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

八月的天空,逐漸陰沈了起來,氣溫逐漸下降到不得不告別短衣短衫。還記得上月的熱浪,就在南歐依然叫苦的同時,暖溼的空氣似乎也不再留戀柏林,甚至臨走前還揮了揮衣袖留下那厚厚的雲彩,灰色的天空又再次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充足日照的溫暖似乎只能用回憶來想像,依稀、隱約帶給自己一點點的希望。

這個夏天的我穿梭在大街小巷中,應該是在此四年多來最想做的事,從從前的法國佔領區Wedding出發,這個傳統工業區屬於低下階層的勞工生活形象的行政區往西南走穿越Tiergarten濃密的森林沼澤再沿著六月十七日大道往東走,來到了Mitte那個觀光景點密集的所在,穿過布蘭登堡門後的菩提樹大道,沿途有兩間歌劇院、大學、國家圖書館、然後是博物館島、紅色市政廳、電視塔,再往東走,穿過亞歷山大廣場寬闊的馬路、莊嚴的建築群,是東德政權的遺跡,看似宏偉華麗的方形建築似乎想要告訴你共產主義國家那不可侵犯以人民為主的集權統治。標榜現代化全新的設計中似乎帶著一種停滯的規律,往前走、回頭看,似乎平等得得讓人遺忘生命個體的價值意義。沿著環狀線鐵軌往南走建築又開始出現連棟可又獨具特色的形式,年久失修的外牆似乎總有自己的故事想要告訴你,穿過著名的柏林圍牆看到兩側的荒涼的景象,總覺得有點刺眼。華沙街的另外一邊,我又從東柏林的Friedrichschein 繞回了西柏林的Kreuzberg,這裡似乎是個夜生活繁華的區域,日間的車水馬龍總像是為了夜晚的燈紅酒綠而預備的。因此這一區也成為許多大學生熱愛的居住地點。

Kreuzberg顧名思義,這裡有一座十字形的小山丘。在山丘上雖然沒有特別動人的故事,但在炎炎夏日也是供人們休憩烤肉的一個區域,穿越了肉林後,向西行由Tempelhof的北端擦身而過進入Schönenberg,這一區是前西柏林的市政府所在,前美國總統John Kennedy曾在這個市政廳發表過著名的演說名句,Ich bin ein Berliner. 我是柏林人。這裡更是著名的同志集散地,雖然也不見得所有的同志都住在這裡,但是這也逐漸變成一著種特色。著名的同志咖啡館、夜店、三溫暖,在這裡都一定找得到,甚至也發展出了獨具特色的生活圈,從有強烈同志品味的溫馨小店到專為同志服務的醫生診所。繼續向西行會從威廉皇帝紀念教堂經過動物園進入Charlottenburg,也從美國佔領區進入英國佔領區。大多的外國人在第一次找房子的時候會認為這裡是個首選之地,的確,這裡是號稱柏林水質最好的區域。但據一些朋友轉述由於大量的外國人聚居此地,德國人開始逐漸退居其他的區域,或許這也就像是一些土耳其區形成的原因一般。這裡還有普魯士王朝的皇宮,原本的皇宮在二戰時期受到嚴重的毀損,是戰後重新修復出來的宮殿。

告別一個夏天,似乎是歐洲這片土地上的人民所不願意的發生的事情。曾經在台灣的我也完全無法共鳴,當天空不再蔚藍、樹葉即將枯黃,森林的枯枝帶著如死神降臨一般的陰森,生命的熱情猶如風中之燭斷滅。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