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誘逃(下)+2009年度導讀(for Chiaen)

由於下禮拜的大型口試,容我將”真正的誘逃(下)”暫緩至禮拜二刊出。

但我先寫了年慶活動:2009年度導讀。

從離我最近的紐約開始吧!

其實我好像很早就開始偷偷做Chiaen的導讀。時常動不動就拿她丟出的問題來做我文章開頭。

這位以前在大學連一句話都沒交談過的學妹,大概是我第一個真正只從文章裡面認識的朋友。經過一年多的閱讀,才發現她看似率性,其實是我們幾人中對「音樂家」一身分感到最焦慮的。她有時寫音樂家的不安,有時寫音樂家的困難,即使每個禮拜去到不同課堂,不同季節去到不同地方,她最後還是要想起音樂家的能耐;或是否能作為音樂家的能耐。

在09年十月份的”Wanted or Unwanted”,她寫道:要或不要? 在某些事情上似乎變得沒有正確答案,清楚的表達意見,被認為是耍任性;沒有意見,又被解讀成沒主見。所以這個世界到底要我們怎麼樣?。

當創作的要或不要以及創作後的被要與不被要,成為藝術與現實搏鬥之名目,我們勢必不斷感到困獸之鬥又或者無力可施。彷彿在這個依然膨脹的宇宙裡,要壓縮出一個真理還是天方夜譚,唯一可做的,或許只有認清自己的信仰。

關於信仰,她在更早的一篇”搞笑?!其實很難”已然宣示:總之,我現在覺得,如果有人再說那些搞花招的人不入流,沒耳朵,那麼我才想問,你有沒有用頭腦?(去理解)有沒有幽默感?(去感受)。算是我真的沒耳朵,失去了頭腦跟幽默感才是最可悲的。

她重新檢視John Cage,讓眼光再次對焦,並在這一年多來的文章中,不斷回應調整眼界的過程。光是這點就足以感動我,她不是追求著某一價值,而是在建立某一價值。

最新一篇的”遊記”中,她描述到英國卻沒聽到心目中的韓德爾之失落,反過頭再次辯證了花招與頭腦、幽默感之利害,最後導出關於「平衡點」一事,或許有些人覺得Chiaen在這個緊要關頭竟突然讓步。但我倒不這麼認為。

她把最近的一趟旅行當作步入社會前的探索之旅,卻又提起外太空系的人們,顯然,她不曾忘記步入外星的可能。而我作為一位她忠實的讀者想告訴她:如果創作者的眼光夠遠,不嫌腳步緩慢,那邁向外太空發展亦將不再被地球人認為只是搞笑;一如她越來越理解外太空音樂家的升空歷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