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夏天

時值音樂班期末考最後一堂課,用心的術科老師除了聽完小孩要考試的曲目外,通常都會順道交代暑假作業。

昨晚幫小提琴學生伴奏,便聽到H老師悠悠列出了以下清單:布魯赫協奏曲第三樂章、莫札特奏鳴曲、一首巴赫無伴奏、幾首克羅采練習曲等。H老師特別叮囑學生練習布魯赫時必得按照步驟,並一一點出步驟中何處需小心,深怕這闕有點超過學生程度的樂章會打亂小孩拉琴的基礎與放鬆度。老師同時對學生補充道,不要輕忽莫札特,這些看似簡單的音型與樂句,正是為了平衡練大型曲目每每發生的副作用(例如手指、肌肉僵硬),掌握古典樂派的節奏感與乾淨度會是一生的功課。

 

 

聽著聽著漸漸想起十幾年前還是國中音樂班學生的暑假。

記得國一暑假,在彈完兩個學期的貝多芬後,老師開給我舒伯特的降B大調即興曲;一首流洩音階與半音階的小品,以及德步西《版畫》曲集中的〈雨中庭院〉。國二暑假,不同於過去一年彈奏李斯特〈侏儒之舞〉與德布西前奏曲〈煙火〉等絢爛繽紛的作品,老師選擇音響厚重、樂感綿延的布拉姆斯第一號狂想曲作為功課。國三暑假,已經畢業,彈了一年的拉威爾〈水之嬉戲〉,老師終於給我學琴歷程中第一首蕭邦:第二號詼諧曲。

令我驚訝地,寫下這些作品時,我沒有去查閱以前的術科記錄本,只是搜索腦中記憶,沒想到就輕易地被我翻出。顯然這些曲目是以非常完好的狀態,紮紮實實置入腦中譜櫃,成為記憶的一部份。

如今自己是個老師,很能理解這些曲目具有的意義。舒伯特即興曲,並不複雜,但其中的歌唱性,亟待仔細琢磨,以及成串音階,要能在崎嶇的練習過程與充滿壓力的演出中,順暢無礙滑行,也只能靠每日每日磨練。德布西則開啟我對於音響與色彩的想像,少去李斯特炫爛的外在形式,便要從手內與耳內仔細推敲。布拉姆斯是為補強我的音色厚度,尋找身體的放鬆與使力重心,也進一步理解作曲家筆下的樂曲結構,看動機如何推演,層次如何鋪排。蕭邦則讓我敲叩關於速度的密門,了解在固定拍子裡,如何可以膨脹或緊縮。

相較於學年間彈奏的曲目,暑假作業規模都較小,內容也不那麼複雜,但都是當時我極度缺乏與陌生的內容。老師並不曾和我說明她選擇的用意,只是嚴格,嚴格地要求我達到她設定的速度、控制力、精準度與詮釋內涵。

暑假,少去春節團聚、拜訪親戚等情節,這專屬於學生的假,要為升上新一年級作準備,也檢視過去的學習,看哪處須補強,哪處須重建,可謂練琴時光裡最不被外務干擾的時刻。於是,漫漫兩個月,我從現有能力退後一步,又從這一步之遙,慢慢地、小心地向前走回原處,不敢怠忽。

 

 

H老師的學生這時笑著接下這些功課,問說可不可以改練某首樂曲。H老師和我相視而笑,彷彿我們共同知曉暑假作業在音樂班小孩學習過程中背地的運作,羅列曲目早以冷眼凝視著屬於個人的弱點,不容任意刪落。

沒有期末考壓力,沒有同儕競爭,除非有比賽盯梢,個別課老師是唯一壓力,但其實真正的壓力是曲目暗藏的企圖與無盡的練習之路,殘酷的現實將會問你:這個暑假究竟可以為未來準備好多少?

很快,學期終止,盛夏到來。想起我自己的那些暑假,曾在泳池裡漂浮、在海灘閒逛、出國旅行、睡過响午。但必定有一大部分時間,我要從熱鬧、明亮的室外走進琴房,走近那些我最貧弱、黯淡的缺點,好好照料與修正它們,獲得一次純然練給自己的練習,梳理探向往後彈奏的生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