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牆倒了?

國中的時候開始讀劉墉父子的短文集,讀到了一句話記憶深刻至今:長城,中國人心中永遠的一道牆。一座聳立千年的牆,在今天我們在歷史上讀到它的時候,它代表什麼?維護中國歷代邊關安全?建築史上的奇蹟?甚至是秦始皇不朽的成就?甚至當某個太空人在執行任務的同時,從遙遠的外太空看見了中國的長城,這時的中國人是感到驕傲、洋洋得意?在歐亞大陸的西邊,一座只有短短二十八年的柏林圍牆,評價卻是相反,一座牆意味著世界冷戰期的前線,人性被政治力量分裂,一個具有歷史意義、完整都市規劃的首都成為二戰的陪葬。牆,帶給人安全感還是拘禁感?

 

兩德統一,西德政府無條件承擔東德政府的財政赤字、國營企業虧損,而西德人民也開始徵收統一稅。這樣的決心,也使德西地區繁華經濟發展出現暫時性的停滯、甚至退後。而人民呢?在交流的過程中又發現了什麼?一份來自於星雜誌(Stern)的民調,做了東西德人民的交互分析,東德人眼中的西德人較為開放、靈活可變通亦也勤奮,缺點則是膚淺、傲慢、貪財、利己主義、斤斤計較。而西德人眼中的東德人則較富有同情心、吃苦耐勞、謙虛,缺點則是依賴心、不可靠、較為落後。而有百分之五十七的東德人民覺得統一讓自己過得更好,而有百分之五十六的西德人民覺得統一對自己沒有影響,但有百分之二十四覺得自己的生活不如從前。再來政府對於德東地區發展落後的援助,兩邊都有約百分之四十五的人民覺得目前的援助是適當的,但西德人有百分之三十七覺得援助過高,而東德人民卻有百分之三十一覺得援助過少。但對於是否應該讓圍牆不倒,東德人民百分之八十五反對、西德則是百分之七十四。二十年來,差異仍在心結似乎也沒有完全解開,但對的事還是該做。

 

經濟、環保議題的前提下,世界各國紛紛拋棄國界的限制展開了互助合作,有觀點也開始重新思考民主制度的可行性,人民的利益成為國家發展的依據,人民也間接的參與了政治,用選票表示自己的意見。回頭看看各個民主制度下的國家。美國,這個民主制度和資本主義的龍頭,個人更喜歡以利己主義來形容他,兩次世界大戰成就了他二十世紀的超群地位。在各國意識到應減少碳排放量,紛紛開始宣示要如何為此付出的同時,美國政府卻散發著不確定感以及軟弱。總統與國會兩者間巧妙的關係,當正義以及利益相互衝突的時候所產生的搖擺。

 

再看中國,一個逐漸強大的國家,政治體系是什麼?法律條文的依據又是什麼?但是商業利益的帶領下,中國人找到了自我,向錢看?他帶給世界各國高度的不信任感,像個蒙面黑衣人,沒人知道他的身家故事,沒人了解他。他的強大帶給這個世界廉價產品之外的是更多的是疑慮。在沒有選舉壓力下,執政官員的任期憑自由心政,因緣俱足而生,因緣散盡而滅。在人的心裡隨時隨地可以建造一面牆把你我他做分類,是非對錯公平正義當然不是其中的依據。人與人隨時在建立同盟或是破壞關係,善變更造就出不可思議的韌性以及彈性。十面埋伏的故事,任誰都可能是主角。國家利益的前提下,政府怎麼施政,事情怎麼辦,憑藉的是心中的那把尺,自我說服更重於說服他人。這箇中滋味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忍辱負重還是為達目標不擇手段?當前提的牆已築起,牆內的人,牆外的人,是誰?兩者又還能互相尊重嗎?新疆暴動,原因是什麼,你了解的,我也可以了解。你是中國人,如果我也是,那我們就是一國,誰對誰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挺我、我挺你,誰有異議,那個人就是我們的敵人。

 

台灣,選舉似乎已經變成一種調劑身心靈的活動,各種不可思議的大型造勢晚會,看似是選舉政見的直接發表,但更多是製造負面的輿論衝突。為站在台上的發言者塑造各種形象,商業的包裝、美化可以帶來更多的誹聞、黑函。要能在選舉裡面獲得勝利的人,首要學會的是如何擄獲民心,成為目光的焦點,而接下來呢?

 

一九四九年,蔣政府破遷來台,帶來大批的軍人、眷屬。所謂的外省人出現了。勢力強大的軍政府和這些外省人佔據了政府要職、國家利益,身為多數的本省人卻成了邊緣族群。族群文化衝突的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動員不可思議的強大力量箝制思想。隨著風化作用台灣人民逐漸的產生新的自我認同,但在面對中國崛起的過程中,卻又立起了一道新牆,要去中國化,想與中國保持距離藉以維護這個自我認同的新芽。而這一次牆該不該倒?會不會倒?又該怎麼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