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ture

去年暑假前,短短的三天內改變了我的命運。星期一深夜,我接到指導教授的電話得知通過畢業考了,從此我終於擺脫維也納音樂院抑鬱的鋼琴演奏科;隔天清早,在放鬆談笑中通過了室內樂的入學考;再隔天下午,彈完三首藝術歌曲,正式開啟了我跟歌手hang out的伴奏人生。在那三天後,我忽然改變了很多既定(或者我以為既定)的人生步調,重新追求新的夢想──我要當一個除了獨奏什麼都彈的鋼琴家。

但在暑假期間,我對這整個新領域的狀況還是一知半解,甚至連未來老闆之一的底細都不甚清楚──當然我知道他是人人誇獎到彈舌的知名鋼琴家、三十年前的維也納貝多芬大賽首獎;我還知道他把每一個女學生都罵哭過,而且我每次在學校看到他都臭著臉講電話,感覺十分難搞;而且一考完週二的室內樂入學考,他劈頭就對我說:「你又要念室內樂又要念聲樂伴奏時間會很難喬」,再加上我看到他怎麼洗沒考上的那個匈牙利人的臉,我對他的惶恐簡直達到人生的一個未見的巔峰。至於聲樂伴奏的老闆也好不到哪去:因為我早就跟他上過三個學期的副修大班課;我非常非常喜歡他、尊敬他,也因為他我才真正開始接觸了藝術歌曲浩瀚的世界;但是我始終無法揣測他心裡到底想些什麼。我偶爾也懷疑自己的決定真的如自己所想的完全無誤嗎?先不要說對專業領域的了解,我連對老師的了解都這麼淺,這條路我能走多遠?

可是經過八年的留學生活,我對獨奏這件事情實在厭煩透了。別的樂器都能開心的帶著譜帶著伴奏上台,鋼琴就只能獨自一人,不但要背譜,曲子還比別人長;唱聲樂的可以弄誇張的髮型,全身穿金戴銀,穿著比自己身體大兩三倍的禮服,鋼琴不行──因為手腳要並用,不可以影響到四肢的活動!而且學鋼琴的人還比學別的樂器的都多!這行業簡直糟透了!我簡直無法想像小時候的我哪來靈感吵著要學鋼琴。尤其進了音樂班、又經過這麼多年的留學生活,我越來越懷疑自己對音樂究竟還有多少熱情?我想給自己一個解答。就在我快畢業前,一位很棒的室內樂老師讓我發現了──在我跟別人一起合奏的時候,我真的特別覺得自己是活著的──我覺得我不是行屍走肉的上台下台,我的耳朵腦子在這個時候特別的清醒;不像是獨奏上台時就只有一種壓迫、焦慮的上下班感覺,表現得好不好彷彿跟我自身完全無關似的。我發覺我還是對音樂非常熱情,我想要為她奉獻一輩子,只是我用錯方法讓我以為自己再也不愛她。

於是在論文、報告與畢業考(敝校鋼琴演奏科畢業居然要準備17首曲子)夾殺中,我還是勉力準備兩樣不同主修的入學考。暑假回家前,實在不知道未來的日子會怎麼樣,決定未雨綢繆,抱了一大堆的譜子回家--從二重奏到五重奏、從古典到現代、從舒伯特到史特勞斯的藝術歌曲,應有盡有;畢竟我對未來很茫然,我不知道老師們的進度快或慢,也不知道我能找到什麼Partner,練曲子這種事情畢竟多多益善,有練有保庇。殊不知一開學,我連主修老師都找不到,更不要說Partner;加上剛畢業又還沒正式註冊新的學程,中間的空窗期有好多雜事要處理,我覺得我的茫然跟焦慮不斷的創新高峰,而且始終看不到我夢想中的新生活。

第一個月幾乎完全在瞎忙當中度過,而且只要有事找上來我都不拒絕。我在兩天內硬是幫老同學擠出他考試要拉的法朗克奏鳴曲,我一聽到同學說「有八百歐的酬勞喔」就接了事實上我根本是打擊樂協演人員的維也納新音樂節開幕音樂會;我終究是病了,然後只上了一堂聲樂伴奏的主修課,而且非常的慘:主修課跟以前團體課畢竟不一樣,是個別課,老師邊自己唱邊罵人邊示範,簡直忙得不可開交;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那幾首歌暑假練了N遍,到老師那邊被數落得很像是完全沒練一樣。直到月底,我終於聯絡到室內樂主修老師了,還因為沒曲子只好落兄弟來幫我吹老朋友水妖奏鳴曲;沒想到老師驚人的親切,而且比外界傳說的更會教!還只上了一次課就要我們上音樂會XD下課時恰巧有人打電話問他能不能介紹學生跟他們三重奏,老師就順勢幫我接了。真沒想到Partner不來則矣,一來就是留職停薪出國進修的京都交響樂團豎笛首席!此時真的覺得自己暑假的焦慮很好笑。我自己摸了一堆曲子,那些「正常」的組合都找不到人,倒是豎笛和小提琴來跟我三重奏的這種比較少出現的組合先出場了;暑假練的曲子真的通通都是練身體健康的,視譜有變好,但通通排不到XD

另一方面也因為補修學分的緣故,我終於第一次踏入學校遠在十四區的聲樂部。我總共有三堂課在那邊:Sprecherziehung(語言教育!?)、歌曲與神劇史、還有詩學。第一次去的時候我還沒選到第一堂課,第二堂課又剛好下課XD只能見到身為奧地利知名廣播主持人老師,很親切的說「下次來上課我們再聊吧!」第三堂課也很謎樣,老師活脫是女文青女詩人的樣子,教一教還掏心掏肺說:「我只能為你們這堂課評分,我不能為你們的人評分!」簡直把我嚇出一身冷汗,想說台下應該也沒有同學這樣懷疑吧XD但是在聲樂部真的一切都很令人無助:找不到教室、咖啡價格比學校總部貴又難喝、沒有地方坐著休息、找不到圖書館、還舉目無親……不過我覺得唱歌的人個性還是比較開朗的,感覺同學的個性跟我們平常遇到的很不一樣,而且體格都很粗壯XD

更巧的是在這時候我遇到失聯兩年的女中音朋友。我覺得我在聲樂伴奏這個行業裡頭跟室內樂一樣傻人有傻福:才在我終於上了「語言教育」,知道其實是咬字訓練(我本來以為是訓練怎麼跟別人溝通,因為老師回我的email甜言蜜語到我懷疑老師是不是在泡我XD),還蒙老師告訴我「每個伴奏都會固定跟幾個歌手長期穩定的合作,就像室內樂那樣」外加教我怎麼去堵同學之後,我就恰巧遇到故友;而且因為她們老師退休已久,只剩下兩個學生在學校,就沒有伴奏老師願意撥冗給她們彈伴奏,我就誤打誤撞的成為她們班的伴奏了。真的是天無絕人之路,不管是室內樂或聲樂伴奏,好像只要我需要開始找人時,人就會自己出現了。而且機會總比原先預設的還更好。

但我可能習慣那種焦慮的狀態了,而且我發現我自己是一個很不懂拒絕的人;只要任何人問我能不能一起做什麼,除非我已經有事了,不然我想都不會想就答應了。我老怕自己只要拒絕一次,就沒有第二次;但其實即使沒有第二次,也一定會有別的事。也因為我這個性,我覺得自己差點被自己逼死;期末甚至出現了兩次一個晚上要跑兩場音樂會的窘境。不過隨著生活漸入佳境,我深深慶幸自己做了很正確的選擇──除了我每天彈得都還算蠻開心的之外,每天也都要接觸到很多個性很不一樣的人,於是我不再像以前只要宅在家鬧脾氣就好,我要學會跟完全不一樣的性格相處;也因此除了我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在琴藝上有很快的進步(跟好咖合室內樂或藝術歌曲,真的比自己一個人猛練容易進步)之外,我也透過這些過程發現了很多我自己不知道或忽略的性格面:就像我一直以來的個性一樣,我沒有很喜歡人群(五重奏以上會自然的焦慮),但是喜歡跟三五好友閒聊打屁(彈伴奏、二重奏或三重奏時特別開心而且哏比較多);如前所述,我發現自己不太會拒絕,而且在很多時候我也不太知道應該要怎麼樣講話不會傷人(一直以來我都是個對不熟的人超敢亂講,但是越要好的朋友會越怕傷害到他們心靈的那種),以至於排練時有時我覺得自己反而變成一個講話不是很直接的人;我也發現原本比較悶騷的我,好像這半年多來開朗了很多,人也比較有自信──我深信這是新生活帶來的改變;即使我不能保證是因為「我轉換專業跑道」而帶來影響,也至少能保證因為經常走入人群,比起關在家把自己逼瘋,現在的生活確實健康多了。

當然,即使過著算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也終究還是血肉之軀,也會累、也會疲乏。最近這陣子,我開始覺得需要休息、沉澱:想要自己靜靜的一個音都不要彈,去野外或國外走走、呼吸不一樣的空氣;然後躲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或至少搞失蹤個幾天),好好的自己練點東西,沒有彩排、沒有音樂會。我想看點書、學點不一樣的東西;想要完成一些從兒時到現在,講來害躁、不切實際卻無傷大雅的夢想。我也想學會養成運動的好習慣……也許就是這樣我才發現,其實以前只能一個人的時候也沒有不好,只是不能總是一個人過;但總在不能只顧自己時,才真正發覺若能偶爾回到那段單純的日子,也是非常珍貴的事情。看來,學會過得讓自己越來越滿意,忙碌之餘又能兼顧生活──還有很多難題在等著我鑽研呢。

廣告

2 thoughts on “Overture

  1. Sprecherziehung 應該跟所謂的正音班比較相似….. 但是據說也會教唱歌和講話發音的區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