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你的,我有我的 蕭邦 (一)

國中進入音樂班開始,我就一直喜愛彈琴,僅管後來迷上管弦樂,決定以單簧管作為專業,但對鋼琴仍保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前幾天,和一個木管老師聊天,他提到他最近隨時隨地都在聽蕭邦,他說小時候沒機會好好學鋼琴,以致到現在才發現蕭邦的鋼琴曲這麼好聽。為了響應他這份熱情,我回到家蹲在CD架前,翻出我所有的蕭邦唱片,打算出借。其實整個過程我可以說根本不必翻,因為這個長寬約一公尺半見方的唱片架仍有一半都還是鋼琴音樂,這之中大概一半都是蕭邦。

於是我沒有太費力的找到例如像是魯賓斯坦的敘事曲、馬厝卡全集,霍洛維茲的波蘭舞曲與華爾滋合集,波里尼的練習曲,齊瑪曼98年錄的協奏曲等名盤,也找到那時候特別蒐集歐爾頌、波哥雷利奇比賽的實況錄音,阿格麗希無人能及的第三號詼諧曲(當然她驚人的不只這個),以及盡可能所有李希特留下的蕭邦錄音。我側著頭,依循側標取出,不知不覺頭腦突然有種解壓縮檔般充塞十幾年前的中學回憶。

國中時,老師給我彈莫札特、貝多芬、李斯特、德布西、拉威爾,就是不碰布拉姆斯和蕭邦。眼看幾個同學用第二號奏鳴曲或是波蘭舞曲考試,一方面羨慕,一方面也質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還無法彈奏蕭邦呢?雖然後來也沒有一個真正「可以彈奏蕭邦」的時刻到來,但我到了三年級上學期決定鼓起勇氣向老師要求了一首蕭邦作品。基於心中想彈的曲目非常多,我也不知如何選擇,於是在還沒練過蕭邦;僅僅於音響前陶醉時,我把我第一首蕭邦的決定權留給親愛的老師(那時應當是覺得「敬畏」的老師吧!)。

令我訝異的,老師竟然選了第三號奏鳴曲的最末樂章,那是一首我至今重新翻開仍不覺得在技巧上有何處變得比較簡單的曲子。音群繁複,奔馳不歇,卻有許多聲部貫穿其中。我當時常愣在鋼琴前,不知怎麼顧好那些彈不清的音符,又要顧好那些層次分明的旋律。

高中甄試前,我和老師一致覺得用拉威爾的〈水之嬉戲〉考試有把握得多,於是這闕末樂章便被擱置一旁,預計考完試再拿出來練。

約莫此時,紀新常來台灣,他通常都會帶上許多蕭邦曲目以饗台灣樂迷。我從來沒買到票,每回都是聽少數一兩個有去的同學描述,說「彈得和CD一樣好」(很巧的,這幾個同學就是班上少數彈蕭邦考試的人)。她們在我眼中是如此幸運,這麼早就可以投入蕭邦的懷抱,總在「優美」旋律的起伏間,度過枯燥、制式的國中生涯。

畢業前,我終於正式以一首蕭邦作品參加期末考,但不是奏鳴曲的末樂章,而是甄試完後新練的第二號詼諧曲。詼諧曲以動機示人的型態,好像也和我當初迷戀蕭邦的風格不同,中段雖是慢板,但是線條短促,並不斷重複同樣音型。老師說,你應該多想想音色阿,像這一句,你不覺得很像單簧管的聲音嗎?當時,我聽不太出來,只能試圖揣摩,如此,像是有跡可循,其實毫無頭緒地持續練習。畢業考的結果還算順利,不少老師覺得我有所進步,反而是我自己半信半疑,到底如何才有彈蕭邦的感覺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