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的爵士往事●

 

 

我大二了!

 

前陣子電腦螢幕裂開,估價後送修到領件整整花了一個半月,唉,果真是身在歐陸! 目前正如火如荼地與第二年的學習搏鬥當中,幸好聖誕節假期能在台灣避冬一個月,不然鐵定瘦乾累跨。 想起去年剛開學的時候,系主任表示第一年的課程主要是讓我們適應環境,同時也讓學校老師了解及觀察學生的發展,所以才在期末有小小的文憑考試。他真的沒說謊!進入所謂正式學習的這一年,雖然沒有像第一年那般焦慮無助,但天天都覺得課程、紙筆作業和曲子們在後面,以排山倒海之勢追著我。在過去一年中的學習著實改變我不少,不論是在對音樂的態度,或是對生活的態度,而這時正是好好思考整理的最佳時機。

 

一年級課表

 

 

 

學校第一年的課程是被排定的,也就是說沒有選課的權利。而大致課程內容是:爵士視唱、爵士節奏、聽寫、爵士作品分析、爵士和聲、爵士歷史、團課,還有合唱;再來是屬於鋼琴組的主修、古典鋼琴、鍵盤和聲、三重奏團課。 理論課程除了歷史課與合唱是大班課外,其餘皆是程度分班的小組上課方式。歷史課由系主任以他那帶有濃濃地荷蘭腔英文授課,老實說,時常面臨鴨子聽雷的狀況,不像其他同學很仔細地聽過那麼多唱片,很多人名與作品名稱我也都不熟,最精彩的就是那全世界沒有人看得懂的版書,就算他應我們要求重新再寫一次。每次分享完音樂,老師都會要求我們回饋心得,並且尊重地討論每個人不同的觀點。一開始發現自己常常處於沒有心得的狀態,後來了解到部分原因是我太想要回答所謂「對的」「有品味的」感想,反而桎梏了音樂感受與自我發展,同樣的事情發生也在即興的時候。

我思索著……                         一、依賴眼睛學習音樂?用耳朵學習音樂!

二、聽!與聽到?

 

在視唱、聽寫、爵士作品分析、爵士和聲是由同一位老師授課,課程進度算很有效率,在聽寫課聽分析課要研究的作品,所以在上分析課時,我們對作品的聲音都已有一定程度上的熟悉了。對我來說,上課時最有趣的是同學的回饋與問題,反映著在音樂思考上不同的切入點;另外還有學習方式的不同:我來自台灣世界第一詭譎而優秀的音教系統,腦袋辨識歸類的機制趨近於滿分,而感知經驗的能力低到我沒有勇氣評量,而我的同學們常常是五音不全、讀譜障礙、絕對音感就不用奢望了,但他們的耳朵對於和聲色彩、聲部導進、節奏的抑揚頓挫都很優秀。在節奏課發生的一件趣事讓我至今還是印象深刻,班上有一位節奏感很好的男歌手,老師不論給他多複雜的節奏他都能馬上重覆,但一樣的東西他無法看著譜打;合唱課時他常唱到譜上沒有的音,但是常常是比譜上那顆更好聽的聲音。我想起在與賴麗君老師學習古典鋼琴的期間,第一件學到的事是:「先聽到聲音,才可以彈。」即便如此,一路上學習古典音樂的我,從小早已不小心在讀譜中養成依賴眼睛迅速分析歸類的壞習慣,耳朵聆聽的感知能力偏弱。

 

 

 D潮●襲來!

 

 最令人崩潰的是團課與三重奏課,每一個年級的團課被分成5-6人的三個組別,團課老師上課的方式十分隨性,完全沒有計畫,想到什麼歌就演奏那首歌,或者帶來他改編的作品,然後指導一下如何聆聽、找出一起的Time、給些點子或建議。我常常覺得自己是專門製造混亂的,抑或是在狀況外,一彈完Solo就想把頭埋進地板裡;鋼琴三重奏課則由我的主修老師指導,學校會安排好幫這門課伴奏的鼓手與貝斯手,再來就是系內的鋼琴手排排站一個一個上台演奏、互相「觀摩」與「鼓勵」,其實學習氣氛是很棒的,只是對我來說心理壓力真是要人命,學長姐們程度都不錯,有些甚至厲害地可怕,我越聽頭越低,每每心中總是徘徊著「我好爛!」的聲音,這樣不斷否定自我的行為很不健康,也阻礙在音樂上的成長。當老師說:「有沒有人要上台試試這種風格?」我總是以鴕鳥心態低頭狂看地板或裝作沒聽見,但這兩招完全不管用,因加上碩班的鋼琴手不過也才12位,而地中海系列人種追求隨性生活熱愛翹課,所以課堂上的人數約略是五、六位左右,上台的機會其實非常多,我幾次逼不得已只好帶來令人傻眼的演出,無法想像演奏完的瞬間我有多想打開窗戶從五樓跳下去,直到下學期的有一次上課結束,來自拉脫維亞並熱愛翹課學長叫住我:「Hey ! Crazy man ! Fuck, you really improved a lot in these times. 」但也不用太高興,因為後面一句是「老實說學期剛開始時,我根本不知道你在這裡幹嘛?」哈哈哈哈!

 

 

What Would You Like To Do Today ?

 

 

為了這固定出現在每周三晚間六點的這個問題,努力練琴、聽音樂、看書與文章,找出自己學習的方向與需改進的地方,不然等待我的會是一個小時的尷尬空白。打從第一堂主修課,我那又高又帥的鋼琴老師就從來不給功課,而前三個月的學習就如無頭蒼蠅般四處摸索, 加上其他種種不適應症,終於在兩個半月後寫了個草稿,約了主修老師與系主任談話,除了表示在學習上面臨前所未有的挫敗感,及找不到方向?也提出在主修課上能否有既定Programme的想法,他認為雖不是不可行但根據教學經驗,他不認為這是對我最好的教學方法,在教學的角度老師負責諮詢、提供建議想法出來討論,而非替學生選擇以及解決問題;也告訴我:別小看自己,要好好檢視自己擁有的特質,如果你真的那麼差,換句話說就是我們選學生的眼光有待加強。而在這一整年的鋼琴課,收穫著實不少,老師在這種教學方式上真的很有一套,課堂看似完全沒進度可言,但老師其實完全掌握我的狀況,引導我會一步一步地摸索出我喜歡的音樂,我的風格!

 

我大二了!

 

 原本以為撐過了第一年會順利得多,誰能料想到今年除了完全一樣的課程變進階之外,又加了其餘的選修課,狀況是比去年慘烈不少,但我很快樂,因為過完今年我會進步更多。若有機會上台,我也不再逃避,因為每一次與別人一起演奏都是可以進步的寶貴經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