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始終來自人性

在文章正式開始前,先來聽段音樂。

不過,在聽這段音樂時請先不要看著螢幕畫面,點選下面的網址後先閉上你的雙眼,跳過畫面直接去接觸聲音本身。(我建議先把喇叭的音量調大,因為音樂有點小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68N2_1EJB8

是的,耳尖的人可能在曲子開始沒多久後就發現,這個宛如刮弧的聲響正是由鋼琴製造的。

這是德國作曲家Helmut Lachenmann(1935~)在1970年為鋼琴所作的獨奏曲《Guero》。這部作品運用了現代的電子設備的技術,讓我們得以將在鋼琴上所有細微的“動作”放大,得到來自鋼琴這個物體“本身”所傳出的音樂。而在這部作品裡,敏感的人也會發現這些鋼琴所發出的聲音,隨著曲子的進行,慢慢地從鋼琴的外部進入了鋼琴的內部。而這也正是Lachenmann在這部作品中試圖表現的:追尋、探索這個樂器自身的聲音。

***

二戰以後,隨著科技發展越來越發達,許多作曲家也開始將新的技術帶進音樂創作中。可能是因為本身非常喜愛聽現代作品,去年開始接觸電腦音樂之後,我便著迷於這種不同以往的聲音表現方式以及這些電子儀器所創造出的“聲音”。

美國當代作曲家Steve Reich(1936~)除了是極簡主義的代表人物,也是電子音樂創作領域中的重要音樂家。在此和大家分享他的作品《Come out》。作品運用的手法並不難,其實就是音響左右聲道的切換,個人認為相當有趣。

再來一首《Cello Counterpoint》

此作品給大提琴獨奏和七聲道錄音,由複雜的節奏與對位交織而成。上面這兩部作品,也都還是保有Steve Reich極簡主義的特色。

***

接下來,介紹一位來自希臘的作曲家Iannis Xenakis(1922~2001)。這位師承Messiaen的作曲家,本身也是位建築師,對電子音樂的發展有非常大的影響。下面給大家聽他的一個電子音樂作品:《Mycenae Alpha》。這部作品是用Xenakis設計的,一個名為UPIC的系統所創作的。簡易地說,這個系統可以由電腦偵測到數位繪板上面的圖像,因而產生音高和音符的長度。以下的影片,就可以看到Xenakis所畫的圖型和音樂之間的關係:

György Ligeti的作品《Artikulation》,個人認為和Xenakis的作品在聲音和圖像的關連上有些異曲同工之妙:

***

上述這些音樂,通常並不是那麼容易為一般人所接受。對我個人來說,這些很詭異的聲音其實都非常有趣。嘗試過電腦音樂相關課程的人可能會知道,要使用電腦做出一個理想的聲音是相當耗費時間的。另外,要將這些單獨的聲響,組合而成一個可以表達思想的旋律也非常困難。而這些特殊聲響背後無形的思想,依舊還是來自於人。我認為,當我們在接觸這類作品,又或著接觸一些作曲組同學的作品時,並不應該用以往我們熟悉的音樂語言來看它們。很多時後,這些我們不習慣的聲響可能來自於一種嘗試,來自一種對聲音的追尋。我以為,能夠接觸到如此多變的聲音,又能夠如此地接近那些無法言談的感動,是身為現代人的幸福。

本文的最後,由兩個多聲道的電子音樂作品收尾。這兩段影片皆由Maya Beiser擔任大提琴演出。個人認為這兩首曲子對大眾而言,應該算是比較能夠接受的。

Osvaldo Golijov〈1960-,東歐猶太人,定居阿根廷〉的作品《Mariel》

用以紀念車禍過世的摯友,由Maya Beiser和木琴家Steven Schick作世界首演。

Chinary Ung〈1942-,柬埔寨裔美籍〉的作品《Khse Buon》〈譯:四弦〉
以柬埔寨的音樂元素為結構,基音和調式繞著微分調性,給大提琴獨奏和四個聲道錄音。

仔細聽,冰冷的電腦儀器背後,有什麼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