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察筆記

 

大家聽到紐約,第一個想法不外乎就是戲劇或電影裡閃閃發亮的地方,但其實我踏上紐約市的瞬間,想的卻是,這裡不過是放大版的台北。城市慣有的骯髒空氣,隨地亂丟的垃圾,凹凸不平的路面,吵雜。物價昂貴,貧窮學生過不慣斤斤計較的生活千萬別想來這個地方,如果要說這些,我恐怕要換個主題。

 

是這樣的,雖然窮學生在紐約生活不好過,在即將放棄探索紐約的這段期間,老同學居然變成我的新室友!十年的同學在紐約相遇的感覺相當奇特。這幾年在台灣的一些音樂活動我實在知道不多,去年友人的公司主辦爵士音樂節,我也是聽人轉述才知道,光是看到照片就可以感受到音樂節熱鬧的氣氛,當然,此行的目的就是“考察”。

 

很榮幸,我也擅自加入探索紐約市Jazz Bar行列。待在所謂古典音樂圈圈裡面太久,走的路線似乎也越來越偏門,對於爵士樂白癡的我衝擊實在不小,紐約downtown有許多小酒館,其中臥虎藏龍,只要花大約十塊美金就可以聽見一流樂手的演出,當然要去這些地方如果沒有事先做好功課也有可能聽見比較普通的表演。不過小酒館裡的人情味也很有趣,聖誕節那陣子,我和幾個朋友跑去,一進門老美看到一群亞洲人闖入先是用疑惑的眼神觀望,之後我們在表演結束之前先離開,走的時候連樂手都很嗨的跟我們道別,這種聽眾來來去去還能跟樂手對話的音樂表演場所恐怕只有這樣的地方了,一切都很自在,你要在小酒館裡舞一曲也行。

 

提到比較熱門的爵士樂表演地點,Jazz Standard, Blue Note, Birdland, Village Vanguard, Jazz at Lincoln Center…都是爵士樂迷的朝聖地點。在短短幾個月內,除了從朋友們口中得知比較商業化的Blue Note之外都去觀摩了一番,總結的感想,只能說,自己實在不了解音樂,音樂的世界簡直就是外太空。

 

最近連續看了兩場表演,一場是在Jazz Standard,John Hollenbeck Large Ensemble的演出,John Hollenbeck自己是鼓手也是作曲家,他的音樂除了爵士樂之外,有一些實驗的元素,也結合了極限音樂的手法,比起傳統的極限主義,我覺得他的音樂算是讓聽眾容易跟隨音樂“實況”的,不過同行幾個學音樂的朋友還是因為太過迷幻而瞌睡蟲上身,都讓我不禁覺得是不是自己被偏門的“古典”音樂殘害過久。

 

 

Jazz Standard這個表演場地在這段時間成為我們的最愛,短短的時間內大概去看了四五場的演出,我們笑稱自己可以成為VIP了。Jazz Standard場地不大,但是規劃的不錯,再加上一樓的餐廳Blue Smoke也是觀光客必去的美式餐廳,兩邊結合,可以在聽音樂的同時品嘗美食,連厭惡美式食物的我也大大改觀,但是價格就比較不親切,門票15~30不等,有些演出有學生票價,加上食物的部份,還是要一群人一起共享比較划算。不過可以分享一個有趣的經驗,有次我們要去聽他們常駐的Mingus Big Band演出(這個團也是強力推薦之一),但因為地鐵整修差點遲到,已經沒有位置可以坐,於是我們就被安排站在後面,不用門票!我和朋友就站在後面,一個拿著店裡的茶一個拿著果汁,一邊聽音樂,最後兩個人加起來才花七八塊美金!不過這招如果不是有認識的學姊在幫Mingus樂團工作不知還管不管用…但是你知道,在這裡是會吵的孩子有糖吃。

 

另一個表演,在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Dizzy’s Club Coca-Cola,薩克斯風手Donny McCaslin和鋼琴手Uri Caine,倍斯手Scott Colley,鼓手Antonio Sanchez組成的四重奏。

這個表演可以說從頭到尾沒有冷場,不只瘋狂炫技的部份令人覺得他們都要瘋了之外,很抒情安詳的部份也都能讓觀眾很小心專著的聽完。Donny McCaslin讓人覺得他真是個好樂手,雖然是他的場子,但不搶風頭,其他樂手要solo的時候他一定是退到牆角去,講話方式也沒有浮誇的氣質,不過一出場就能讓觀眾無法忽略他的才華。鋼琴手Uri Caine因為有古典背景,他的音樂裡面會常有讓人會心一笑的部份,例如說在一大片爵士和絃最後加上了Bach式的結尾。鼓手Antonio Sanchez我也挺佩服他伸縮自如的表現,很多鼓手也許是因為樂團編制或是曲風使然,可能音量大概局限於mf以上,Antonio Sanchez則是小致ppp大致fff收放自如,加上一直變化的拍號,聽眾都要頭昏了他卻老神在在。這種境界,老實說,我聽過在玩實驗性New Music的人可能都略有遜色,但是在爵士樂的領域,不知道是不是很不巧,我這個門外漢都聽到太天才的表演。

 

 

如果你是爵士樂迷,在這些地點也有可能遇見爵士樂界的大師級人物。我們在Jazz Standard音樂會結束,在爵士樂圈子拉琴的朋友說他看見Wynton Marsalis就坐在後面,來考察的朋友決定要鼓起勇氣去合照,而我這個呆子先是愣了很久,之後以路人的身分站在旁邊聽他們跟Wynton Marsalis搭話,他很平易近人先來個無差別對待,握手,講完話,又再度,跟我們握手。我之後才知道,他是Jazz at Lincoln Center音樂總監,也是爵士樂圈神等級的小號手,但是因為他看起來完全不是他該有的年紀,穿著也相當樸實低調那天還帶著毛線帽,如果不是內行人,應該不容易認出來。放上他的幾段youtube影片,也請大家原諒我那天手上明明有相機,卻,沒膽。

 

 

(Wynton Marsalis的訪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