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雙主題

先是一系列新聞。

1.特教法修正案爭議之新聞整理 

關於特教法修正案的爭議,立法院將在11月13日(週五)於立法院中央大樓地下一樓一號會議室舉辦公聽會,請關心音樂教育的朋友們踴躍出席!

不知還有多少人還沒看過這份連署書?

http://www.zumodrive.com/share/1VVWZTVmYT

台灣中小學實行三十餘年的藝術才能班體制受到挑戰,原本集中式的藝術才能教育,在特教法修正案通過後,將改採分散式資源班、巡迴輔導班、特殊教育方案等三個方式辦理。原本集中教育的資優班學生,將分散到各班,修習專業術科時,才離開原班集中教學。此舉引發音樂資優班家長、老師強烈恐慌與反彈,要求凍結特教法第三十五條。

教育部昨天有了最新回應,相關新聞如下: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109/63/1ulf3.html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109/63/1umit.html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109/5/1umuf.html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109/5/1ulwr.html

  教育部從善如流,將藝術資優教育與其他特教領域做切割,改以「藝術教育法」做為音樂班、美術班、舞蹈班的法源,並將嚴格規範藝術才能班的師資、設備,責成附設藝術才能班的各校,需在三年內改善完成。

  面對教育部的要求,地方則是面有難色: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jan/10/today-life3-2.htm

  目前三讀通過的是一個原則性的母法,在子法細則發佈前,都有可能修正政策的施行方向。因此週五的公聽會相當重要,有機會歸整出一個使音樂教育不致有斷層、又能抒解既有制度之弊病的具體方案,請當天有空的音樂人踴躍出席!

 

 

2. 又見大哉問 

  熟朋友可能知道,我有個天才鋼琴學生——大我十幾歲,據稱是主修中提琴的系上學姊,退隱江湖多年。在系上一場大師班後像攔車一樣攔我下來,說要學怎麼彈出「有結構的感覺」,然而沒上幾堂課就跟我攤牌:「坦白告訴你,我工作之餘還要照顧小孩,沒什麼時間練琴。你只要教我一個簡單的步驟,讓我馬上能彈出阿格麗希的音色就好。」

  我一直很疑惑,為何當天我仰天長嘯之後,沒有立刻跟她斷絕來往?

  大概因為,她真的兩載寒暑如一日,每週必有一個下午從公司溜出來向我報到吧!

  可能因為我請她肩肘都要放鬆,她每堂課開頭都要用力來幾下伸展操。

  可能因為我告訴她,掌心要有握力、指尖要捏起來彈,她每次出手前都要檢查自己指掌肌腱是否維持在繃緊狀態,狀如雞爪,屢勸不聽。

    她的手並不大,但彈八度總是堅持1、4、5指並用。手掌的靈活度因而受到影響時,她說:「沒辦法,我的肌肉構造與眾不同。」

    她始終無法完整彈奏任何一個樂段,不是不會彈,而是彈沒幾個音就惶急地轉頭問我:「你為什麼還不喊停!為什麼!這不是我要的聲音啊!」直到她原本尚可的演奏內容成為一團無意義的蠕動。

  她一天頂多練半小時琴,並且無法每天練,卻不太愛彈小品,硬要彈巴赫五聲部賦格、與Scriabin Fantasie op.28。以下對話曾在無數時空反覆上演:

「這超出妳的程度。」

  「沒關係,我又不上台,彈幾個對的聲音自爽也好。」

  「妳琴練得這麼少,上課都還在找音,怎麼可能顧得好技巧?怎麼可能有好音色?」

   「這就是你要幫我解決的部分。」

  誘使我教下去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始終認為:她學得會。她總是很快學會我的技術,莫名的惶急又讓她很快地忘記一切成果。

  我說:「妳的音色已經比一開始透明非常多了。琴練得少沒關係,我可以每堂課跟妳一起補破網。」但沒多久她又質疑起來:「為何我學了兩年還無法彈出我心中的音色?那我到底在浪費什麼時間———-

  「你告訴我,為什麼我沒有感動?!」

  我傻了。

  是啊……她為什麼沒有感動?

  剎時我從小到大的每一次鋼琴課、每一位鋼琴老師在腦海中閃過。我的老師們,有些善於表達、有些技藝驚人、有些慈祥和藹、有些任性直率,有的情深、有的緣淺,但我確定我都曾在他們的鋼琴課上得到過感動……至少是快樂。但我難以分辨,我的感動有多少是老師給的、又有多少源於那個喜歡音樂的自己。至於我那位學生(或那位學姊),她大概也是近乎白目地喜歡音樂,否則不會每週抽個半小時慌慌張張奔來我家。我很珍惜她的這一份熱切。

  正是因為喜歡彈琴,從小到大每有一點進步都能讓我欣喜若狂。我相信她也知道自己有進步,但只因為還沒達到自己夢寐以求的境界,竟然全面揮棄已有的積累。

又要請大家集思廣益了。

  感動,是老師可以教的嗎?

  或者,我還可以怎麼跟她相處下去?

在我解開攪成一團的觀念以前,這位學姊又很積極來約上課了。

「彈琴復長嘯」——王維,寫得真好。

廣告

One thought on “台北˙雙主題

  1. 個人認為
    音色是沒有辦法教的
    因為要去 “聽"
    只有會 “聽" 的人
    才會知道怎麼練音色
    而且每個人對於喜好的音色皆不一樣
    如何能統一量化的教呢 ?

    技巧有方法可以教
    但也是要靠練
    手本身要對曲子的力道 速度 位子等熟悉
    才有辦法加上其他的內涵或表現

    如果沒有辦法做出心中所想要的音色
    大部份都是出在 “聽" 得還不夠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