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angZeitOrt

 

  上週日總算完成了在柏林的第一次作品發表,一首六分多鐘的四重奏。

  柏林的兩所音樂院——柏林藝術大學(UdK Berlin)與漢斯艾斯勒音樂院(Musikhochschule Hanns Eisler)——的作曲班每學期都會合作兩場發表會,第一場以電子音樂作品為主,第二場則以器樂或人聲作品為主。然而主辦這些學生音樂會的,是一個名稱有點奇特的音樂機構——KlangZeitOrt。

   KlangZeitOrt,翻譯成中文就是「聲響‧時間‧空間」,是柏林的兩所音樂院校共同成立的音樂機構,專門主辦當代音樂的演出或研究活動。該機構的常任委員就是兩所學校作曲組的教授,其專長涵蓋了作曲、音樂學、音樂分析、實驗劇場、電子音樂、當代音樂指揮等領域。可以說,這個機構就是兩校作曲組的對話平台,將創作、演奏與學術的資源整合在一起,舉辦諸多促進師生智慧交流的活動。

   KlangZeitOrt在其官網的簡介中自述,該機構搭建了兩所學校共有的論壇,其研究領域除了音樂,還期望探索音樂與劇場、舞蹈、視覺藝術、建築、多媒體藝術與各種不同文化之間的連結;除了聚焦於自然與精神文化學術,也期望走入社會與政治議題,甚至與學術以外領域的專業人士對話。

   其經營的重點包括:(資料取自KlangZeitOrt官網) http://www.klangzeitort.de/index.php?page=veranstaltungen.html

  1.UdK Berlin與Musikhochschule Hanns Eisler的課程規劃。真正的必修並不很多,但開設了相當多有趣的選修科目,學生可以自由選修兩所學校的課程,只要在學期開始前寫信給開課教授報名即可。(可以2010夏季學期的課程表為例 : 請見舊文〈情蒐大作戰〉之附錄https://notesofwayfarers.wordpress.com/2010/04/19/itsawar/

  2.舉辦學生音樂會Zoom+Focus,每學期兩場,一場以電子音樂作品為主,一場以器樂或人聲作品為主。每場音樂會大約都有六到十首的曲目,兩小時左右的演出時間。學生可以自由報名參加,但四個學期內必須完成至少兩次發表。

  3.每學期進行一次實驗劇場計畫(Projekt)。去年五月份我就參加了一次演出,在一首叫做Piano Concerto的作品裡與作曲組同學們一起扮演武行,追殺臨陣逃亡的鋼琴家。同場還有其他幾首二十分鐘內的獨幕劇場,但都由特約的導演將之串連成一整套主題不同,但張力連貫的作品。

  4.邀請各地的音樂家來柏林舉行音樂會或Work Shop。例如上個學期曾經邀請著名作曲家Rebecca Saunders與Clara Maida到校進行講座;今年四月將邀請德勒斯登音樂院的師生到校舉行音樂會;五月將舉辦「在古老中創新——在傳統樂器的音色世界中探險」的工作坊。主題甚至也涉及世界音樂(World Music),例如2006~07冬季學期曾舉辦「印度古樂與當代音樂」的系列講座。很能夠開發學生的好奇心與求知慾。

  這個機構既以提供更深更廣的當代音樂教育為目的,其運作又獨立於兩所音樂院校之外,讓兩校的教授們更直接的對話、合作,也更自由地與外界接觸。

  而機構的組織中一直有一位常任的指揮教授,這讓KlangZeitOrt不只是一個靜態的學術機構,有能力組織一場專業的演出。這個由指揮家來擔任的職位,除了組織當代音樂的演出,也負責擔任學生音樂會的行政總監,有時甚至親自下場指揮學生作品。

  活動多,開課類型多元應該是柏林作曲班的優點,但兩所柏林音樂院共同的缺點大概是:與演奏組同學接觸的機會稀少。作曲組修課幾乎只會碰到作曲組,連指揮、音樂學組的同學都很少遇到。這多少造成了演奏與作曲兩個領域之間的隔閡,願意接學生作品發表的演奏組同學永遠都是幾張熟面孔,而作曲組在其他同學心中的形象永遠都蒙了一層神秘而邪惡的面紗,難免令人遺憾。發表會前也往往出現特定器樂聲部找不到人的情況——例如大提琴——作曲者必須在兩所院校的系館間四處奔走,見到背著琴盒的年輕男女即以獵殺者的姿態撲上去;甚至有時必須出動主辦單位,出錢外聘演奏者。

   讓更多的演奏組同學有機會瞭解作曲組,大概會是KlangZeitOrt未來努力的目標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