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2009年度選讀:巴黎篇

 

旅人網誌週年慶系列:2009年度選讀

巴黎 ‧ 邱兄篇

 

 

我很愛讀邱兄的文章!超廣角的題材、幽默的文筆,讀他的文章真的驚喜連連!

 

幽默風格首推0910月的〈肉身難得〉,作者字字血淚,讀者捧腹爆淚……真不知道他哪找來這麼多無厘頭的示意圖,一打開文章看到那隻禿頭狗玩偶,笑意就開始蔓延;圖片隨著文字進行越換越快,看到那條口吐白沫的狗與「故腦殘者無藥醫也」時我簡直快瘋了!

這些插圖太到位,導致無論看幾遍腹肌必抽筋。直到我也加入留學生的行列,才懂得,那條口吐白沫的狗其實不是譬喻法。

 

是白描法。

 

身處壓力鍋還不忘狠狠幽自己幾默,則近乎一種人生智慧。

https://notesofwayfarers.wordpress.com/2009/10/19/corps/ (2009.10.19 〈肉身難得〉)

 

 

作曲的人,或者所有創作的人必定遭遇過一道課題:張力,與解決。對旅人網誌的寫手們而言,交稿日迫近就是最大的張力(尤其與日常主業的某些deadline攜手迫近的時候),而從尋求解決的方式,也就看得出我們的個性。

邱兄屢屢自嘲:連結最多,文字最少。他肯定是我們六個人之中最懂得「四兩撥千斤」的人———但仍然篇篇精彩。他的興趣與涉獵太廣,而他自己的音樂生活其實就有說不完的故事了。

 

最駭人的一篇莫過於〈歡迎來到禪定世界〉。把巴黎高等音樂院的入學考試原原本本描述一遍就已經夠駭人了!超刁難的題目條件、每科十二小時的疲勞轟炸、超低錄取率,講出來就是個故事,沒看清楚以為是日本熱血漫畫(交響魔人夢?)。

但把這些痛苦過程扯上氣功的「虛室生白」,讀者已經撐到最開、良久合不上的嘴巴又忍不住慘笑出聲。

 https://notesofwayfarers.wordpress.com/2009/01/24/zen/    (2009.01.24〈歡迎來到禪定世界〉)

 

而〈旅行者之歌,朝聖之旅〉則是最溫馨的一次解決。

 https://notesofwayfarers.wordpress.com/2009/02/22/pilgrimage/  (2009.02.22 〈旅行者之歌,朝聖之旅〉) 

 

記得那次交稿日前邱兄還在抱怨沒有題材。前一週毓庭剛寫了〈汪洋一孤舟〉把拉威爾拉上舞台讓邱兄連喊「大水沖倒龍王廟」,我順口說:「你還有德布西啊!」

 

兩天後我們看到了那段從夏佑宮走向Claude Debussy的過程。

 

德布西的弦四固然溫暖了整部影片的底色,但這一小段路,與「我的學長,我的導師」這句話,透露出的是旁人難以想像的虔誠。

這分虔誠不只是自由心證。在邱兄,他是用踏實的步履,把對於一位作曲家、一間音樂院猶如道統之於儒者般的專注嚮往,鋪成自己的修行之路。認識他的朋友都知道,走這條去探訪導師的路,他已花費了十年,而今仍在持續。可能也因為經歷了這麼長的時間,他才能把心目中的朝聖之旅呈現得這麼平易、溫馨吧!

 

以及,把辛苦至極的求學歷程化為笑聲。

 

 

所有在異鄉打拚的留學生們,一起加油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