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同鴨講

 

來到柏林的第一個學期即將結束。

 

我想,它真是個很稱職的「第一學期」。什麼包都出過了;分析課從鴨子聽雷,到現在可以跟上,雖然反應永遠慢半拍;跟三位作曲教授上過個別課,而三位教授可以說是「合力」擠出了我思維中的弱點,使我畢業前的工作目標清楚成形。相當夠本的一學期。

 

先談談現任教授Daniel Ott吧!跟他上了快三個月的課,精彩故事不斷。

出國前,我的作品雖也使用音堆、使用器樂的特殊演奏法、使用織度音樂的寫法,然旋律線條、部分段落的和聲仍帶有浪漫時期的影子。在譜紙上作曲之前,僅先預想主要素材與音樂的大方向,隨即順著直覺去寫作,下筆後再以理性梳理。事前並不多做設計。

 

但這樣的曲子總是讓Daniel看得嘴歪眼斜。這位爺,看到三和弦一律說是浪漫派;看到幾個大二度就說是德布西(C.A.Debussy);任何琶音都足以讓他認定是「改過音的李斯特(F.Liszt)」。

 

有一回是指著我一串以g2-f#2-g2開頭的V形無調性琶音說:

「來,你看!像不像〈給愛麗絲〉?」

天知道調性音樂給過他多深的傷痛。

其實我瞭解,他要的是我真正的〝Persönlichkeit〞(個人特質),希望聽見一些全然屬於我的、絕不與音樂史上任何時期相連結的色彩與動作(gesture)。我都瞭解。

但我實在很難以他提供的建構方式寫出足以說服自己的音樂。

 

Daniel的思維主要從數字關係出發。先從和弦中的每個音程做起,例如:製造一個和弦恰好包含兩個小二度、兩個完全四度與兩個小七度。隨後,第一個和弦時值為兩拍,第二個和弦四拍,第三個七拍;第一個樂句兩小節,第二個四小節,第三個七小節;全曲共分三大段,各段的長度比例亦是2:4:7。於是全曲都充滿了2:4:7的數字趣味。

他大概也漸漸知道這方法我做不來,於是兩相妥協,從我們思維的交集點做起:聲音。於是我盡可能在選用的和弦中撇除(那怕一丁點的)調性色彩,而盡可能嘗試我還沒用過的器樂演奏法,例如以吉他的配件(bottle neck,或pick)在鋼琴琴弦上撥奏或製造滑音。一度玩得滿開心,但「如何掌握結構」仍是師生間溝通的死角。

 

直到兩週前,另一位作曲教授Walter Zimmermann跑來跟我說:「嗨!建議您下學期跟我上課。請您思考一下。」

 

原來是柏林藝術大學僅有的兩位作曲教授私下談好,讓實驗劇場專家Daniel Ott來教本身對劇場頗有心的美國學生Eli,而我換到Zimmermann門下。於是我跟Zimmermann先試上了一堂課。

在那堂課上,我體驗到人不必振翅也能飛翔。

被電到爆炸時自然就飛翔了。

「您這個tutti和弦,弦樂的音域為何要與管樂不同?」

「您的和聲是根據什麼規則去進行?」

「您根本是在即興吧!」

OhGott!」

「您知道在樂曲一開始就使用這種特殊音色,很像剛跟一個新朋友握完手,立刻搥胸大吼: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老子》不是說『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嗎?那您怎麼把一碗擔擔麵弄得五味雜陳呢!」

 

ZimmermannDaniel、與曾為Daniel代課過一次的一位教授———這些在德國音樂院教學的作曲家們,最無法忍受的有兩件事。第一件:「不夠秩序」;第二件:「出於直覺」。音樂素材在腦中浮現的剎那可能涉及直覺,隨後就再也跟這首曲子無關了。

而作曲的定義,就是「建構」(Konstruktion)

而我終於從Zimmermann口中完整聽到了他們對「建構」的普遍認知:樂曲中沒有任何一個小環節是無端產生的。作曲家在下手記譜前必須完整預見此曲的時間總長、每一段落的時間比例、每一樂句的長度比例、所有素材與將使用的變化型態、每個素材出現的先後與組合方式等等。以致於一首曲子從各個角度審視都純粹、充滿層次。

至於以直覺來驅動音樂,隨後再以理性梳理———對他們而言,這叫「即興」,不算是作曲。很遺憾,我就是這一類的典型,靠即興、靠燃燒小宇宙寫出使他們錄取我的作品。

果然請將不如激將。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我用了一整個星期製作表格,設計一首九重奏,在全長六分鐘內發生的所有重要事件,包括重要素材及其組合變化、各段落的長度、特色與銜接方式、選音的原則等等。

也就是,在真正作曲前就已盡可能掌握樂曲的所有脈絡,用更冷靜的態度觀照每一層聲音、每一段時間。

 

這份表格還很粗澀,但已經成功終止了雞同鴨講時期,上週的作曲課,大概是我跟Daniel第一次感到我們是往同一個方向前進。對我而言,這是一個與過往八年徹底相反的方向,也是我來到德國的目的:以人之長,補己之短;寄望能更深入音樂的本質。

 

路還很長。特別在德國的學制中,必須在Diplom畢業考取得頂尖優異的成績,才有資格報名Konzertexamen階段(台灣將之等同於博士),進度壓力不小。

但無比期待,兩年半以後出現一隻精通鴨語的「雞2.0」。

廣告

2 thoughts on “雞同鴨講

  1. 法王 你好認真!
    (豎拇指~)
    相信你會學到和以往大不同的
    很期待你的新作^^
    而且是"作曲"非"即興"的新作~
    一起加油!

    BTW,看完其他幾篇網誌之後
    還是免不了燃起一絲念頭"法王~你真的是老人XDD~"
    (被揍飛)

  2. 為了一堂二十世紀音樂理論分析的課必須得報告魏本
    我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研究他的音樂
    很高興在現代的德國人身上看到了印證

    加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