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一篇

最近因課業的緣故,讀了一本日本文化研究的書,書名是「菊與刀」。本書是在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因不能理解日本古怪、奇異的行為模式,如神風特攻隊等自殺攻擊,所投入的文化比較研究報告,目的是為了預測敵人下一步的行為,進一步研擬心理戰術,並且在戰後佈置「控制」、或講好聽一點「幫助」日本的策略。

大家應該覺得奇怪,在莫斯科讀書念柴院,看什麼二戰日本文化比較報告。難道是因為日本就在俄國隔壁,所已順便來研究一下嗎?

阿~當然不是這樣啦! 那理由是這樣的: 因為上一篇學妹以文化比較作結,我就厚臉皮的自動接著結尾繼續寫下去。

阿~也不全然是這樣啦! 因為~因為~ 待我慢慢道來:

關於文化比較,「菊與刀」一書中強調: 當我們研究他國文化體系時,必須先把自身文化所建構的價值觀擺一邊。比如說,若美國人只用自身的立國價值,所謂自由、平等來衡量日本文化的階級秩序,他們就永不會了解階級秩序中還是有個人意識、個人情感、個人尊嚴、和個人意願的存在。日本人對自我的尊嚴維護是絕對的、是激烈的,以切腹自殺作結都不為過;日本人對上級不滿,表達個人意見的方式也可以是奮不顧身的;日本人對情感的敏銳與纖細,在許多文學小說中處處可見,美國人說不定認為這類的感情甚至是近於瘋狂哩。學者一般認為西方文藝復興後發展出了個人主義,個人主義抬頭才能有崇尚自由、平等的呼聲;從藝術史的角度觀察,只有當藝術在某種程度脫離中世紀基督教後,藝術工作者以人類情感為創作核心,才能有近三百多年來不管在美術史、音樂史、或者舞蹈、戲劇史上熱烈蓬勃的發展。不過,這就是「一種」發展模式,東方文化或其他文化體系的發展,並不由著這個路徑來。

插個題外話,或許這能解釋這五六十年來當美國老大哥拿著「自由、平等、人權」等招牌到第三世界推銷時,不管是明著占領、暗著支持地方游擊隊,最後都沒有太好的結果,要不是地方暴動,要不就是和以前扶植起來的領導人翻臉,搞到最後反過來要追殺他們。表面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利益分配無法達到各方的要求,大家「喬」不攏所以又吵起來了;至於深層的原因,就是因為文化價值觀本就不同,「自由、平等」也是文化的一部分,若強加到他國實行,就必須有調整適應的抗拒期。這令我想到最近的俄國國會大選,報紙上公布了各黨選舉政見,洋洋灑灑總共七、八個政黨,有共產黨、自由民主黨、正義黨、愛國者黨、勤勞者黨、蘋果黨…..(聽說十幾年前還有啤酒黨和美女黨),占了兩大頁的版面,唯獨沒有看到俄國最大黨 ─ 統一俄羅斯黨的政見,唯一的解釋就是,反正「本黨候選人就是會選上,所以也用不著先發表什麼政見了,愛選不選你們看著辦」。俄國的民主制度運轉了廿年,也就是這個樣子,總統當完不能連任了轉作總理,總理任期到了又回鍋繼續選總統,當他們這倆人總理總統輪流當完了,大概就是十年後吧,我們再來看看俄國的民主會有什麼發展囉,說不定到時就出了一個敢抓貪污的人,最後當上總統也被人家抓貪污的。

回到正題,「菊與刀」一書中作者不經意提到了一個有趣的看法,他認為美 國人與日本人對「競爭」的態度與反應大不相同。根據實驗證明,日本人若在競爭壓力下完成工作,成效會比在獨自完成時低,工作者會非常顧慮失敗的後果,因而處於巨大的壓力下,並在工作的同時,分心觀察其他競爭者的進度,因此而錯誤百出或者拖延速度。相同的情形下,美國人因競爭所激起的高昂鬥志,則有益於增加專注力與效率,反而能提升整體工作。「菊與刀」的作者認為,這是因為大和民族的社會結構與傳統價值上極力避免競爭、避免讓個人暴露在失敗或被拒絕的機會中。所以中小學校通常不公佈學科成績,而是以操性成績作為畢業成績;相親時男女兩方的媒人要巧妙的安排雙方在公園賞花、茶會、節慶中等場合偶然巧遇,以免最後談不妥時,任何一方有被拒絕的感覺。因為日本人認為,失敗與被拒絕是一種切身的恥辱,據作者的說法,他們很難把能力和名譽分開來看。

姑且不論現今的日本人對「競爭」的態度是否如此,也不論作者的實驗與觀察是否正確,能確定的是,不同文化看待「競爭」的態度是有差異的。雖然我們的老祖宗不像那時的日本人一樣偏執,動不動就覺得名譽被汙辱要自殺明節,如果是這樣的話,魯迅也寫不出阿Q正傳這本書,而中國人若照著歷史課本所寫的那樣,清末民初經歷了百年的喪權辱國,也早就通通自殺死光光了。然而,我們傳統一般對「競爭」的負面看法與消極影響是比較多的,相較於西方明白以「競爭」作為一個重要的爭取名利的媒介來說是比較內斂的。比如說科舉制度,這個全國規模最大實行最久的考試制度,是一種競爭形式,雖然大家都知道考中了、當了官就有名有利,但畢竟還存在著一個為百姓服務的「大道理」在裡面,是用著做官做事的名分招考,不是單純的拿著名利作競爭標的物。又比如文人下棋,吟詩作賦的競爭形態,雖有名聲上的優勝劣敗,但有修養的讀書人也不真在乎輸贏,就是大家娛樂高興的一種方式、交流溝通的另一種媒介。再比如划龍舟、廟會有時辦的舞龍舞獅搶旗的競爭模式,那是一種儀式性為主,是大家湊搭著熱鬧熱鬧來的,沒有直接為著獎金就辦的活動。再比如那種鬥公雞、鬥蟋蟀民間俗玩的活動,那就完全是另一種的形式,為著賭博的刺激來的,市井小民的娛樂,賭性堅強的展現。

進一步再講,因西方對競爭的基本態度是積極的、正面的,認為競爭會帶來刺激,刺激會產生進步,若運用在經濟上,物價的競爭,生產效率的競爭,自然而然產生了類似自由市場經濟與中央協調控管的矛盾與衝突,但我想,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放任自由的經濟體系對總體有無好處,而是在於文化價值觀已默認競爭的存在對總體是有益的。同樣的態度運用在政治、文化、教育,藝術上,遂產生了一套相對應的競爭辦法與價值觀。這不是說在東方就沒有競爭,西方才有競爭,而是說世界上普片存在著競爭,但每一種文化價值的人面對的方法不同,因此產生了不同的競爭方式,和競爭目的。

還記得當時鬧得沸沸揚揚的教改,初衷是為了解除學子考試壓力,但沒想到制度怎麼改,怎麼被罵,競爭得更厲害。我想那是因為,制度是死的,態度是活的,參考西方辦教育鼓勵學子自由發展的制度,不是解除壓力的根本辦法,因為西方並非沒有競爭,關鍵是他們不認為考試的這種競爭可怕,他們沒有士農工商的那種傳統概念,沒有讀書人一定有飯吃的想法,必且他們看待競爭的態度比傳統東方積極與正面,所以沒有我們這樣的問題,而我們的問題大部分是在西化的過程中,來不及消化調適而產生的後遺症。

再說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音樂或其他藝術類形的競爭,也就是藝文性的「比賽」遍佈全球,如果根據上面的推測,這種明晃晃拿著獎金名譽當作誘餌的比賽文化的源頭,應該是從西方文化發展來的。那麼,當我們在不同文化的社會中廣泛的運用「競爭」時,是否需要再思考一下適用性呢?

胡扯瞎扯也扯得夠遠了,不好意思,今天先到這邊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