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彈響自己

柏林藝術大學作曲組畢業時除了繳交作品與風格寫作,還須繳交一篇分析報告(Diplomarbeit)——-挑選一位當代作曲家的一部大作品(例如弦樂四重奏、管弦樂作品等)或幾部小作品(如鋼琴小品),做大約三十頁的分析與創作背景介紹。

我選的題目是G.Ligeti的第二號弦樂四重奏,於是最近也開始分析這首曲子,以及用很破爛的德文、英文硬啃Ligeti的諸般文獻。

這工作其實很有趣。我常覺得自己學音樂學得過於『反智』,以耳朵吸納了太多主觀感知,書卻讀得太少。如今終於在畢業的壓力下就範, 『被迫』親眼印證,去發現音樂在譜面背後、在作曲家心中的原型。

例如童年時一個夢見房間結滿蛛網的夜晚竟然促使Ligeti日後發展出Micropolyphony手法(多聲部在極為密集、甚至小於半音的音程範圍內進行對位,使得雖然具有繁多的音樂動作,音樂帶來的整體感受卻是緩慢流動,近乎靜止); Ligeti的諸般音響陌生化手法,以及突兀地將特色極端對比的段落(例如極靜與極動)前後鑲嵌,其實是為了使所有鮮活、火熱的音樂動態降溫,像是展示櫃中的活體展品一般。

於是分析作品也就不再像是解剖冰冷的死物,作曲家私密的感知逐漸在分析者的眼中甦醒過來,從符號化的譜面躍出。

可惜在Ligeti活躍的時代,作曲家與演奏家的分工已經越來越明確,所以我們只能看到他抽象地 『談想』自己,卻聽不到他 『彈響』自己,實在可惜。 聽作曲家演奏自己的作品就更有趣了,網路上找得到許多20世紀上半葉作曲家的演奏錄音——作曲家仍常身兼演奏家,留聲機又已發明的那短暫年代(多美好的時代!)

例如你可以聽到George Gershwin彈藍色狂想曲:

拉威爾彈 『鏡』組曲中的 『悲傷之鳥』

 

史克里亞賓彈自己的鋼琴練習曲

德步西彈 『格拉那達的黃昏』

在這些錄音中,可以聽到作曲家們呈現出與專業演奏家不同的演奏風格。節奏通常更為自由,但絕不浮濫誇大,音樂非常流暢地向前滑動。音樂的層理也處理得格外清晰,但絕不只是形式化地將各個聲部彈清楚,而是從中刻劃出豐富的語調,如說話一樣自然流動。

整體而言可說是彈得非常 『準確』——無論在色彩或節奏上。但所謂 『準確』絕非量化的、物理時間比例上的準確,或消極遵守譜面記號指示,而是非常鮮明地展現每個動機、每個段落的特色,其韻律與色彩的對比。

這與專業演奏家的詮釋呈現出徹底不一樣的精采。演奏家無法直接閱讀作曲家的心聲,而只能參考該作品的創作背景,再從眾多譜面的符號中盡可能完整重建該作品的布局、圖象,抽譯出其創作的初衷。而這一切都必須經由詮釋者自身的美感經驗來完成,因而其精采處在於兩個藝術家之間迸發的火花,其美學素養的匯流與加乘。

而作曲家親自演奏作品時,則是更直接地呈現創作時原生的感動,某種溫度、某種動態跳過了譜面,直接指揮音樂。因此作曲家自己的詮釋,總讓我感到一種超乎譜面掌握的自由,與一種無可辯駁的直率———帶有一點即興風格,如說話般讓音樂自然滑動。

同樣是作曲家親自演奏的版本,有一份錄音特別耐人尋味。

Busoni親自演奏的Chaconne in d minor:

眾所皆知,這首鋼琴曲並非Busoni原作,乃是改編自J.S.Bach第二號小提琴無伴奏組曲(Partita)中的夏康舞曲(Chaconne)。這首曲子到底該在精采的鋼琴演奏法之中參入多少 『小提琴聲』,後世詮釋者對此看法不一。Busoni本人在這份錄音中對於 『鋼琴化演奏法』與 模仿小提琴的演奏法之間的尺度倒是拿捏得相當平衡,例如和弦演奏法是純然 『鋼琴式』的,並未參考小提琴的琶音奏法 ; rubato(自由速度)風格卻有參照小提琴換弓時自然的速度變化 ; 延音踏板的運用也非常節制,呈現出小提琴同時演奏多聲部時的些許乾澀。

最有趣的段落是在樂曲轉入D大調時……

樂譜上在此處註明 『如長號般 (quasi Tromboni)』,因此Busoni還在樂句中加入了管樂換氣的空隙(該處譜面並無休止符),也以non legato(介於連奏與斷奏之間的觸鍵方式)演奏,表現出長號換靶位的效果。

在這份錄音中,Busoni身兼數職,既是Bach原曲的詮釋、改編者,又是改編曲的原創者,同時又親自演奏,在此至少可以看到三種身分、三種思維的匯流,格外耐人尋味。

大學時期某位老師曾說 : 『後世的演奏家往往都詮釋得比作曲家自己還好。』好壞的標準也許難言,然而作曲家自己提出的詮釋無疑是非常有趣的,也許某些作曲家的演奏技巧沒有那麼完美,但那分渾然天成的率真與自由,每每讓我心搖神馳。

———————–

不知不覺,旅人網誌三周歲了。

在這三年間,站長們如星座般在地球上移轉著。總編輯從美國東岸轉移到西岸,紐約站長學成歸國,成為新的台北站長,原來的台北站長則剛好去了紐約。我從台北走到了德國。此外則多了好幾位朋友加入我們,莫斯科站、維也納站、海牙站、美西站、倫敦站……。而也許不久的將來我也要離開柏林,在德國的另一個城市落腳,屆時旅人網誌的版圖又將擴張。

當初應邀加入寫作是為了有趣,沒想到,三年的成長軌跡就這樣被這個部落格記下了。每一步的心境轉移,歷歷在目。我們甚至還(莫名其妙地)得了華文部落格大獎———我一直有種"勝之不武"的感覺,畢竟我們是八個打人家一個,文章數、寫作頻率自然遠勝,我不禁想起金庸小說裡每次開打都要布陣齊上才勉強保命的全真七子……。

在此也感謝一直關照我們的讀者,希望你們可以繼續陪伴我們成長下去。 🙂

廣告

One thought on “他們彈響自己

  1. 喜歡你對作曲家詮釋自己作品下的"直率"ˊ這個詞. 他們不用詮釋 他們只需要表現. 就像讀自己寫的文字,從來不需要費神去理解, 我只要輕輕念出來,就可以感覺到行間的韻律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