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Sketches in Den Haag

這一整年嶄新的學習總算在六月九號的下午四點鐘隨著主修期末考結束。從考前一個月開始我的心就懸在一片愁雲慘霧當中,深怕在第一年就直接畢業,慘淡歸國,直至最後一天我仍緊抱著悲觀心態不放;果然人急拼命、狗急跳牆,總算一切順利地以優秀表現通過,並且獲得了明年免試的獎勵,開始期待已久的歐洲暑假 ── 一個原本我以為可以騎著腳踏車擁抱豔陽的荷蘭夏天。

天氣

      荷蘭人在抱怨天氣上樂此不彼,縱使幾百年來天氣一直是這樣,來到荷蘭,就是要跟著罵一句「這個爛天氣!」。我為夏日天氣作了總整理,通常一天會從陰冷的早晨開始,然後就是刺激並且可以變化至五次的無規律排列組合:陽光普照、烏雲密佈、風雨交加、甚至冰雹如雨也是有可能。

節慶文化

      歐洲之父Jean Monnet將所謂的共同大陸觀帶入原本分裂一國一族的歐陸,他曾說:「若要建立所謂的歐洲共同體,將由『文化』著手。」這讓歐陸除了在經濟整合之外,也讓各國開始思考文化層面的歐洲價值。這句話由現今的荷蘭人聽來實在格外諷刺,因為新政府在經濟上的節縮政策,在藝術文化上的預算毫不留情地大砍特砍。節慶文化算是文化觀光的趨勢之一,掌握城市的自身特質,找到獨特的主體性去行銷,是增加城市知名度與帶動觀光效益的好方法。

      這次在為此篇文章找資料時,看到一句我很喜歡的話:" A city is a place of availabilities, it is a place where a small boy, as he walks through it, may see something that will tell him, what he wants to do his whole life? " by Louis I. Kahn. 城市是當一個小孩踏過時,明瞭自己未來的地方。固然商業行銷有它存在的目的,但回到初衷,節慶的文化價值與意義對於社會來說實在很重要。我想到在台北參加過的簡單生活節,整個活動算非常成功(可能因為我沒花到門票錢) ,人潮洶湧,廠商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回到家後,仔細地看了簡單生活這四個大字,上了官方網站瀏覽,或許在資本主義橫行的社會下對簡單生活的定義有所不同,但我走在時代尖端的前面一些,必須說這樣的簡單生活對我而言偏難!簡單用來行銷與販賣,空有節慶形式,沒有節慶內涵,它的文化價值卻得不到長遠的延續。

The Hague Jazz Festival

      暑假除了去希臘那艱苦且帶有點奢華的十日自助旅行外,荷蘭的重要節慶我可是一個都沒有放過:包括阿姆斯特丹的同志大遊行( Amsterdam GayPride) 與鹿特丹的嘉年華( Rotterdam Carnival) 。( 我內心澎湃地想要寫阿姆斯特丹同志大遊行,因為實在太猛了!但為了跟學術沾染點關係,只好先按捺住把該寫的爵士音樂節寫完。)  知名的北海爵士音樂節,因為價格實在過於昂貴,為期三日而一日券竟要價85歐,不勝負荷就此作罷;同樣為期三日海牙爵士音樂節一日價格則是50歐,但我幸運地由某網站以28歐購得!

第六屆的海牙爵士音樂節,根據不負責的報導來源指出:海牙爵士音樂節的成立是因為鹿特丹在西元2006年把原本屬於海牙的北海爵士音樂節The North Sea Jazz Festival偷走!!所以海牙人另外生了個音樂節來自嗨,規模當然無法跟北海爵士音樂節比擬。( 不無道理,北海爵士是世界上最大的爵士音樂節,從一開始六個表演場地至今增至十五個,加上年年增加的龐大觀光人潮,只有鹿特丹這個擁有龐大腹地的現代商業城市可以容納。) 在為期三日的音樂會之外,今年主辦單位特別排定Special Rock night及培養後起之秀的The Hague Jazz Kids── 整日給兒童的工作坊與音樂會,寓教於樂。所以整個音樂節可算是持續了一整周,也包括在市中心各處進行一系列免費的Warming-up Concerts、工作坊、偶爾出現的大師午茶座談,以及Special Concert。

      仔細運用Youtube與Google研究三日的節目單後,我選擇了第二天的音樂會,由於節目會持續到半夜,到時沒有交通工具回家,只好飲恨錯過Angie Stone,所有的音樂會中以 Gino Vannelli & Metropole Orchestra及 Joe Sample Trio feat. Randy Crawford 這兩場最深得我心。Metropole Orchestra是荷蘭本土出產的爵士暨流行管弦樂團,關於這個樂團的訊息是由在布魯賽爾同樣學習爵士樂的好友分享的,回海牙後才發現我的帥哥鋼琴老師也在裡面上班。整個樂團由52位音樂家組成,很有趣的雙節奏組編制:一組為流行搖滾;另一組為爵士音樂,而荷蘭在電影與電視工業上的音樂也幾乎都仰賴於此樂團。Gino Vannelli是來自加拿大魁北克省的歌手,我不很欣賞他的音樂,但Metropole Orchestra的編曲真的讓人心花朵朵開,另外讓我為之驚訝的還有Gino Vannelli的體力與那越唱越開嗓的喉嚨,尤其當我發現他現年已59歲時,不得不佩服他在聲音狀況上的維持。

      Joe Sample Trio feat. Randy Crawford,聽到這場音樂會,真的讓我十分開心,前半段節目由鋼琴三重奏開始( 貝斯手是他兒子Nicklas Sample、與我很欣賞的鼓手John Vidacovich) ,Joe Sample在即興上對節奏的處理,重音的使用,及Swing Feel都很特別,讓我耳界大開,尤其這些是我在學習上比較不足的。Randy Crawford這位擁有天籟般聲腺的大姊,不僅歌聲討喜一出口全場如癡如醉,個性也十分可愛,舉手投足都讓全場觀眾笑得合不攏嘴,完全散發巨星風采!!她的頭號主打歌也是電影黑色追緝令的插曲Street Life,收錄在Crusaders樂團於1979年發行的專輯「Street Life」,作曲者是Will Jennings和Joe Sample(Joe Sample也是Crusaders樂團中的成員),另外最近在日本很紅的JuJu在同名專輯當中也翻唱了這首歌。

最後,是我的最愛,我想要以它作結,One Day I’ll Fly Away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