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贏了 Part 2

 

生命的故事似乎永遠說不完,如同音樂中表達的情感永遠有是獨特的,演出者的情緒、與聽眾的共感,那份激情可以強烈得讓人發狂。而這樣的情緒會不會因為不捨而留了那一絲絲在心底,天真的以為那可以像是電腦檔案一般隨時開啟重新體驗過去的感動,殊不知那一絲一絲的情緒記憶竟像硬碟中的壞軌緩慢的損害其正常的運轉。

 

回憶大學時期主修課的上課內容,她覺得由於我是一個數學非常好的人,所以當我在處理音樂的時候往往過於理智、過於著重精密的運算。練習的時候頭腦裡面總是告訴自己,這個音要長或是要短,理由何在、公式何在?我要什麼樣的效果所以我該做什麼樣的事情。如果我真是一個僅有理智邏輯的機器人,也許我可以成為一個技術技巧層面一流的長笛家。

 

形體之下的是一個充滿感情、細膩柔軟的心,在強烈社會現實的壓力之下被迫隱藏起來,成為罪惡的淵藪、萬惡的根源。在遇到任何大小事的同時所有犯的錯都是因為理智不足、過於情緒化。當音樂不夠完美的時候,都是因為情緒在干擾理智對身體吹長笛的運用。當技術不夠完美的時候,都是因為感情影響了頭腦精密的運算,或是平常在練習的時候對自己不夠嚴厲。如此日漸偏激的想法使得原本緊張的平衡又增添不安定因素。

 

戰爭似乎一觸及發,背負著一切罪名的我以及推卸一切責任卻頂著理智光還的我開始冷戰、相互杯葛。滿腦子充斥著我應該,可是我不想。癱在沙發前一坐可以三天,藉由兩眼盯著電腦螢幕不去理會那屍橫片野的腦海。面對一切外來的問候、關懷,我必須要全副武裝的上陣以維持那個正常的我。而面對自己,可以卸下心防的時候卻又選擇逃避、冷戰。

 

頭腦這顆硬碟似乎受到了某種設定,一碰觸到情緒、傷痛就會立刻暫停程式運轉跳開,如同神經反射區一般的自我保護機制,也許在這表面的情緒之下有更多無力面對的過去吧!

 

聽完一場音樂會樂評裡面時常出現這樣的的字眼,說這個演奏家的表現力十足、有對音色完美的控制力,用各式各樣華麗、尖酸的文字形容或批評。回頭想想,做音樂真的是每個音每個環節控制好,就能夠完美嗎?要支撐這樣的完美,就必須要能隨心所欲的控制身體、樂器,然後時時刻刻都要清楚並且掌握自己在做什麼、甚至前後樂句的關連性、曲目的完整表達性……這一切、每一條似乎都需要一個理論來支撐,可是畢竟是人,況且最精密的電腦也有當機的時候。

 

回頭想想,這一切真的這麼難嗎?如果這麼難,我們的愛樂者是不是會越來越少?想到最初拿起長笛吹出聲音的那一刻,當自己可以隨心所欲的把一段旋律唱出來的時候,那份喜悅是什麼?到哪裡去了?取而代之的是肌肉施力點不對、音樂不夠自然、音色不夠乾淨、技術不夠完美,似乎吹長笛的世界並沒有因為學會了這些理論、技術而變得更美好,相反的逐漸淡忘自己為什麼要吹長笛。

 

拿起長笛的時候,那種無力感,長笛純片碰到嘴時的感覺,胸肌因運氣不順暢而產生的僵硬、吹氣的那一瞬間,百感交集的矛盾隨之被送進樂器裡,只有雜音、只有錯誤、只有矛盾。沒錯!樂器做了最誠實的反應,因為那就是我那時那刻之所想!不斷的藉由對自己的對話解開心結、矛盾,偶有茅塞頓開之時,長笛也會忽然變得輕巧、音色也變得晶瑩透亮。當內心的感受隨著樂聲傳出去的時候,更會有全身毛孔被疏通的那種感動,而情緒所產生的力量也隨毛孔散出,而體內那些衝突也瞬間被撫平。

 

原來心理影響身理是這樣的感覺,所謂在心情愉悅影響身體得到正面的能量是這麼一回事。但所謂心靈的傷不可能絕對完全復原,最難的是如何帶著傷痛、與它共渡人生未來美好的時光。這樣的說法也許有點殘忍,可是對音樂家來說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