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的力道

上週承忠元選讀,[肉身難得]一文點閱次數增加不少,
為了感恩回饋,本週文章的標題,再次用肉身為首,
加上這幾個月來我特愛用的辭彙——力道,就叫它[肉身的力道]吧!

加註一事,狂放連結這一舉動,台北站與柏林refrain站都跟進了,
忠元稱之為四兩撥千金之法,掰了胃,這是個好方法。

那麼,就讓我們繼續四娘剝GG四兩撥千金吧~

我想從德步西——我的學長,我的導師——的某個作品起頭:
牧神的午後前奏曲,Prélude à l’après-midi d’un faune,
這作品的靈感來源是象徵派詩人馬拉美的同名詩,
我擷取一段附上翻譯:

Mon oeil, trouant les joncs, dardait chaque encolure
Immortelle, qui noie en l’onde sa brûlure
Avec un cri de rage au ciel de la forêt;
Et le splendide bain de cheveux disparaît
Dans les clartés et les frissons, ô pierreries!
J’accours; quand, à mes pieds, s’entrejoignent (meurtries
De la langueur goûtée à ce mal d’être deux)
Des dormeuses parmi leurs seuls bras hasardeux;
Je les ravis, sans les désenlacer, et vole
À ce massif, haï par l’ombrage frivole,
De roses tarissant tout parfum au soleil,
Où notre ébat au jour consumé soit pareil.
我的眼穿透葦叢,射向仙女的頸項,
當她們把自己的灼熱浸入波浪,
把一聲怒叫向森林的上空擲去,
於是她們秀發如波的灼耀之浴,
隱入碧玉的顫栗和寶石的閃光!
我趕來了,我看見在我腳旁的
兩位仙女(因分身為二的憂慼而憔悴)
在冒險的手臂互相交織間熟睡;
我沒解開她們的擁抱,一把攫取了她們,
奔進這被輕薄之影憎恨的灌木林,
這兒,玫瑰在太陽裡汲取所有芳香,
這兒,我們的嬉戲能與燃燒的白晝相像。

牧神午後的大意就是,
慵懶的牧神進入奇特的夢境,想染指河邊仙女,然後夢醒。
學長(哈哈哈)的音樂很美,有沒有把性暗示表達出來我不很清楚,
但配上舞蹈畫面也許具象得多。

影片最後牧神拿到維納斯的衣紗(肚兜?)磨蹭磨蹭,肉身的力道!
喔還有我一定要說,學長的配器強到炸。

—————————————————————

據說史克里亞賓音樂中也有許多性暗示,
較有名的是第五號鋼琴奏鳴曲,和狂喜之詩Le Poème de l’Extase,
Extase一字在前作[歡迎來到禪定世界]當中稍微提過,
有宗教和性慾雙重意涵,無論如何都是指冥契經驗,
找到的資料也有說史克里亞賓指的是創作時的狂喜,
真相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

老婆大人上學期練過一首曲子,Ibert所寫的長笛與聲樂二重奏,
標題是Deux Stèles Orientées(兩個東方碑文)
選用的詩是Vitor Segalen所作,附錄第一首在下,並翻譯重點句:

Mon amante a les vertus de l’eau :
un sourire clair,
des gestes coulants,
une voix pure & chantant goutte à goutte.

Et quand parfois malgré moi du feu passe dans mon regard,
elle sait comment on l’attise en frémissant :
她知道怎麼輕顫身子挑動情慾
eau jetée sur les charbons rouges.
就像水滴澆在火熱的紅炭上。

Mon eau vive, la voici répandue, toute, sur la terre!
我的活水啊,溢出來了,全都,滿出流到地上了!
Elle glisse, elle me fuit;
et j’ai soif, et je cours après elle.
De mes mains je fais une coupe.
De mes deux mains je l’étanche avec ivresse,
Je l’étreins, je la porte à mes lèvres :
我雙手抱緊,將她放進我的唇裡:
Et j’avale une poignée de boue.
而我貪婪地看著那一小撮泥濘。

這肉身的力道也太威猛了…(但音樂聽起來頗平靜,為什麼呢?)

——————————————————————

在古典音樂裡的「性」,
我覺得最有名的應該還是莎樂美的七紗舞,
馬太福音為源,王爾德劇本在先,理查史特勞斯歌劇在後,
說的是施洗者約翰拒絕了莎樂美的愛,
使沙樂美在為希律王面前跳七紗舞之後向希律王要求要了施洗者約翰的頭。
然而當希律王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她面前,
她卻捧著約翰的頭談情說愛而拒絕了希律王的要求。
這使希律王十分震怒,並下令把莎樂美同樣地砍頭。

這七紗舞就是要邊跳舞邊剝去身上的七層紗(講白點就是脫衣舞)
在歌劇裡多半請替身舞者跳這段(因為大多有名女高音的身材嗯)

肉身的力道!有看到西律王後來還去剝莎樂美的衣服嗎?
(這已經是youtube上比較好的版本了)
(另外本文一開始的圖片就是莎樂美)

———————————————————————

話說有件事情不好啟齒哈哈哈。
前作[Twist & Shout],
我把Twist & Shout解釋成聽搖滾音樂該有的態度:搖擺與嘶吼。
其實在看了歌詞之後才發現…………
給各位看看,簡單的英文就不翻譯了。擷取幾段:

Well, shake it up, baby, now,
Twist and shout.
Cmon cmon, cmon, cmon, baby, now,
Come on and work it on out.

Well, work it on out, honey.
You know you look so good.
You know you got me goin, now,
Just like I knew you would.

Well, shake it up, baby, now,
Twist and shout.
Cmon, cmon, cmon, cmon, baby, now,
Come on and work it all out.

You know you’re a twisty little girl,
You know you twist so fine.
Come on and twist a little closer, now,
And let me know that you’re mine.

(有點A歌的調調……)

配上那群尖叫嘶吼的女孩,還真搭調~

——————————————————————

據母校台語文藝術歌曲研究權威張清郎教授表示,
其實我們從小就在唱的民謠「丟丟銅仔」就是個A歌。

網上找到的資料有說標題應該是「抽抽動」。
放個歌詞和翻譯,請準備好,肉身的力道很強大。

火車行到伊都,阿末伊都丟,唉唷磅空內。
磅空的水伊都,丟丟銅仔伊都,阿末伊都,丟仔伊都滴落來

翻譯:
火車行到伊就阿嬤伊就抽~唉唷撞洞來~
撞洞的水伊就抽!抽!洞啊伊就阿嬤伊就抽啊伊就滴落來~

找youtube看到合唱團很認真地唱這首曲子就斜線滿天飛啊。

——————————————————————

文章最後要放的是之前頗夯的合唱作品:生命之歌。

啊好所在!
肉身難得大家要好好珍惜!(←這什麼結論)

廣告

One thought on “肉身的力道

  1. 怎麼可以少算了玫瑰騎士序曲XD

    將近一分鐘那邊法國號E和弦滑奏上去所代表的意義大家應該心知肚明…

    還有比較少人提到的Schostakovich歌劇Lady Macbeth of Mtsensk

    德布西處理得很美,史克里亞賓埋得很深,
    而這個老蕭就完全的赤裸裸了。
    (其實本齣第一幕還有一段輪暴的戲…)
    這個oper對我來說口味實在過重,
    雖然我覺得是個相當棒的作品,
    可是當初在演這齣時,每吹一次心情就down一次…
    更別說剛開始排練時那難以發洩的暴躁心情啊….Orz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