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從東洋到西洋。

三年,高中。

一切得從高雄市火車站前的玫瑰唱片行敘述起,
高中一年級,習慣在放學後買些食物吃,四處晃晃後再前往補習班,
就這樣不小心買了我的第一張日本流行音樂單曲 平井堅( Hirai Ken)「RING」。

「Ring」(single) 2002.11.07

「Ring」(single) 2002.11.07

至今我仍然很喜歡這首作品的編曲與旋律,說來好笑的是當初我竟然做了這首歌的採譜,
還寫了兩種編制。此後,我開始留意日本的流行音樂:平井堅、中島美嘉、椎名林檎、久保田力申..等等,
這些歌手與一台隨身聽陪我度過青春期歲月。當然也在這些音樂找到了我最喜歡的歌手:

「Misia Greatest Hits」(Album) 2002.03.03

「Misia Greatest Hits」(Album) 2002.03.03

Misia,「Greatest Hits」,一張因為有閒錢而買回家的專輯,誰知竟是經典之作!
( 以後一定要開一門「Misia作品研究」 ) 對當時鮮少接觸流行音樂且生活在文化沙漠的我來說,
並不明瞭這些音樂其中的學問, 但它們確實成為我課餘後不可或缺的休閒愛好。

五年,大學。

台北 ,

一座人文藝術產業興盛的城市….(對我而言,它也僅剩這個優點,哈!),
閱讀、聽音樂會、聽講座、參加音樂營,當然也拜浩瀚無垠的網際網路所賜,
這個原本一知半解的音樂愛好不但有了著落也得以發展。
Soul、R&B、Bossa Nova、Blues、Reggae 、以及些許世界音樂..etc. (不熱愛Rock),
漸漸對這些西洋流行樂種有了基本概念後,進而看到它們和日本流行音樂深深的連結與影響。

Jazz

Jazz it up

我注意到爵士這門不斷融合再變異的學問,也為它訓練音樂家的方式深深著迷,
或許不該稱之為學問,應該說對所有的爵士音樂家而言,爵士是生活。
而在聽完 Herbie Hancock 的「Possibilities」之後,我決定要成為爵士鋼琴家 🙂 !

「Possibilities」(Album)2005.08.30

「Possibilities」(Album)2005.08.30

而為什麼會是荷蘭呢?

一、英語教學 二、相較於英美兩國,學費低廉 三、爵士樂興盛 四、國力強盛 五、不想要去美國

大五的一年真是令人焦頭爛額,除了更加繁重的教學工作與大量伴奏之外,與每位計畫留學深造的學生一樣,我需要處理繁雜的報名程序及準備報名資料──阿姆斯特丹音樂院與海牙皇家音樂院的第一階段篩選。經過一個半月的漫長等待,上天送了我一個來自荷蘭的禮物,阿姆斯特丹音樂院來信告知我的第一階段篩選結果為:

失敗,徹底全然的失敗!

人生怎能如此黑白呢?在茫然的大學生活中我好不容易找到下一個人生目標,結果被勒令以驚嘆號作結「!」。當下我立即寫信給教授表示強烈的就讀意願以及請校方再一次地審核資料,終於,這次回覆是:

若你想要參加Audiction其實是可行的,但我必須讓你知道考上的機會不大。
希望能諒解我們如此的決定是為了節省你的旅費。

2010年的五月真是令人傷感,按照如此的標準,海牙方面更難以出現正面結果。哭了許多天之後,痛定思痛的我開始安排下一年回高雄的練琴目標與留學計畫;同時,我與曙光劇團合作的音樂劇演出「The Last Five Years」也在進行中,從三月到五月一連串的密集排練加上平時既定的工作,這種蠟燭三頭燒的人生著實讓我心力交瘁。總算完成十場演出後,我意外地收到來自海牙的第二階段考試邀請函,以莫名其妙的心情急忙訂了機票,五天後我即將飛往巧克力天堂──歐洲大陸。

用亂七八糟來形容這一切一點也不為過,在觀光旺季中14天的旅程卻因為太晚訂房只訂到三天的青年旅館,狗急跳牆的我開始發瘋似地用Facebook尋找學校的同學,一個一個寄信詢問是否有人願意收留我?在離開的兩天前,一位學校古樂系的西班牙同學回信說,他的房子可以先讓我待三天,好讓我安頓下來後再找其他地方。出發前也因為如此混亂的安排跟媽媽大吵一架,情緒頗是複雜,一上飛機後不想多想,吞了藥就立刻大睡特睡。

低地國的旅人與方塊屋
低地國的旅人與方塊屋

我就知道人生在驚嘆號「!」後應該一定會是「 : ) 」。總是那麼幸運且充滿戲劇張力,雖然一下飛機我立刻嚇傻,但隨即有陌生人過來帶我去領行李,買火車票,陪我等火車,讓我能安全抵達海牙;與西班牙朋友Truji也來海牙車站接我至學校參觀,認識朋友。在海牙兩個禮拜的琴房練習事宜,都是這群西班牙朋友用學生証輪流借琴房讓我使用;並且還有法國朋友每天會跟我一起練習。如果撇開在海牙時常迷路,問路時還問到呼麻神志不清的荷蘭人,然後被嚇得半死,諸如此類這些鳥事,這一切可以算是若有神助地順利。第二階段的考試是三個音樂基礎能力的測試與主修,當天早上我糊里糊塗遲到了一個小時,總算都及時完成;主修考試是三首不同時期風格古典曲與以鋼琴三重奏呈現的三首不同風格爵士標準曲,現場會有校方安排的貝斯手與鼓手,於考試前可以討論編曲及彩排。聽到別人的彩排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想要訂機票回台灣,好在我是第一個考試,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並沒有存在太久。進考場後氣氛算是很輕鬆,不像以前考古典鋼琴時總覺得自己在西藏的天葬場裡,禿鷹群飢腸轆轆地等待每個彈錯的音,迫不及待地注視著天台上即將發生的事情。其他考生都是穿襯衫加牛仔褲應試,只有我一身黑西裝,評審老師還笑我:看到你的穿著,我可以確定你的履歷是真的!Anyway,彈完在外頭等了15分鐘後,奇蹟般地,我!考!上!了!

海牙皇家音樂院。據說: 把那五排窗戶視作五線譜,突起的窗戶為音符,就是Schoenberg某作品的動機。誰快來解答一下?

老實說,比起即將結束的這「第一年學習」,將當初在台灣的應考心態與練琴態度視作所謂的「準備考試」,自己都覺得汗顏;且在台灣的我外務過於繁多,學習自然成效不彰。在歐洲的第一個夏天即將來臨,閱讀、旅行、練琴,是我的假期計畫,期許自己在音樂上能有擁有更好的能力、更深的體悟,好好珍惜我的留學時光 ──

六年,荷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