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plamoose!

所謂的音樂家,我想不應該只局限於知名音樂廳或是電視上能夠看到他們演出的人,以前有所謂的地下樂團,現在網路發達,網路樂手也變成這個世代的專有名詞。

 

 

 

 

 

 

 

 

 

 

 

在使用youtube的大家對Pomplamoose這個名字應該不陌生,開始注意到他們的歌,是因為在朋友車上的ipod播放了這首歌"My Favorite Things"。

 

因為配器改編實在很有趣,再加上老是想唱成三拍子變成五拍的節奏,要我不注意都很難。
這個團是由Jack Conte和 Nataly Dawn組成的,Nataly是主唱兼Bass手,Jack負責編曲寫曲以及彈奏Bass之外的樂器。

在剛剛那段影片後面也說到Pomplamoose這個名字其實是法文葡萄柚的意思。據說這個名字的由來只是他們在學法文的朋友覺得這個字發音很有趣,其實沒有甚麼特別的意思,因此他們就成為了葡萄柚樂團,個人覺得這個名字意外適合他們可愛的曲風。

接下來再私心的推薦一首歌

 

 

我對改編的東西有莫名狂熱,原來換一個人唱,或是換一種編曲就可以和原唱有完全不同的風貌,特別是聽膩了流行歌的編曲模式,突然發現,“阿!原來還有另一種可能性!音樂其實沒這麼無聊真是太棒了”,這種瞬間很容易上癮。
現在聽到這首Beat it的前奏,還是會忍不住笑場,Toy Piano加上小鐵琴,又配上Jack Conte一人分飾多角以及中猴搬的表演方式,應該是我這陣子名列前幾名的“憂鬱症特效藥”。

Pomplamoose最近因為漸漸紅了起來(?!也許是我自己的解釋),展開了巡迴演出,從波士頓、費城、DC一直到紐約的布魯克林。還在紐約的我很幸運搭上了這班車!六月二十四號跑到了Music Hall of Williamsburg看他們現場演出。地點位於Brooklyn的Bedford Ave附近,這一帶聚集了很多嬉皮打扮的年輕人,奇裝異服還疑似嗑藥的滿街都是,連店內裝潢都很奇特,像是出現觀世音雕像或是人工流水造景配上Disco舞廳的旋轉燈光等等,Pub林立的一區,三更半夜反而異常熱鬧。相較之下,Music Hall of Williamsburg不是一個這麼華麗的地方,但是模式也差不多就像pub,門口警衛查ID,未成年禁止進入,裡面的情況比較混亂一點,因為大多數的人都是站著,推擠或擋住別人視線的行況很頻繁(尤其美國人大部份都很龐大…),要搶到好位置就要早早到場,不過壞處是也必須整個聽完前面負責熱場的樂團演出(熱場樂團大部份音樂都不太成熟,可聽性較低),如果沒有想要在搖滾區衝鋒陷陣,其實八點入場的演出,九點多到場都綽綽有餘。

大約在10:45pm,終於,Pomplamoose與他們愉快的夥伴們出現在舞台上!一開場就是一首炒熱氣氛的Single Lady,沒錯,就是碧昂絲前鎮子超紅的那首歌,經過Jack的改編,也賦予了這首歌另外一種奇妙的低調high。

 

 

不過剛剛說了,他們這次的現場演出請出了“愉快的夥伴們”,三位樂手,一個主要負責吉他,另一個則是鼓手,另一位女生負責較小型的打擊樂器,那多才多藝的Jack先生該怎麼辦呢?於是,他們會不時的洗牌。只有主唱Nataly的位置不變,Jack和其他三位樂手會輪流擔任不同的樂器,尤其是Jack幾乎是滿場飛,這不就是我夢想中的“洗牌式樂團”嗎?除了興奮之外,也有淡淡的哀傷,原來已經有人付諸行動…

在他們的編曲以及表演中,也有很多時候意外發現之前自己在摸索“實驗”的素材,例如,Jack常常會用奇怪且意想不到的樂器加入流行歌編曲裡,像是Toy Piano,小鐵琴等等,應該說,其實這些樂器都有可能出現在流行音樂裡,但是總覺得他運用的方式不太尋常,白話來說就是“怪怪的”,追求這種怪怪帶來的幽默感不就是許多實驗音樂在做的事嗎?但是Jack可以讓它們make sense這點我覺得贏過那些老是賣噱頭卻不合理的作曲家們。
在現場演出中,有一首曲子演奏前,樂手們全部戴上了奇形怪狀的帽子,Nataly煞有其事的說,這首歌必須這樣演出,也請大家仔細聽,於是,他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起同音同節奏用各自的樂器齊奏五秒鐘,然後丟掉帽子。不用問,當然是博得全場爆笑,於是他們再Encore一次。魏本如果是Rocker的話,應該也會這樣玩,而且還要裝作剛才的五秒其實甚麼都沒發生。

 

 

網路跟現場的差別,必須誠實的說,現場有熱度,但是不及網路上他們的成品有趣。因為你看不到Jack自己一個人在同一個時間點分飾多角了,難免有些失落,但是他不是宋七力所以也不能勉強。現場也礙於音響器材以及場地關係,聲音聽起來比較粗糙,但Nataly的聲音一樣是很有吸引力的,這點遠遠勝過於一些當紅歌手卻常常走音或氣短的狀況。簡而言之,Pomplamoose的舞台魅力實在沒話說,當然有很大一部份要歸功於Jack的抓狂式表演,那種彈持續和絃卻要搖頭180度的狠勁,除了為他可能起乩到彈錯音擔心之外,就是讓觀眾發笑的喜感最難能可貴了。

也許唱著Lady Gaga的歌的他們,雖然沒辦法像Lady Gaga一樣紅之外(當然如果說到成名背後的祕密,又可以寫上一篇N.O.W.,因此我決定暫時保留字數給有可能是的下一篇…),他們對音樂的熱情與創意,也讓我上了一課。這一課,決無冷場,不打瞌睡。

 

 

 

 

 

 

 

 

http://www.pomplamoose.co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