重新詮釋的意義到底在哪裡?」「詮釋的界限又在何處?」當我們把眾多先聖先賢苦心研磨過的曲子放到譜架上,練習良久後是否想過,它對我們自己的意義在哪裡?這首曲子在21世紀繼續存在的意義在哪裡? 

  岔個題。上個月在龐畢度美展看到米羅〈藍色二號〉(Bleu II),看到極簡又無比深邃的用色與佈局——剎時墮入一種強烈的感受:「我知道我為何該繼續活著」——人類可以比較心安理得地活下去,我們不是只會製造殺戮、毒氣與虛無,我們至少還繼續創造著不同的美感形式,還在不斷翻新看待宇宙與生命的角度,如同新鮮空氣讓繼續人類順暢呼吸……。

  我訕笑完Yudina好似手滑按到快轉的自由速度以後,便忽然閃過〈藍色二號〉的影子,與上述一整段莫名的話語。

  然後重聽了一遍Yudina的op.117。

  可以確定的是,她真的大肆拋棄我們覺得無比重要的布拉姆斯「元素」,包括作曲家留在117-1標題右側的小紙條—「柔柔睡去,我的孩子,睡得香又甜…」;包括像極呼吸、心跳聲的固定節奏型。過於強調up-beat、伸縮不定的速度並不是很舒服的聽覺,但若此曲真是訴說窮苦母親所唱的搖籃曲,柔美觸鍵與不安的速度的對比,反而更鮮明了母親的不安—–「看著寶寶幸福睡去,卻連自己也不知道,是否盼望他依然在明晨醒來…」(Slencynska語)。A段最後一樂句(17~20小節),旋律在高音域時突兀地漸快,回到低音域時卻又變得沈靜;而一整個B段,一個樂句沒唱完,下一句便橫切而入。在低吟中,母親的詰問如此尖銳…。

   順流而下,op.117-2亂絮般的閃念竟顯得無比合理。Op.117-2 , op.117-3兩首曲子中,不協調的伸縮速度仍無所不在,但綜觀全部樂句的銜接,全曲段落顯得無比清晰,一氣呵成。近看扭曲,遠看卻完整;捨棄部分細節(117-349、50小節的左手甚至模糊不清),但能佐證他詮釋的細節卻毫不放過(猶如117-3最後樂句,左手的根音與隨後的和弦音同是16分音符,卻彈得特別長,除了延續整組小品一貫的不平衡感,也當是考慮低音泛音的消化時間之故)。

  我不敢說她這麼彈「符合多少」Brahms風格,更不確定「風格」在她心中的地位與真正的定義。但我無比尊敬這種「重新發現」——激烈拋棄、深思、而後由內向外大舉翻脫的巨大生命力,甚至嚮往。

   一首老曲子,從奇異的心靈世界折射出來竟是如此妙不可言。我對Maria Yudina前後觀感之差異,也許可以說明見解與成見的區別,是多麼微渺吧!

  所以Yudina這樣彈,究竟有多少屬於個人感知、又有多少屬於對風格的客觀瞭解?我更不解的是,在與一首曲子對話數年、十數年、甚至數十年以後,音樂家還能清楚辨別自己所演奏的,有多少來自於風格的認知、又有多少來自於直觀情感?即使音樂家訪談錄裡有再多言之鑿鑿。

  如此說來,風格的界定似乎更撲朔迷離了。

  我只知道,在試著演奏Brahms op.117的三首小品後,如Maria Yudina般在風格的深思後,一個大轉彎指向人性最隱僻、又最激烈的情結,對我一個音樂初學者而言,是如此遙遠而艱難。

  但我還是要勇敢地放上最後一個連結,以交代我為什麼會寫下這些思考。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lieder&b=4&f=1643621250&p=1

 

 

註1:Slencynska在op.117-1第42~45小節的句法:

第一小句     42小節最後一個Eb開始5個音;

第二小句     43小節第三拍的Eb開始5個音;

第三小句     43小節第五拍後半的Bb開始6個音;

第四小句     44小節第二拍後半的Bb開始6個音;

第五小句     44小節第五拍後半的Bb開始6個音;

第六小句     45小節第二拍後半的F開始6個音。

 

(本文關於Slencynska講座內容部分,若記憶失誤,歡迎回文指正!)

廣告

3 thoughts on “Brahms op.117—從順口溜,到延伸閱讀

  1. 對於作曲家的風格想法一事,提供一個抽象的觀點
    這個觀點可能沒有辦法馬上運用到演奏,
    需要讓身心靈都接受體驗才能達成

    以下是我今年暑假在德國自助一個月後的體悟…
    演奏一個音樂家的曲子,最後要回去看他的故鄉
    母親的城市會告訴你, 最貼近他的味道,塑造這個人的小粒子

    這次去的布拉姆斯博物館,館長最後也特別提到這點
    他叫我以後演奏布拉姆斯時,一定要回想漢堡的街道
    雖然這只是一個感覺意象上的敘述,但我覺得還滿受用的

  2. hi!很高兴看见你的这篇文章 我晚上听Yudina的时候顺手在网络里搜索一下 就链接到了这里 写的很有意思 我在德国学习钢琴 如果你有兴趣交流 能给我发封e-mail否?
    再次感谢这篇优秀的文章~

  3. 剛剛收到我們站長大大的信,說我們部落格要慶生了,忽然靈感來了翻了翻舊文章,看到這篇還頗有意思的。因為今天上課我在吹莫札特協奏曲,我的教授忽然說,如果現在這首協奏曲不是莫札特而是布拉姆斯的你會怎麼吹?結果還真給我吹出來了……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還頗噁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