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啊!語言啊!

 

回到台灣兩週,又聯絡上以前的德文老師,上起了德文課。

旅居德國八個月,我脖子上、臉上寫著「聽障」的隱形告示牌還是沒拿掉,但會話能力已算能應付生活需求,在作曲組的Seminar也能跟上主題、理解內容大意,若是對照著樂譜討論甚至還能聽懂大部分,以至於參與討論。

雖然鬧了不少笑話,總算我是在他們的學習軌道上,開始(匍匐)前進了。因此回到台灣後不敢怠慢,還是維持德文課程,至少力保不要退步。

「語言就是力量」,出國之後真的深切意識到這一點。

日常生活中語言的重要自然不在話下,溝通無礙才能確保生活的安全與便利。在學校裡,若無法參與較深入的討論主題,也容易使人低估你的程度。更別提無法精準判別外文文章中字詞的含意,而無法深入其思維。

固然「外國人」的語言能力都會得到一定程度的諒解,但既然都在別人的土地上求學了,若無法以他們的語言,瞭解他們的思維,豈不可惜?

另一個必須讓德文持續進步的主因是,有形無形的文化責任。

記得這學期有堂Seminar講到John Cage1912~1992,美國當代作曲家)使用〈易經〉卦爻作為音樂參數排列組合的依據。班上同學對〈易經〉的認識有限,老師大概也覺得該讓我講點話,於是在場唯一的華人就被打鴨子上架,解說〈易經〉的大略內容。

「這Yi Jing〉(易經)是中國很老的一本書……我是說哲學書。裡面有很多的……符號,叫做Gua(卦)。每個Gua由六條線組成,那些線就叫做Yao(爻)。Yao分兩種,這種由一條完整直線組成的叫Yang Yao(陽爻),由兩條短線組成的叫做Yimg Yao(陰爻)。Yang在中文的意思就是……嗯這」。

總之是過關了。天知道他們聽懂了多少?

那次的事件之外,幾個月來跟外國朋友也偶爾會聊起文化議題。在他們眼中,我們理應對自身的文化有所瞭解,並且提出與西方人不完全相同的觀點。不少歐洲人對東方文化相當好奇,而他們隨時都在我們所回應的答案中,印證自己的認知。

例如系上的作曲教授Walter Zimmermann,學過太極拳,喜歡吃擔擔麵,上課時信手便引用「大音希聲,大象無形」、「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偶爾還拿一本中英對照的佛經,問你佛經中的「信心」一詞該作何解釋。

Zimmermann當然是個特例。不過像〈易經〉、〈老子〉這樣紅遍歐美的中國哲學,在西方人眼中,我們是應該要有所瞭解的,對相關話題應當要有所回應。

回應得好,會贏得他們的敬意。反之,嗯。

不過有些國學名詞真的很不好解釋,例如道家的「無」,或儒家的「君子」。你該如何簡單明瞭告訴眼前這些以實事求是聞名的傢伙:中國人眼中的世界是一個流動的有機體,為任何名相所不足以表達?又如何讓這些個人主義者瞭解,對中國士人而言個人與社會實是不可分的整體?

總是解釋出一身冷汗,因為越解釋,心裡越清楚我對自身文化的瞭解其實貧乏不堪。包括民族樂器,我甚至還沒為民族樂器寫過一首曲子。

「瞭解自己,也瞭解別人」———何其必要,又何其難!

廣告

3 thoughts on “語言啊!語言啊!

  1. 我德文老師是部隊弟兄介紹的,之前在Regensburg讀過九年法律系,很會教文法。

  2. 恩,剛到地球另一端求學的我 才開學一週 感同身受~
    但我相信 英文不該讓我有過長的語障期才是

    原來易經 與佛道儒學也開始引起歐洲國家人的濃厚興趣
    “易"說的是萬物消長運行的法則與道理
    六十四卦 將宇宙的規律以符號(動爻) 其中的爻辭 都可以符合爻的卦象
    這也是一門符號的藝術 端看如何解碼 功力各有高下
    樂譜 音樂也可算是符號的轉譯

    發揚中華文化的重責 法王就交給妳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