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待音樂?

6月17號,我隨音契合唱管弦樂團在國家音樂廳演出了全本的神劇《以利亞》。能夠在學生時代參與像《以利亞》這樣大型宗教作品的演出,對我而言是非常難得的經驗。一直無法想像,自己居然有機會能夠演出“從小一直記到大的世界三大神劇”之一,單單就這點,便令我感到格外地興奮、期待及雀躍。演奏《以利亞》的感覺非常特別。即便我是個沒有特定宗教信仰的人,但在這首作品中,也總是能夠經驗到不同於以往的期盼感。有許多片段也都令我感到一股無法言喻、全身細胞都擴張似的滿足感。而這樣子的時刻,真的會令人領略到生命的意義。

***

現代社會對我來說有些病態。人們總是受數字束縛(錢、分數、時間、體重…),事情也總是以結果來論斷好壞。

而在台灣,情況是更加嚴重。以求學進修的部分來說,縱使在台灣已經開始有批評升學主義的聲浪,但社會的走向依舊還是以過去傳統的“讀書為考試,考試為升學”為主。大部分考試的內容,只要有心力能夠“牢背”幾乎都能過關(少數科目除外)。加上社會價值觀的扭曲,大家在選擇大學科系時,也多半是以“賺錢”為主軸在思考,鮮少有人能夠真正順從自己的興趣(也有一堆人是根本沒發展興趣)。似乎能夠考上醫學系、法律系…等科系的學生才能夠擁有美好的未來。其餘的人則是看著成績填志願,走一步算一步。大學畢業後,大多數的父母親也只是希望孩子能快點“賺大錢”。金錢在台灣的社會,已經儼然成為一個衡量個人價值的指標。加上媒體的渲染,演藝圈賺大錢的風光、富豪花錢不手軟…等偏頗的內容也開始深植人心。在台灣的環境,表面上讓人“五育並進”,但只要離開了“一直有目標”的升學體制,放眼望去,我們也造就了滿坑滿谷“不知人生方向在哪”的迷茫群眾。就這樣,在這種變相生病的社會中,產生了一堆不知人生意義為何的人。人們努力和金錢、分數以及時間競爭,到頭來卻連“自己”都找不著。

在這樣的時代,音樂的意義是什麼呢?

至今,我已經聽過身邊很多親密的人表示,不知自己的生命意義在哪。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打擊。學音樂的我,和他們說再多生命的美好,似乎都很不切實際。人們總是覺得我們在追求的,是一個空泛、無形的存在。這,其實也令我感到相當無力。但是,當演奏像《以利亞》這樣的作品時,我好像就能夠經歷某種無法形容、訴說的時空。

或許就像A. Storr說的,那是一種深海般的感覺。對我來說,這種感覺除了演奏音樂以外,只有在接觸大自然的時後才會感到。當我去爬山、去自助旅行時,在碰到無邊無際的天空或海洋,在看到大自然的生命力時也會有相同的感受。在這樣的時空中,所有負面的想法和情緒都會變得很渺小。好像,生命的意義就在那樣的聲音裡。有這樣的音樂,生命就會感到滿足,也就擁有了意義。在這樣的音樂中,真的會感動到鼻酸,會被震懾到全身發抖。

除了生活上心境、情緒的影響外,音樂最驚人的力量,在於它還能帶給我們超越個人的感受,能夠感動我們的心。一個偉大的作品對我們所造成的影響,不僅僅只是表層的情緒改變,同時還包含了一種心靈受到觸摸,且情感和意識上受到啟發和改變…等。

我想,就像美國作家馮內果(Kurt Vonnegutt)所說的:「為了證明上帝存在,我們所需要的唯一證據就是音樂。音樂讓每個人比沒有音樂時更熱愛生命。」

身為音樂人的我們,能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