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感覺面對發文的死線,沒有事情好寫的窘境也不是一兩次了。最近在思考要怎麼朝著目標前進,又似乎找不到方向,擔心著是不是永遠要在這種尷尬、進退不得的位置上停滯不前,又或許維持這種狀態久了也就發現人生不就是如此,可以C’est la vie一句帶過。

如果自己有這麼瀟灑,可能真的寫不出甚麼東西,連廢話都可以省了。

不要怪罪社會,只檢討自己過去的選擇,發現的確是走了許多不必走的路,有很大一部份是長輩或是旁人灌輸給我的想法,但是卻沒有好好再度思考就全盤接受,說自作孽不可活可能就是這樣,自我想法太少又膽小不懂得革命的下場。也許在這裡檢討一下能當個參考?!給即將要踏上旅途或是正在途中的旅人。

出國前聽到一個當時仰慕的美國作曲家,也是某音樂院教授這麼說:如果你家境不富裕,千萬不要學作曲。而且更殘酷的,他不收女學生,那時後只覺得也許跟他的性向問題有關,後來在外闖蕩了幾年,發覺這些言論不是沒有道理。身為女性要背的包袱複雜許多。偏偏自己既不是男的家裡也沒有錢,根本不用幻想寫甚麼曲子。但是我還是走上了這條路,“當個作曲家”這種偉大想法倒是沒有,但也不想在學校混飯吃因為口齒不清腦袋卡糨糊恐誤人子弟,想想退居配角這種事最拿手,只要是沾得上邊的工作,都撿來就對了,還怕沒有飯吃嗎?經過幾個月,只能說,總之,這是一條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的爛路。

很多事情沒辦法詳述,畢竟工作機會不是天天都有,我也抱著感激的心情去完成,只是面對一些離奇的事情實在難以消化,像是很有名氣卻不知道如何做分譜的作曲家(請不要安慰說甚麼以後有名了也可以請別人做分譜,我沒有這個癡心妄想),還有被搾乾但是薪水比工讀生還糟,或是明明自己寫了很白爛的東西但是被用更白爛的東西為標準退稿等等,這種顛覆常理的怪招讓人懷疑自己耳朵是不是被捅爛頭腦是不是被搞瘋。

我們這一輩常常被說是草莓,或許是吧,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聲音要我們往夢想前進,但是卻沒有一條可以看得清楚方向的路,在學校努力做個好學生的出了校門卻變成笑話,現實社會跟校園沒有銜接點,從小學開始被灌輸好好念書就可以一帆風順直到念完研究所或是博士班才發現原來能待的地方只有學校?跨出這道牆,草莓要不摔爛也很難,我很好奇除了草莓可以再給我們其他水果的選擇種類嗎?不然我也很想當當榴蓮之類的,沒有人想作為草莓被養大。

為了不被恥笑,為了不要屈就於“命運”,雖然沒什麼好值得一提,也許那天我放棄在這裡像是溺水一般的生活,會向大家報告—此路絕對不可通行。在這之前請不要笑我傻,也不要當作這是個恐嚇,因為每一段旅行都會讓人明白一些當初百思不解的課題,對於當個旅人的選擇,我沒有後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