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命力

三月中在學校發表了我人生中第一首mixte作品,
給人聲與電子音樂。

大概由於大學聽到幾場在台灣剛萌芽的電子音樂會,
技術粗糙、加上不了解內涵,那次對電子音樂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出國進學校後非學不可,又遭受老師們對作業不留口批判,
所以到現在為止仍對電子音樂抱有不喜歡且畏懼的感覺。

這學年開始規定得寫mixte,
老師為我挑了一個編製,給人聲與電子音樂,
原因是「這編制的曲子相對少一些」。
我無所謂,電子對我而言可算供桌上的牌位,
拜一下祈求不要帶給我麻煩,沒事我可不會去碰,而且對寫什麼也沒想法。
剛開始寫的三四個月進度緩慢,企劃一改再改,
每次製作幾塊聲音給老師聽,想最後一次拼湊起來就好,
期間反省自己,是不是因為沒聽過什麼人聲與電子的作品,
所以對想製造出什麼作品沒概念?
問老師有什麼範本可以參考,老師想也不想就回答兩首,
據說是「在法國唸書的作曲學生非聽不可」的,關於「人聲+電子」的作品:
英國作曲家Jonathan Harvey的Mortuos plango vivos voco,和
法國作曲家Philippe Manoury的En Echo。

———————————————————————

這邊要提一下Harvey的這首作品。

據作曲家本人說,創作這首之前幾年,
他都在陪他那在教堂唱詩班練唱的小孩,
而每次在教堂聽小孩們練唱,再配合偶爾出現的教堂鐘聲,
讓他覺得這兩種聲音實在太搭了,所以後來被步列茲邀到Ircam工作之前,
他錄了唱詩班歌聲、與教堂鐘聲,然後在舉世聞名的電子音樂機構創作這首作品。

標題Mortuos plango vivos voco,拉丁文,來自於教堂的那顆鐘上刻的文字:
「HORAS AVOLANTES NUMERO, MORTUOS PLANGO, VIVOS AD PRECES VOCO 」
「我計數著感傷的時刻,我為死者哀悼,我為生者祈禱」
作品當中鐘聲代表死,童聲代表生。

即使電子音樂技術日新月異,在超過三十年後的今天,
我仍然覺得這首作品非常偉大。
作曲家有辦法透過冷冰冰的儀器將強大的音樂性毫不留情地打過來。

這作品帶給我相當大的震撼,那麼問題癥結點在哪?
我認為,首先人聲是最容易在抽象的音樂語彙裡製造具象的媒材,
例如歌詞,例如語氣,例如聲音特質(男/女/童),
而在這些具象的預備錄音裡,作曲家透過某個選取手段讓音樂出現抽象的詩意,
那就是赤裸的音高與和聲。
(不依賴過多新興的合成器、不靠stereo空間感安排,這種相對「電子化」的技術。)

我得到了許多啟發,而且也覺得幸運自己寫的是人聲。
當時聽了兩首,想請老師再建議幾首該編制的作品,可惜到現在都沒回我信。
所以,寫這首作品前後沒聽過幾首關於人聲的電子音樂作品,
而我感到很慶幸。

因為聽太多,我可能就寫不出這首了。

———————————————————————

巴黎高等音樂院2011電子音樂作品發表會
邱浩源 : “Follow Him 最後的叮嚀" 給人聲與電子音樂
【演出時間】3月18日星期五晚上7點
【演出地點】巴黎高等音樂院CNSMDP – Maurice Fleuret 音樂廳
【曲目解說】台灣某個鄉土習俗相信,人死一段時間後,菩薩會來接引靈魂,所以親人會在遺體耳旁輕聲說:「如果有人來接你,不要怕,跟著他走。」靜靜地躺在那,你會聽到有人嘆息、有人哭泣、有人平心持咒、有人滿滿祝福,那是個悲傷但被溫暖擁抱的送行。此曲題獻給阿姨、祖母、岳家祖父、呂陽明老師,那些在我留學期間遠去的親人們,並原諒我無法參加你們的告別式。
(1.是我自己演出的。2.這錄影無法呈現五顆喇叭的音場效果。
 3.最後follow him的各國語言聽不清楚,殘念。*

重拾對親人的回憶與情感,並寫進音樂裡面,過程是非常痛苦的,
尤其作品最後那兩分鐘,我在錄音室內邊哭邊弄完,長達十幾個小時的工作時;
好像經歷一場場親人的告別式,叮嚀他們記得跟著菩薩走。

二月初時從小就跟我很親的阿姨過世,也讓我直接為這個作品最後企劃定案。
我想起去年暑假阿姨發病那段期間,有次媽媽拿著觀世音菩薩像在阿姨身邊,
阿姨將它拿起來看,即使沒辦法講話也不太能動,
她也很專心很專心地一直看菩薩像。
我想觀世音菩薩對我媽和阿姨來說都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存在。
完成作品前一週補錄音的時候,錄了一大段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自己剪輯到「念彼觀音力」那段的時候在錄音室裡大哭。
所以我真的在曲子裡放一大段普門品,我自己唸,
就唸那段「念彼觀音力」其中幾項大威神力:

假使興害意,推入大火坑,唸彼觀音力,火坑變成池;
或漂流巨海,龍魚諸鬼難,唸彼觀音力,波浪不能沒;
或在須彌峰,為人所推墮,唸彼觀音力,如日虛空住;
或被惡人逐,墮落金剛山,唸彼觀音力,不能損一毛。

我相信,阿姨在看菩薩像的那段期間,一定也如普門品這段所言,
若遭受苦難,呼喊觀世音菩薩名號,請祂救渡眾生脫離苦海。

也因為如此,先前對神佛上帝阿拉毫無分別的我,
對觀世音菩薩產生特別的情感,而這情感是因為阿姨而突變來的。

(*:最後一分多鐘主要有三句話:「如果有人來接你」「不要怕」「跟著他走」
  除了第一句只用國語與台語念之外,其餘兩句又分別翻成英、法、德、義,
  共六種語言。以五顆喇叭mono輪流說話的方式呈現)

———————————————————————

演出後陸續收到評語,大多是「深沉」「強烈」「哀傷」「詩意」等,
最有趣的評語是「這不太像傳統的電子音樂」,聽到這句我大笑;
答對了,因為我只聽過兩首。

我很慶幸沒聽過幾首,沒刻板印象沒範本參照,
在電腦上鍵下「終止」標記前,我也壓根不知道整首曲子會長成什麼模樣
如此一來我得拿出全身的音樂性去生一首可能從未出現過的音樂。

運氣好,寫出了聲命力。

———————————————————————

(附上幾首人聲與電子的經典曲目連結。)

廣告

One thought on “聲命力

  1. 補一個連結,五月時學校終於把官方錄音生出來,雖然沒有演出畫面,但是音效較好,最後的六國語言能聽得清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