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

這趟返家,由於班機誤點,特別漫長。持續坐在不甚好的飛機座椅上,更讓旅程加倍艱辛,此時,還真只有古典音樂頻道寥寥幾首曲目可供慰藉。

其中之一是鄭京和演奏Vivaldi的「四季」。

距離上一回聽四季少說好幾年,這首年幼時為「音樂欣賞」而記下、聽過的曲目,早因為其「過於普遍播放」及「純粹巴洛克風格」消失在我的片單中。相較於浪漫樂派大開大闔的驚心動魄,「四季」顯得像清粥小菜;像書上輕描的插畫,過目即逝。

不過鄭京和火熱的技巧和生動音色徹底讓我重新認識這闕作品。這張2001年的錄音,節奏感極佳,方向清晰,樂團融合無間,處處洋溢清新氣息,其中最讓我感到驚奇的是其中呈現出的空間感。巴洛克大協奏曲的合奏形式很容易流於類似電腦聲波圖二維的拼貼,但這首描摹自然界的標題音樂,聽來如此接近我們的實體生活:一個三維向度;上下左右外加縱深的大自然。

從好的詮釋裡,再度感受「四季」的美麗。Vivaldi在每一個樂章裡都置入了寫實描摹,例如鳥鳴、水聲、風聲,又調性與音響反映著作曲家對不同季節的不同感受,於是我們也感到同樣的繽紛四季與時光更迭。

突然一個念頭閃過:不知住在赤道國家的人們或居於南、北極圈內的人民聽到「四季」是否會有同樣的共鳴?少去春、秋兩季,可以少去多少變化?轉念一想:最近全球氣候變遷,時而異常,真正的春、夏、秋、冬已緩緩失去界線。多年以後,我們這些本有四季的國家,該不會有一天也要失去這珍貴的時序。

屆時,「四季」不只是標題音樂,還成了歷史文獻,為未來的人類,留下關於過往美好不復再的紀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