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累積的朋友越來越多,可惜見面的時間卻越來越少,間隔也越來越長。往往見面第一句話總是語帶關心地問:最近好嗎?在做什麼呢?也許是社會價值的影響,回答裡面沒提到點什麼具體的事項,總會在自己的內心裡,增添不少負面的罪惡感。好長一段時間,為了避免自己陷於這樣的窘境,有意無意地減少了社交機會,而最近終於勇敢承認內心裡面最真實的答案:我在鬼混……

 

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一句話,在我看來,可以被賦予千萬斤兩的重量。社會道德價值在自我意識裡面的投射反應,家庭教育中父母與孩子的關係。彼此間的信任成為極大的問題所在。

 

中小學時代,一次性的考試失分,成為退步的指標。成績是論斷你我價值的依據,更明確的標示同儕之間的良莠。成績是為結果,成績不好,在家長、老師的責罵、同儕的排擠下直接、間接的暗示了這個人不認真、不聽話、愚笨乃至品行不端。而自我的認同呢?前途無“亮”的無力感,得不到父母、師長愛的關懷,甚至沒有朋友的支持,自我放逐、反社會人格似乎成為唯一的道路。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慼慼,是一路走來深層心靈上的寫照。在那年潛意識裡面斷絕與至親的情感聯結之後,一直在灰色的世界裡尋找那彩色的溫暖。任何能夠讓我得到關懷的行為變得理所當然。成績表現平平,是不會得到特別關愛的。所以我有了極端,放任英文成績如朽木,這樣老師會打、會罵、會特別約談。在數學成績表現傑出,同學作業不會寫,只能來求我。吹長笛,當我站在台上時,你不得不看我。你不看好我,我做給你看。本應在青少年時代結束的叛逆,卻被戴上了一個華麗的面具,因為在外人看來,我找到了我想走的路,而且勇往直前。

 

又有誰知道,這個勇往直前背後的動力,卻僅僅是想要回頭讓那些不願意給我祝福、讚美的人看看,聽他們說一句安慰、鼓勵的語言。

 

由於叛逆給自己設定的目標似乎達成了。那一句遲來的安慰、鼓勵,似乎也不再重要。可是接下來呢?時光匆匆、生命仍在,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了嗎?

 

在吹長笛、學音樂的過程裡面,不斷地檢視自我的能力。技術、音色、音樂表現,基本練習、呼吸控制、內涵的充實。反覆地搜尋檢查著自己缺乏的部分,在壓力促成彈性疲乏之際,卻意外地在立足點上找到了一個空洞。這個空洞不斷地在吞噬苦心經營起來的實力,那個內心的空洞,足以毀滅一切。

 

愛與被愛,精神上的空虛經過投射成為物質慾望的根源,對愛的缺乏感經過投射又會變成什麼?到底表現出來的情感又能被瞭解多少?反射回來之後又會製造出多少的正、負面能量?如同用錢賺錢是最聰明的方法,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的溫情不能製造出更多的溫情?或許打是情、罵是愛,所以當一個社會充滿着打、罵的時候就是一個愛的社會?

停滯不前是為混,為何停滯?如何解決?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