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稿]淺談法國動畫音樂 ── 黃乾育

邱大師請我寫篇關於法國動畫音樂的文章,但說真的,這真是太抬舉我了。
我想他會有這種錯覺大概是因為我跟他分享過幾次法國動畫讓人驚艷的部分,並且因為這兩年來我開始接觸電影音樂,且一直有在寫配樂。

在LA的這兩年我很開心學了不少自己真的很喜歡的東西,對於音樂和視覺的搭配開始有了一些領悟,雖然還很淺薄,但是卻始終保持很高昂的興致,好像永遠有讓我探索不完的新鮮事。

我在UCLA唸的是傳統作曲,然後學校裡”推崇”的配樂是很傳統很主流的好萊塢式電影音樂。我想提到這樣的音樂類型,很自然的讓人想到John Williams(作品有星際大戰、哈利波特、辛德勒的名單、侏儸紀公園等)和John Barry(作品有與狼共舞、遠離非洲、似曾相識等)。他們把大量的管弦樂的使用帶入電影、音樂從來不缺乏動人且好記的旋律線條,和聲簡單不複雜卻很有效果。銅管和打擊更是用得很直接,這樣的音樂對有些人來說稱不上細膩,卻可以很美很灑狗血也可以大大提升影像的娛樂性並產生足以匹配甚至優化更種場景的效果。他們的音樂,上從製作人到樂迷甚至是對沒受過音樂訓練的平常百姓也可以哼上幾首,非常討喜。 當然,這類型的作曲家在好萊塢完全不缺乏,James Horner(作品有鐵達尼號、阿凡達)、Thomas Newman(作品有美國心玫瑰情、瓦力、刺激1995等)、Danny Elfman(作品幾乎包辦所有Tim Burton的暢銷作品像是蝙蝠俠、聖誕夜驚魂、剪刀手愛德華、魔境夢遊等,與其他導演合作的作品還有地獄怪客、魔鬼終結者之未來救贖、自由大道等)。至於James Newton Howard和Jerry Goldsmith這兩位大師,我想他們的作品的面向更多,有時候很好萊塢,但很多很多時候,他們有些不太一樣的東西,對某些古典音樂學習者來說,在藝術層面上更多了一些。當然這些說法可以很見仁見智的。

我提這些,是因為不難發現的,這世界上的主流電影可以說就是好萊塢電影(美國電影)。即便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被好萊塢電影所說服,但是不諱言的在大量資金、科技和專精人材的投入、極細分工、發展悠久等因素下,這樣的電影風格和音樂風格,已經大行其道,在電影圈霸佔好幾個十年了。

但是世界上的電影不會只有好萊塢電影,我最喜愛的兩位電影配樂家就都不是好萊塢電影出身的。一位是Ennio Morricone (作品有狂沙十萬里、新天堂樂園、海上鋼琴詩、四海兄弟、鐵面無私、教會、真愛伴我行等),一位是Dario Marianelli(作品有贖罪、傲慢與偏見等)。這兩位讓我癡迷的作曲家都來自義大利,和絕大部份成功的好萊塢作曲家一樣,他們都受過良好的古典音樂教育。而Ennio也和部份的電影配樂家一樣,都曾經以為自己會是個現代音樂作曲家(modern classical composer)。

我沒忘記今天的題目是,法國動畫音樂。嗯,必須承認,法國電影我看得不多,法國動畫的產量跟電影一樣,也是不多。正確的來說,產量多少我們不清楚,但是能搬上大戲院的的確不多。但是商業化的東西就是這樣,好的不一定會上,上的不一定比較好,太多因素可以影響了,所以不提也罷。去年(2009年)有一部本來似乎有打算在台灣上映卻夭折的動畫電影:第十四道門(Coraline),出品國為美國,導演為美國動畫界奇人Henry Slick,他專注於偶動畫的拍攝,最早成名的作品算是聖誕夜驚魂(The Nightmare of Before Christmas)。這人對停格動畫(stop-motion animation, 即把木偶每個動作拍成照片,在快速播放下形成的動畫影片)有著狂熱,Coraline就是這樣的一部停格動畫電影,跟聖誕夜驚魂一片不同的是,這部作品還是3D的,等於不只要拍下每個動作,還要從每個角度取鏡。

我之前在自己的blog有稍微介紹一下,連結裡面有和導演與製作人的對話:
http://www.wretch.cc/blog/Brianmusic/12750500

這篇則是關於人偶製作的介紹:
http://www.wretch.cc/blog/Brianmusic/12750469

嗯,總之這部電影我前前後後看了三遍吧,除了電影配樂極度吸引人外,我也很喜歡電影的畫風、說故事的方式、人物設定和想表達的意念。

這部原作為英國科幻小說作家Neil Gaiman的同名小說Coraline。Neil Gaiman另一部被拍成電影的小說是星塵(Stardust)。

好,說了這麼多都還跟法國沒有關係,這部動畫唯一跟法國有關係的點就是作曲家Bruno Coulais是法國人,也很自然地,創造出這部有別於好萊塢電影的配樂。Coraline是Bruno Coulais第一部和美國片商合作的作品,不過他早已在法國從事電影電視音樂的工作,但也是因為Coraline這部電影,他的名字才開始走出法國。在第一次看完Coraline這部電影以後,除了對於停格動畫的精緻和藝術呈現感動不已,音樂也十分吸引我,便也弄到了原聲帶。

一定要聽的是它寫給電影ending credits的音樂(放在電影最後的音樂,畫面會把所有cast和crew名單列出來;不同於opening credits,只列最重要的人員。)。很特別的是,電影原聲帶這首音樂是放在第一首,不知道是什麼特別的理由,不過這首音樂拿來當主題曲我也覺得很適合。

原聲帶第1首: Ending Credits:

第2首: Dreaming

裡面的歌詞在我看過的訪問裡是說完全是創作出來的,世界上不存在這種語言,只是他們根據音樂還有故事創造出來的,但是音韻語調充滿奇幻文學的風格,讓我覺得實際的精靈語大概也不會和這相差太多吧!音樂上,我不知道要怎樣定義這種輕巧、精緻、旋律線條不能說簡單而且還有一點不直接的音樂風格是什麼(可以說他有點creepy和神經兮兮??),但我知道這完全不是好萊塢的風格。我尤其喜歡他管樂的處理方式,不同於主流電影,管樂在這裡只有淡淡的渲染,感動我們的好像不是旋律、和聲或者樂器的融合音色,而是整個帶出的氣氛,而這種氣氛,符合了故事要表達的科幻,但卻又不失去一種溫暖,一種冷冷的、有點奇異摸不清的溫暖,卻很具有穿透力。

除了夢境、呢喃般的人聲,用最直接的方式勾勒出音樂的輪廓;在整張原聲帶裡,弦樂、豎琴、吉他還有打擊樂器(鐘琴、鐵琴、waterphone)被大量的使用,同樣的,以非常的難以捉摸的音樂方式處理,很多時候,和聲和音樂線條轉變得不知不覺,且音樂從不缺乏流動感,讓人很訝異的是,這樣的音樂不讓我們感到怪異,卻覺得很舒服,好像音樂本來就應該如此哼下去的。

原聲帶也收錄了3首songs來自source music(寫於電影之前,非作曲家為該電影量身訂做,可能用於場景音樂或氣氛音樂)或者其它songwriter的音樂作品,我想可以透過這些機會比較一下。

第6首: Other Father Song

此首音樂來自一間版權公司,聽起來像是country music,非常美國。

另外由動畫導演Henry Selick親自譜寫的,收錄在原聲帶第14首的Sirens of the Sea:

這首comedy music,深受musical drama影響,非常地Broadway!

恩,回到法國音樂,原聲帶收錄的最後一首:

人聲像是從迷霧中竄出般,冰冷卻又溫暖。伴隨的豎琴、絃樂和電子音效…好像這種音樂可以表現出一種畸形的美,可能對年齡層較低的孩童來說,有點限制級,有點恐懼感,就如同這部看似幼兒童畫改編的動畫一樣,它其實一點都不童話,只可能喚起不少很深層的思考,後勁很強的那種。

另外,其他的法國音樂動畫音樂,可以上youtube收尋Gobelins。
http://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Gobelins&search_type=&aq=f

這是一間法國動畫學校,Youtbe有不少該學校畢業學生動畫作品。據我學動畫的朋友說,是間值得朝聖的動畫頂尖學校。不同於美國動畫教育,他們在technology上面完全的一步步教授,畢業展也不像美國那樣講究個人創作,而是團體創作,團體創作是教授和學生一起合作!但是製作出來的效果,完全的超高品質,不管在美術、技術、故事、藝術層面上都完全走出一條創新的路線。(美國動畫學校的學生,都是獨立製作,所以在畢業展上,會發現不少都還存在稚氣,還在學習的感覺,在觀看展演的時候,作品好壞的落差也是蠻大的。)

隨便選一個來看: Gobelins – Annecy 2009

從一開始的Opening Credits對我來說就是很法國的感覺,而且跟上面介紹的美國出品的Coraline的Opening Credits很像,這或許也是Coraline這麼吸引我的地方,因為他整個路線是好萊塢少見的,讓我感受到異國風情的步調。

繼續往下看,有水彩的色調,在光影和視覺上的呈現非常精緻。對我而言,法國動畫走的路線有點融合東方的色調,可是卻是西方人的思維。

再來,Gobelins 2006 – Burning Safari

這影片有一大段追逐戰,法國動畫音樂裡的追逐戰在我看來不是這麼有爆發力,但是開發了新想法也讓畫面達到了趣味性。音樂完全不來好萊塢那套,有著大量震耳欲聾的打擊、量大不用錢的銅管,尖銳急促的絃樂….它都沒有。”音樂”不多,多半聽到的是音效,但可以聽到作曲家用了很多電子音效和一點點的鼓聲。

某學期的電影課程來了一位法國學生,他在法國的電視電影圈工作好一段時間,然後來這邊做為期半年的國家補助的學習,就專注在電影電視音樂的音樂製作上。作品已非常純熟,而且總是帶來許多驚喜。一樣是音不多、少和聲堆疊的素材、融合一點電子音樂、效果非常特殊,而且不管是在音樂出來的點、音樂轉折和配器法上,都完全和我們不同。或許是文化差異帶來的片刻驚奇,但是在LA這種在配樂上早就形成某種標準(來自製作人、導演和聽眾喜好)的地方,帶來一點不一樣的聆聽感受。

電影音樂家要寫怎樣的音樂往往是導演和製作人決定,他們有自己的品味和喜好,音樂家只能符合他們要的,不管音樂實際好壞,能達到被要求的樣貌,就是成功的配樂。我想法國動畫音樂可以呈現完全不一樣的音樂體驗,或許也跟他們導演和製作人有關係,不管如何,都帶給世界一點新的東西,也讓電影世界裡的聲響有更多的不同的解釋和選擇。

24 Jul 2010 黃乾育

——————————————————————

悠閒的放假,適合一杯青草涼茶配一本「男人都是智障」這種爆笑小說,
然後把一個月寫一次的旅人誌丟給學弟去寫 交給專家寫。
這個企劃早在兩三個月前就有了,我實在很喜歡接觸各種領域的音樂,
無奈自己實在沒時間認識這麼多,幸好乾育在配樂這方面已經是半個專家了,
那當然要讓賢交給專家動筆啊。

多虧乾育,我這其實還算很忙碌的暑假終於可以稍微喘口氣(喝涼茶看小說),
非常感謝他的幫忙。

補充個影片。
這個企劃的源頭其實是我在幾年前看的一部法國電影,
「狐狸與我」(Le Renard et l’Enfant),
裡面的配樂、主題曲與拍攝的風景結合產生的化學變化,讓我大為驚豔,
與好萊鄔如此不同卻又如此觸動,
雖然不是動畫,但仍然非常推薦。

預告

法文版主題曲Après la pluie(中文應該翻做「雨過天晴」)

收看旅人誌的各位假期愉快!
邀稿人 邱浩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