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哪裡?

器樂演奏者的專業形象,站在台上永遠都要完美。

朦朧的睡夢中,聽見了窗外鳥兒們雜亂的叫聲,到底該用清脆形容?還只是純粹的想要抱怨那聲音擾人清夢,但心中仍升起一陣喜悅,因為期待已久燦爛的陽光將會在這個萬里的晴空展現。也許此時微微露出的微笑,但雙眼似乎不願意睜開去接受新的一天到來。輕微的動一動那仍然沈睡中的身體,感受到疲累似乎仍積蓄在雙手前臂,緊張的肌肉中透出微微的酸痛,指尖似乎仍有一種麻麻的感覺,不適藉由神經傳回肩膀,連帶著感受到頸部似乎也有一條肌肉與之呼應。

曾經很好奇問過老師,到底你們站在台上都在想什麼,想音樂?想技巧?想堅持?甚至是想放棄?一個平靜穩定的狀態似乎總是奢望。我說好奇怪,我在家或是自己練得時候怎麼都沒有問題。教授一副很理所當然的說,你必須要在家裡能夠連續一百次完美,你來到這裡或是你上台的時候才有可能有機會好。

隨著所學、經驗的增長,似乎任何的風吹草動都可變成緊張或穩定的壓力或助力,每天的長音練習前先吹一、兩個音試試運氣,這一兩個音往往會成為整天心情好外的分水點,自己也都覺得好笑,但屢試不爽。開始調整音色,嘴唇肌肉的張力對了嗎?肩膀鬆開了嗎?吸氣的時候力量開始下沈,肚子丹田要怎麼支撐?撐住之後,肩膀、胸口、頜關節仍然是鬆的嗎?手指的狀況又如何?好,似乎都對了,吹氣,下沈的力量隨著地心引力的反作用力重新上升至嘴唇,將空氣送出,不對,力氣怎麼浮起來了,往下放,哪一條肌肉開始不正常的緊張起來?保持肩膀的放鬆,手掌上的樂器重量,隨著時間的增加好像變重了,要開始把重量導開,如何經由骨骼、關節將重量傳至軀幹後下沈至地面,然後又要怎麼樣把反作用力傳回來,然後可以感受到這樣的一股力量之撐起長笛的重量,然後讓手指繼續保持放鬆。

好像是我想太多了,但是這一切不都是對我們來說重要的事情嗎?羨慕那些童子功,感覺好像他們不用想這麼多,一切肌肉的使用都已經對了,但是曾經擁有過的童年,他們有嗎?曾經告訴過自己,有一天我可以擁有穩定的音色,每天都很棒。但十幾年來,這個願望從來不曾達到,疲了?累了?似乎有點,但是正如Robert Aitken說過的一句話,我年輕的時候會吹,可是不知道怎麼辦到;我現在知道怎麼辦到,但我已經不會吹了。不管我現在是處在於我行不行會不會,但至少我知道怎麼做。

板主,由於最近忙碌不堪,加上四處奔波,因此一直無暇於推薦文章上面….我會盡快在下個月補齊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