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贏了?

兩個多月前曾經聽到過一句話,不要因為你出了國而忘記你是誰。

在經歷一段黑暗、低潮的時刻,我用盡了僅存的決心與毅力切斷自己與故鄉的連結,開始亡命天崖。在挫折、壓力所帶來的自我貶抑中使我自以為的清楚看到、聽到了別人的優點,藉由去認同新環境來療癒自己那所剩無幾的自尊、自信。因此開始了一長串的自我改造。

再回頭仔細看,我又曾經知道過自己是誰嗎?

母親說,為什麼你總是記得人家對你不好的一面,拿這些東西來折磨自己?

但這就是傷痕,這樣的一塊記號、甚至疼痛感,不斷提醒著你這一路走來到底是隱藏著什麼樣的故事。

見賢思齊,多麼好的一句成語,可是當自我認同出現誤差的時候,又豈知所見何物,豈非認賊作父?

不知不覺的長大了,自嘲出現了“王子性格“,你一定要好、要符合這個社會的高標準、你必須要成為一切的楷模,這個世界是非善即惡的。原因?不就是因為我的父母是個國小老師,他們給了自己過度的壓力認為如果自己的孩子沒教好,又有何立場去教別人的孩子。而在這樣的感情層面上似乎無法接受身為人的不完美。

理智永遠必須要戰勝情感?男兒有淚不輕彈,這句話是我對父親形象記憶最深的一部份。哭,是懦弱的象徵,經由這樣的感覺,在我的意識裡面對應到了情感是應該要被控制的,理智才是心靈世界的王者。這是對的嗎?這真的是對的嗎?

某著名心理醫師在節目上說,吵架的時候應該要優先被處理的是情緒,而不是引發爭執的原點。情緒是什麼?那只是一種反應啊!我知道我不爽,我知道我開始使用負面或是暴力的語言,然後呢?要解決事情不就應該用道理說服人家嗎?那些相互攻擊激烈的對談,被精美的包裝在理智之下,自我情緒的抽離,以公平客觀的姿態檢討彼此之間的談話。結果呢?

情感層面似乎經由“不哭“而被壓制,但是他能夠因為“不哭“而從此就不存在,進而得以完全的被控制嗎?就在洋洋得意的覺得自己道理勝過一切的同時,是不是在心底有一絲絲緊張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沒有辦法這麼的正確、這麼靈活的去巧辯奪取勝利,我還能怎麼辦?還是,在內心深處感受到其實這個勝利並不是全然建立在正確之上?在爭辯的過程中,它已經受到外力推擠失去了自我原來的方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