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稿]那天,金屬讓我流淚—李育潔

                        「我期許自己被藝術和自然蹭滿,

                           讓生命變成一只稍微傾斜,

                           便能流淌出許多滿不錯想法的罈。」

 

 

                                           李育潔

 

 

 

 

 

  有時,我們會因為一個不期而遇所引出的漣漪,而對一個作曲家或是音樂本身產生更多的想法。

 

  今年暑假,走訪了貝多芬位於德國波昂的老家。不意外地,在改裝成博物館的貝氏故居中,見到了許多珍貴的歷史檔案。從瑣碎的日常生活用品到令人屏息的手稿,皆受到妥善地保存。然而,在眾多收藏品中,就有這麼一個“它” ,令我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

 

 長20~30公分,金屬製的喇叭型器具…。

 

 它,正是伴隨貝多芬中晚年穿梭於想像與現實的助聽器。

 

 從小就知道貝多芬是個患有耳疾的人,也可以想見他在晚年必須藉著助聽器的輔助來聆聽。但,當它真的出現在眼前,頓時之間,有股來自遙遠時代另一端的無助將我包圍。這個器具和我所想像的助聽器截然不同。它,是如此地重,如此地不方便。看著它,我忽然開始想,貝多芬是用什麼樣的心情使用這個器具?他對於聲音的渴望究竟有多大?

 

  貝多芬在他著名的海里根遺書 (Heiligenstädter Testament)中寫道:「唉,這原本該是比其他人都更完美的感官,這是我曾經擁有最完美境界的感官,這完美的境界是我專業領域中少數人必然享有的,我怎能面對這份殘缺!啊!我做不到呀!」

 

  他也說:「當有人站在我身旁聆聽遠方的橫笛聲,或牧羊人的歌聲,而我卻什麼都聽不見,那感覺何等羞辱。諸如此類,讓我幾乎絕望,再多一些我則幾乎終結生命。」

 

  根據歷史記載,貝多芬大約在30歲左右耳疾就已經相當嚴重,在約莫48歲甚至已經完全聾了。然而在這段疾病纏身的歲月,他作品的產量仍相當地大。寫下海里根遺書的隔年,也就是1803年,貝多芬完成了著名的《英雄交響曲》。許多書籍曾經告訴我們,貝多芬相當喜歡在林間散步,聆聽來自大自然的聲音。據悉,《田園交響曲》也是在鄉間獲得的靈感。但,順著年代看下來會發現,這段時間的他,其實已經沒辦法正常地聽見流水和鳥鳴的聲音了。我不禁猜測,在他耳疾後所進入了另一波創作高峰,除了借助於這沉重龐大的助聽器外,貝多芬是否也用了他的“心耳”來諦聽記憶中的聲音?又或著,那些音符,是來自於他的想像中?

 

 想到這,我數度激動到差點哭了出來(旁邊的遊客應該會被這個亞洲人嚇死)。頓時覺得自己在音樂這條路上所遇到的困難都不是問題,甚至生活中許多擾人的事情都變得相當渺小。

 

  貝氏也曾經說:「唯有藝術喚回了我,啊,似乎必須將蘊藏我生命的一切感受統化為創作後 ,我才可能離開這世界。」

 

  返國後,重新拿出貝多芬中晚期的作品,那種感動和震撼的程度遠勝以往。以前,透過音樂,我看到一個情感豐富且叛逆孤傲的靈魂。如今,透過這塊濁重、沈默的金屬,我似乎聽到一股在頑固背後,燃燒在脆弱與徬徨之中的生命之渴。

 

  在此除了分享這個令我感動的經驗,也是期許我們除了自己的專業科目外,能夠留意身邊的小事物。當然,上面所講的例子本身是和音樂家有相關聯,然而生活週遭有許多小地方可能很平凡、純粹甚至死板,但仔細品味後可能對影響你對於藝術的很多觀點。

 

 最後,附上海里根遺言英德對照的網頁:http://w3.rz-berlin.mpg.de/cmp/beethoven_heiligenstadt.html

 

  紛亂的無常中,我們的生命之錨。

 

 

 

 

 李育潔—我都叫她「奇葩」。

 

對她最初的印象就是她為一堂新音樂合奏選修課停開而叫苦連天——沒聽錯吧?向來只有人為了加練太多而叫苦連天…

 

 然後我在每一場作曲組畢業製作的節目單,中提琴手的姓名都看到「李育潔」。

 

 然後我發現她好像有推薦不完的新奇曲目或詮釋、甚至電影。

 

 然後我逛到她的無名相簿,看到琳瑯滿目的攝影作品。而她逛完龐畢度美展的感想是:「嗯,也許該來畫個米羅的風格習作了…」

 

  這位奇葩正就讀師大音樂系三年級,主修中提琴;也在我第二次因考試而棄筆投降的當口,與我們分享德國行腳的旅途中,因一只黃鏽斑斑的號角而起的深沈震撼。

 

 兩個多月後,本網誌將出現兩個旅人擠在柏林的尷尬場面(柏林繼圍牆倒塌後再度分裂),而育潔會是台北站的新主筆。

 

期待我們能繼續分享育潔對藝術世界源源不絕的好奇心!

 

                                                                           邀稿人     余忠元

廣告

One thought on “[邀稿]那天,金屬讓我流淚—李育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