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構

這個主題已經在我的頭腦裡面盤旋了許久,從來懵懂學長笛的那天開始,就開始建構德國、德國音樂在我心中的形象,從每個口耳相傳的故事到現在每個發生在我身邊周遭或是親身印證之後的感受,德國這個名詞是怎麼開始具象。但這是結果,可今天我想說的是過程。

 

“建構“這兩個字到底還有多少人對它有感覺、或想到了什麼?尤其記得當它跟另外兩個字放在一起的時候,六、七年後的今天又還會有多少人對這個名詞產生煩感?建構式數學,想到了嗎?當時的媒體是如何瘋狂嘲笑小朋友在考卷紙或回家作業簿上畫一個又一個的圈圈、一顆又一顆的蘋果是多麼愚蠢、多麼費工費時的事。但是號稱數學程度高人一等的台灣又有多少人在成年之後對數學兩個字聞之色變?

 

教育的角色是要單方面的告訴孩子,長大後應該成為什麼樣的人;還是應該陪著孩子長大,適度的給予意見與幫助?二選一的框架又出現了,是非題,到底是對還是錯?選邊站,你是藍的還是綠的?又豈能如此橫斷?

 

台灣、華人社會,在我的生活環境中,我最常聽到的教育言辭是,我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我不是已經教過你了嗎?在冠冕堂皇的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的同時,到底我們對犯錯的容忍性又有多高?

 

跌跌撞撞長大的人都會說,我在犯錯中學習、成長,可是當面對年輕一代嘗試錯誤的時候,心裡有什麼想法?知識、經驗的傳授、讓下一代分享前人留下成果,而嘴裡卻又要說,一代不如一代、人心不古、坐享其成。身為後輩該何去何從?

 

跳躍性的邏輯思考,導致建構過程中脆弱的環節。結論!又出現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空有音樂性,對自己技術層面的控制力卻是不可想像的薄弱,最後到底呈現出來的音樂表現又剩下多少?又有多少人能夠相信當初進入音樂院前我最想要學會的是如何吹長音、肚子如何支撐、點舌到底怎麼樣才可以最正確與最快速的運動。

 

看到人的成功,羨慕之餘只能徒增感慨,因為目標明確,可是如何到達?路在哪,路上的指標到底該信不該信?

 

心中曾經有過疑問,為什麼我的教授明明知道我的缺點在哪裡,她確不說?為什麼當我不知道該怎麼做音樂的時候,她只會告訴我音色要乾淨?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她不直接了當的告訴我,我該何去何從?

 

因為她在等待我自己的發展,等待我自己能夠看清自己,等待我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因為她堅信她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陪伴我成長,她也陪伴著我練會了長笛所有的技術,接下來我的人生是我的,音樂是我的。我知道她永遠強大、堅定的站在我的身後默默支持。

 

古典音樂的發展,伴隨著各個時代經歷過兩三百年的興盛時期到現在,器樂演奏上面似乎已經發展出了一套完整的技術、甚至教育法。成熟的器樂演奏者對這些技術,要能駕輕就熟,剩下的個人特色,別人想偷也偷不走。或因如此,有機會可以停下來回頭看看,到底這路是怎麼走來的,中間脆弱的環節到底補強、修復了沒有?

廣告

2 thoughts on “建構

  1. 路過,喜歡這裡噢.

    人生本來就沒有是非題,
    黑與白之間沒有一條真正的界線。

    台灣太喜歡叫人選邊站,而忽略結論之前的思維歷程,
    相同的結論可能有全然不同的邏輯;
    而相似的邏輯,可能在某一點分岔,近而得到不同的結論。
    但是我們太習慣以結論去評價一個人,而忽略過程,
    甚至是沒有興趣理解。

    數學我也有同感,
    邏輯操縱的藝術落入華人之手,
    又變成背公式、背題型的苦勞。
    重結果不重過程,重量不重質,
    我們還沾沾自喜華人的數學有多好,
    到了大學平均成績下滑,我們怪給大學,
    卻不檢討國高中以記憶克服邏輯缺陷的數學教育。

    不小心寫太多了=(
    因為很受不了高中數學…X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