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三月初放了春假,去了一趟英國,觀光之外,也有音樂會行程,除了深刻感受到英式英語發音很難懂之外,也體會到歐洲跟美國的文化差異,在美國不斷嘗試創新的大腦一下被帶回純粹的古典音樂世界。

英國人很喜歡韓德爾,因為想看看Royal Opera House,所以跟朋友去看了韓德爾的歌劇Temelano,本來是帶著期待的心情,不過接下來的衝擊根本是我不能想像的。因為站票的關係,無法看到完整舞台,在第二幕時我們順利攻佔一樓無人座位(後來才知道那區票價要一百多英鎊)。整體來說,音樂部分,乾淨清亮的音色在英國很吃香,但是女高音在這個歌劇院略顯單薄,舞台的設計…不能理解,可能是要營造異國氣氛用了很鮮豔的顏色在某些道具上,例如,女主角坐在大到不行的一隻象身上出場,不管怎麼看,還是有很嚴重的違和感,在加上配角奇怪的肢體動作以及頭上超大帽子… 這場歌劇,因為曲子都要反覆兩次的情況下,我們從下午六點半進場一直到晚上十一點才結束,消化不能。

之後也抱著朝聖的心態去聽了馬太受難曲,在美國聽過”現代版”,所以非常期待不一樣的感動。不過在演出當中,從開始看節目單就覺得有些許異樣,因為指揮本身經營出版社,指揮並非專業,合唱團也不是職業團,整體演出跟我”夢想”中有很大差距,此外,樂團團員大多是音樂院的教授,女高音除外,其他的聲樂獨奏也都是由職業的聲樂家擔當,一位師大學姊也參與了演出,我忍不住問了心中的疑問。在這裡,衷心建議,如果想知道事實再讀下去。

這個樂團之所以能找到專業演出人員,是因為有”大老闆”撐腰,這位大老闆就是指揮家自己,令人提心吊膽的女高音,正是老闆娘! 因為指揮給預備拍的速度跟演奏速度不一樣,很多細節都必須由樂團團員自己做,當然音樂有很棒的地方,可是卻無法有整體感。

這個現象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發生,如果沒有背後贊助商,音樂會往往很難評演奏家自己的力量完成,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危險性也不小。

要如何找到平衡點? 有很多藝術家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忍受貧窮,這對亞洲人來說似乎很難以接受,一般來說找一份正職,是很基本的要求,我想這也可能是為什麼亞洲很少有在創作方面被畫分為”外太空系”的藝術家,不過務實也的確是一個優點。嚴格來說,所有的人都會為了理想與現實的平衡問題而苦惱,最後選擇的路也會不同,沒有所謂”正確”方向,最後是看你能不能走出自己的路了。

在英國一個星期,也讓自己思考了很多(一趟自我探索之旅?)。因為即將畢業,對未來有期待和徬徨,我比較擔心的是,以後如果不走古典專業路線,是否能以”旅行者”身分來寫這個部落格呢?

廣告

One thought on “遊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