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傭的心得報告

一直以來沈默寡言不太好相處的形象應該還是有存留下來才對,但是之前在國外那幾年的確被鍛鍊了不少“正常人”該有的特質,因此才能鼓起勇氣接下這份挑戰。如果還有一絲絲印象,今年三月份我寫過“考察筆記”一篇粗略的紐約爵士樂文章,萬萬沒有想到十月份,我在台灣,而且是老家台中,再度和那群人相見了!接續“考察筆記”,容許我在這裡寫寫女傭筆記,相較前幾篇荷蘭板主專業爵士樂文章,比起來一定外行,但是從另一個角度接觸樂手,享受音樂,不分享,會內傷。

因為音樂節人手不足,剛好又認識承辦方經理(之前帶我在紐約到處跑Jazz Bar的人也是她),種種因素,因此敝人這次扮演的不是歡樂聽眾角色…而是女傭。女傭是我們私下的暱稱,可能沒人聽得懂,但是說保姆的話可能就容易瞭解,基本上,直到活動結束才曉得自己的正確職稱是“領隊翻譯”—負責處理外國樂手的接待部份,整個音樂節有十多個國外團隊參與,必須要控制每天行程、聯絡車子接送、現場彩排時翻譯、用餐、處理雜事以及靈機應變各種突發狀況…。當時,只能說服自己,勇於挑戰,殊不知即將要面臨的各種難題。

台中爵士音樂節今年已經邁入第九屆,從去年開始,由友人所屬的公司接手承辦,幾乎所有大小事都是她打點,名符其實的經理,諸如音樂節附近的攤位搭棚、搭建舞台、音響燈光溝通、樂器租借調度甚至是流動廁所的位置…還有很多沒有寫到的細節都是經由她手,想當年,她也是常常擔任樂團首席的才女,也許有很多人會納悶為何要選擇這樣的職業,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承辦這類活動,擁有音樂背景的重要性?如果沒有人聽出鋼琴音準440被調成442,我想,最後大家就聽不到終場McCoy Tyner國寶級的演出了,種種無法向外人說的辛苦,我想做為她的朋友,有這個向社會大眾傳達的責任(?!)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意就是。

 

 

 

 

 

 

 

 

 

 

 

 

這個連續九天的活動,我從前一天第一組國外樂手入住飯店起,開始為期十天的工作。一開始光是飯店的事情就讓我又哭又笑又崩潰,從check in到招呼樂手和聯絡飯店司機接送,整整一天手機、飯店內線瘋狂講不行,原先有電話恐懼症的我也不得不用彆腳英文直接呼叫音樂家們下樓集合、用餐等等,還不能忘記微笑的禮儀…重點是,憑我一個跟他們差了十幾歲甚至二十歲以上的小毛孩,要怎麼讓這群很有個性的長輩們在原定時間內,“盡可能”準時達成各種任務並且“盡可能”防止一切失控的狀況?通常,留守飯店的接待人員只有兩個,一個是承辦公司的正職人員,另一個就是我… 很多事情只能自立自強互相幫忙也不時求助偉大的經理,這種時候我們都要化身成名符其實放棄自我性格的音樂節女傭,為的只是讓人事不要參雜太多個人情緒而越弄越複雜。

 

第一天晚上雖然躺在五星級飯店床鋪上,卻完全沒有睡著,頭腦裡太多未處理訊息,以及同事們一整夜電話電腦隨時on call的狀態,非常疲憊卻無法入眠,隔天就像一具還能走路的屍體,美食完全嚐不出味道食不下嚥,還必須重演前一天會遇到的所有難題,因此我完全棄守五星級飯店的豪華,堅持不管收工時間多晚,都要回家!(晚上音樂會十點左右結束,收拾或是跟樂手聚餐有可能十二點都無法回到飯店)這也許是那時後我唯一能保有的一點任性了。

 

當然,還沒講到音樂。

 

要拋開所有雜事,應該就是樂手在台上演出的時候了,舞台交給他們,女傭們可以暫時放下手邊未完成的工作,享受一下爵士樂。原諒我雖然不是專家,這時候最挑替的也只有耳朵而已,這點自信還有,畢竟以前還是辛苦過,演奏技巧也許所剩無幾,但是要女傭放棄自己的聽覺是有點困難。

 

我還在紐約打混時曾經到Times Square附近的Jazz Bar聽過Charles Tolliver的現場演出,當時,實在無法形容那種被震懾的感覺,好像小小一間酒館要被炸掉一般,前衛不比現代音樂遜色的音樂,流暢而且據有大將之風,自己身兼作曲、小號手、指揮,所有細節完全在Charles Tolliver掌控之下,他說一就不可能是二,想到他們將要整團來到台灣,心跳就不由自主的快了幾拍。
音樂真的能反映出作曲家的性格,Charles Tolliver Band整個團隊大師雲集,但是來到台灣,依然只能聽Mr. Tolliver一個人的意見,午餐晚餐吃甚麼全部由他一個人決定,當然對安排的部份是能順利許多,可是不時也能看到團員些許無奈的表情,這種管理方式以美國人自由的性格來說實在特別,但是不要誤會,Mr. Tolliver雖然嚴格,但是對工作人員的態度相當友善,在空閒時也跟著大家閒話家常,同團的鋼琴大師George Cables也完全沒有架子,還認真學習中文,每天集合時間都拿著筆記寫下今天學到的問候語,並且學以致用,把握跟台灣人練習中文的時機。光是這點,個人就能感受到他們和其他美國年輕一輩樂手的不同,不管是面對音樂,面對其他文化、國家、人,他們也是相當重視。

 

 

 

 

 

 

 

 

 

 

 

 

 

(Charles Tolliver Band在CMP Block室內場地彩排)

 

這次爵士音樂節當然除了美國團隊之外,也從各個國家邀請了不同組合,不過,老實說,從國外邀請的團隊,幾乎都參雜著美國人、或是演奏風格偏向流行音樂,唯一真正與國籍和音樂類型相符的應該就是日本團Scene of Jazz了。
因為同時要面對美國與日本兩種風格可以說是極端的民族,女傭差點在轉換與睡眠不足的狀態下崩潰,但聽到他們演出時,卻漸漸被這種不同於美式炫技與奔放的音樂吸引。這個團是由Bass手安カ川大樹、鼓手大坂昌彥、鋼琴手石井彰組成的三重奏,是音樂節外國團隊中人數最少的組合,再加上音樂風格使然,我聽到了一些覺得場子冷的評論,在這裡也藉此為他們抱不平。也許這樣的音樂類型不是很能跟觀眾有互動,讓來享受熱鬧的群眾覺得不合期待,但是他們音樂的細膩度絕對是非專業人士做不到的,從鼓來說,跟平常聽到的鼓手表現方式截然不同,不只有mf以上,而可以做到非常細緻的聲響,當然,三重奏的重心幾乎要靠鋼琴手來支撐,在和石井先生閒聊的時候,無意間提到他不練琴這件事,不過以樂手來說,我也見過不練琴的人,畢竟他們演出頻繁,在台上就把一切事情解決了,但是,在主舞台整場演出,石井先生居然把鋼琴的譜架整個拆掉,全場背譜!不光是這樣,琴彈起來行雲流水、音色乾淨有透明度,我聽完演出後,深感自己極度渺小,下定決心脫離女傭身分好好再去練琴。很想分享他們的音樂給大家,但礙於可能牽扯到版權問題,如果有興趣,歡迎來外借CD!

 

 

 

 

 

 

 

 

 

 

 

 

(Scene of Jazz主舞台現場/照片來自鋼琴手石井先生)

 

 

Shawn Pickler Quartet雖然說是韓國團,但是組成的分別是兩個美國人、一個加拿大人,只有鋼琴手是唯一的韓國人。會特別提到這個團,當然他們也是有與眾不同之處。這個團的團長是鼓手Shawn Pickler,他的演出雖然可能沒有美國那些樂手來得震撼,但以我的觀察,他是很有想法、努力型的樂手,雖然天才總是容易被注意,但相對靠努力的人就會有很縝密的組織能力,他們玩音色、聲響,光是鋼琴手就用了三台電子琴搭配鋼琴,彩排時一個銜接的細節就花掉大半個小時,連吃飯時間都不斷討論,雖然說這些東西應該要練好再來,不過也是因為有這個機會,女傭可以偷偷聽到他們練習的模式,也許音樂類型並不是非常討喜,但如果整個想法呈現完整,他們的音樂也是值得玩味。

 

 

 

 

 

 

 

 

 

 

 

 

 

 

 

 

 

 

 

 

 

 

 

 

(Shawn Pickler Quartet主舞台現場)

 

那麼,最後不得不爆料的應該就是整個節慶的壓軸—McCoy Tyner與他愉快的夥伴們(?!)會這樣說,是因為造成最後一天大爆滿、人群像貞子一樣攀爬的狀況,都是拜這位大師所賜。而且早在他來之前,女傭團就預料到接下來會是一場硬仗。這個團名為McCoy Tyner Trio with special guests Jose James & Chris Potter,意思是,除了McCoy Tyner本人,即將會有另外4位超級大咖樂手駕到,並且,還有兩位經紀人隨行。通常面對有經紀人的團隊,要遭遇的事情可能會比較險惡,極有可能遇到大魔王!當然這是他們的職責,吹毛求疵是他們的敬業精神。當天下午彩排前已經是人心惶惶,因為其中一位經紀人要求自己打理所有舞台配製,連麥克風都要一支支選擇,再分毫不差的自己調整位置,所以女傭是滿場緊迫盯人翻譯所有需求,深怕稍微一不留神惹怒對方,晚上的演出可能就再見掰掰。樂手駕到的時候更是混亂,因為經紀人堅持自己當音控,必需有一個人在音控台翻譯,經理不僅要主控場面也和女傭一起負責樂手臨時起意的要求,例如:想喝加了非常非常多冰塊的檸檬紅茶(英文直譯真的聽起來有些許任性),就要設法變出來,最後只好請音樂節的主持人沈大哥也幫忙在舞台上翻譯,才避免了英文中文傻傻分不清楚的狀況。晚上演出,對幕後工作人員來說也是險象環生,和Mr. Tyner本人的不疾不徐話家常呈現極端對比,Mr. Tyner的演奏也許很多人都聽得出來他畢竟是上了年紀,但是這絲毫不減觀眾熱情,狂扯後台圍幕的、拿出手機相機賭人的、吼叫要簽名的,甚麼都有,殊不知對方不苟言笑的經紀人已經對女傭下達禁止令—簽名拍照一概不准!所以那天我們只好放下氣質,對著瘋狂樂迷大吼,英文中文已經分不清楚(有許多外國人也來當樂迷了,身為台中人完全不知道台中從哪裡冒出這麼多老外?)混亂場面簡直就是好萊塢明星排場,厭惡人群的我一輩子從來沒親身經歷過這種散場後要設法殺出重圍的結局。

 

那天,收工到凌晨一點,面對被漸漸支解的樂器、舞台,和散去卻留下垃圾的人潮,實在心裡有太多話想說,卻無奈沈澱了一個月到這裡也只能寫出一小部份。

基於女傭對待這個充滿文藝氣息的部落格的職業道德,在此音樂部份只拿值得分享的和我聽得懂的部份分享,當然沒有提到,並不是不值得一提,有些團隊,因為當時工作分配關係我沒有榮幸聽到現場,像是Mingus Dynasty,我相信他們在台灣的演出絕對不亞於當時寫考察筆記帶給我的震撼,台灣人既然這麼有幸能在戶外一個不用門票的場地聽到世界級演出,是不是應該更珍惜並且尊重一切?當然,並不是外國來的就照單全收、就比較高級,像台灣人對外國人太過友善(有時候我真的這麼覺得),導致有些老外不把台灣當一回事。

 

這種牽扯到文化的問題不應該交給女傭來說,就當十天沒吃好飯睡好覺的人在發牢騷,大家茶餘飯後有空來觀望,對女傭來說已經是人生最璀璨的一刻也說不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