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在音樂劇《悲慘世界》的結尾,18世紀的法國民眾熱血沸騰地唱出屬於他們的革命之歌。革命,是一種體制的革新,一種使權力或組織結構發生變革的活動。它看似離我們很遙遠,只有在歷史課本上才回接觸到。

法國大革命兩百多年後的今日,2011年9月17日,一群民眾走上看似平穩、繁榮的紐約街頭。

Occupy Wall Street(佔領華爾街,以下簡稱OWS)大約由1000人占領紐約的祖科蒂公園(Zuccotti Park)展開。主要以反抗大公司的貪婪不公、社會的不平等、反對大公司影響美國政治,以及在經濟危機中,金錢、公司對民主、法律和政治的負面影響為目標。 其中,“We are the 99%.”是最常在抗議活動中看到的口號,其所表示的意思是“我們99%的人不能再繼續容忍1%人的貪婪與腐敗”。 抗議者要求消除金錢對政客和國家政策的影響,用公民大會制度來取代政商合一的政府。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示威民眾並不全是一般人所想的失業民眾、遊民、和年輕學生。其中甚至還有在華爾街工作,但對政商活動看不下去的銀行家和其他資產階級。

OWS的訴求不但激起許多人走上街頭,甚至還發展成“Occupy Together”,許多城市也都在10月15日響應這個活動。範圍蔓延至南美洲、歐洲、亞洲、非洲和大洋洲。

在思想開放、追求自由的紐約,這樣的活動依然受到紐約當局強烈阻撓。紐約市長彭博(Bloomberg)多次公開反對OWS,並且試圖以媒體封鎖消息,讓該活動無法繼續擴張。活動期間,也多次爆發警民衝突,讓原本訴求和平抗爭的OWS也陸續發生暴力事件。

佔領活動從9月進行至11月15日凌晨,紐約市當局和祖科蒂公園的所有公司要求示威者清場,之後數百名防暴警察及鏟車對該地進行了強制清場。警方和部份群眾爆發衝突,大約有200人被逮捕。這天以後,OWS的活動規模看似已經縮小了,也有不少人懷疑此活動到底可以持續多久,國外媒體也沒有在特別報導有關於OWS後續的新聞。但事實上,OWS在紐約的活動,之後仍不斷以游擊戰的型式出現。

12月1日,除了是該活動重新走上街頭的一天,也是我個人認為,OWS將格局開始擴大的一天。當天晚上,示威者將原本的Occupy Wall Street變為Occupy Lincoln Center(佔領林肯中心)。林肯中心為紐約著名的綜合表演藝術中心,備有四棟劇院,也是紐約愛樂、紐約市立歌劇團、大都會歌劇團…等知名表演團體的駐紮地。

OWS為什麼要佔領林肯中心呢?

原來,那幾天大都會歌劇院在演出作曲家Phillip Glass的歌劇Satyagraha。這部歌劇為Phillip Glass《偉大肖像三聯作》歌劇的第二部,內容在描寫印度國父甘地。(他先後用三部歌劇來表揚愛因斯坦、法老王和甘地。)Satyagraha為印度梵文,意思是指真理堅定、真理的力量。在印度獨立運動時,甘地將此字衍伸定義為「消極抗爭」,進一步以非暴力抵抗及不合作運動帶動印度人民爭取社會權力。這樣的抗爭理念和背景,正好和OWS的和平抗爭不謀而合。

然而,紐約市長彭博(Bloomberg)出資贊助了這系列音樂會的演出。這個行為令OWS非常不滿。同樣都是非暴力的抗議活動,彭博不但公開反對OWS,甚至還要求警察以催淚瓦斯驅逐抗議民眾。但彭博對於偉人甘地卻又表示尊敬,還贊助了音樂會。這樣的行為無疑是一種“矛盾”的表現。OWS也因此在音樂會結束後佔領了林肯中心,要求政府給民眾一個表達的空間。當晚Phillip Glass也在演出後加入OWS,在林肯中心前發表了演說。當晚的“不合作運動”也平安地落幕。

12月1日之後, OWS也佔領了百老匯(Occupy Broadway),和表演藝術者一起走上街頭,表達表演藝術被政府忽略…各種訴求。一直到現在,即便很多國家的媒體都已經沒有在報導了,但OWS仍然持續在各個城市努力抗爭,期待更多人能夠一起加入,一起改變變調的體制。

我時常在想,音樂家在這樣貧富差距如此大的時代能做些什麼呢?如果連生活的基本需求都有問題,又如何要這些民眾來欣賞音樂?此外,藝術文化又要如何在這種時代變換的巨流下影響世界?倘若藝術可以代表一個文化的價值觀,我們又要如何深入群眾?如何確立一個真、善、美的價值觀呢?

OWS雖然是從經濟問題出發,但在一系列的抗爭活動之後,也開始探討更多問題。許多美國民眾在抗爭受到政府和媒體打壓之際發現,民主制度和資本主義已經無法完全被人相信了。民主理應是由人民在主導國家,但由於政商合一的情形越來越嚴重,不但資本主義出現了問題,連民主都只剩下空殼了。

二十一世紀的現在,許多已開發的國家看似安定。許多人日復一日過著相似的生活,努力找工作、賺錢,設法在現代社會謀生。我發現,即便現在世界經濟一面倒地出現問題,許多人還是認為這些問題並不會影響到自己,只因為自己並不是金字塔底層的人們,生活還算穩定,只是賺錢比較辛苦。我也發現,很多人在面臨失業、經濟和政治問題時,只會一昧地抱怨大環境和懷疑自己的能力。但事實上,我們是有能力改變大環境的。在表面平和的大環境下,有多少人忘記自己其實才是國家的主人,是有能力爭取自己的權利,有影響力可以改變國家走向的? 當我們佩服那些歷史上做改革的人時,我們也常常忘記我們自己也正在寫下歷史,並且有能力和歷史課本上那些人一樣創造新的體制。

 

P.s. 很多人問,那請問OWS知道要如何改變體制嗎? 如果想不出比現在更好的體制,那這樣吵吵鬧鬧是不是只會增加社會的不安?我個人並不這麼認為。我想,只要發現了問題,就不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OWS的抗爭期間,人們不斷進行一個“找尋共識”(consensus)的活動。群眾聚集在一起,紛紛表達自己對於體制的看法,大家互相交換意見,試圖找出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式。我想,這會是一條長遠的路,並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找出答案,但我們也絕對不可以放棄任何可能讓世界變更好的機會。

下面的影片就是consensus這個活動在OWS中進行的狀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