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少年的二十一世紀

一直沒忘記拿著漫畫邊看邊冒冷汗的夏天…

二十世紀少年的故事一直不斷的讓我回想起自己小時候,也許那時候做的決定會影響到自己和身邊的人或是整個世界…但是在當下,我們並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在準備畢業這段時間,應該是說這一整年,我跟老師Dr. Vigeland用上課時間談話的比例應該超過了真正討論作曲的時間,一部份原因,除了老師真的有太多東西要說之外,就是他對這個決定一直不能理解—暫時丟掉書本。(認識我的人應該會說:你這傢伙真的有認真讀過書嗎?) 是阿,我可能沒有認真過,所以是該把面具拿掉的時候了,面對真正的自己。

在大家都要考博士班的重要關頭,為什麼我選擇不繼續讀書這條路? 當然並不是一直都很堅定的說”不唸了!” 然後瀟灑的滾回台灣,雖然一直很想這麼做,包括在畢業前一個月我還一直在想這些”看起來很帥”的事。這段過程中老師是死命拖著這隻要死不活的半調子,不斷告訴我”你會畢業的!”還傳授如何把一分鐘的曲子變成到後來無法收手的九分鐘管弦樂,而且用了許多招數,其中一份功課是寫生,不只我畫,他也畫,最後我們交換兩個作品。老師用畫來啟發很多跟作曲有關的手法,真得實際上去寫生之後,真的深刻體會畫跟音樂之間的共同性,在實作上也變得很好下手。很興奮的拿了老師的畫貼在自己的房間,沒想到從下次上課起,我的畫也一直貼在他辦公室的牆上,一直到現在。

除了思考,還是思考。

在這之前,我雖然會想,但總是無法停下來好好的想。比起這兩年,走走停停,想的時間比真正動手寫的時間要多太多,也因為這樣,我對事情都抱持一種先去懷疑的態度。最近,某大師級人物到了學校的Composition Forum上,他當時說了一些對音樂的觀念,讓我徹底幻滅。因為懷疑自己理解錯誤,還特別去問了我同學他聽到了什麼。大師說 “噪音不是音樂,娛樂性質的音樂也不是音樂。” 我覺得後者是不能比較的兩種東西,沒有必要這麼說得好像自己很高尚,前者我認為噪音可以是音樂的一部分,就像Silence也可以是音樂的一部分。那天情緒低落的用MSN和另一位作曲朋友聊到這個話題,她說,時代不同了。是阿,我怎麼沒有想到,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 要一個一直相信”音樂”的人突然接受別的想法,那他的信仰就會瞬間瓦解,也沒有必要。當然,反過來說,我們也不能因為前輩的想法不同,就完全接受,認為他們才是對的。也許我們能夠改變什麼,在我們的世代。

最後一次跟Dr. Vigeland聊畢業之後的計劃,他說,他也想了很多,為什麼不繼續唸書。他選擇繼續唸書,是因為那時候一直以來都是靠獎學金,不用擔心金錢的問題(老師果然還是很優秀才不會選我這條路吧),他知道要我拿作品去比賽,機會是很小的,因為不是現在吃香的作品風格(雖然他還是叫我要拿去試試…)。他提到了幾個老師,其中,影響他最深的人是Morton Feldman。Feldman一生中沒有拿過什麼作曲的獎項,也不是一個受歡迎的人物,曲子被紐約愛樂演出的時候得到了所有團員的噓聲,他也沒有因此改變自己的想法,因為他根本不在乎是誰演出了他的曲子。但是現在,很多作曲家把他當成神等級的人物,不可能再有另一個人取代Feldman。

前幾天在Dr. Vigeland的六十大壽音樂會上,他演奏了自己的曲子以及Feldman的Piano Four Hands,學生除了發表Dr. Vigeland的曲子之外還為他改編Ives的歌曲(老師很喜歡Ives的曲子),音樂會結束後他對著我們說,想做什麼事,就要去行動,不去行動,什麼事都不會發生。這場音樂會就是最好的證明。

也許在經過許多決定之後我們發現自己其實回到了原點,但只留在原點,就不會有二十世紀少年的故事了,至少,留下有趣的故事,還能博君一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