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三月樂典" 柏林的當代音樂盛會

每次到柏林的BKA Theater聽當代音樂,都莫名地感動。這個場地,觀眾席是圈椅式的沙發,座椅旁邊都會有小圓茶几,入口處可以購買飲料與點心,燈光昏暗,氣氛像是台北的小河岸留言,但只演當代音樂。

每周二他們都推出一檔新音樂發表會,稱為 『Unerhörte Musik (不被聽見的音樂)』提供這城市數不清的作曲家與演奏者申請。十二歐元(學生票八歐元)的票價也並不是便宜得離譜,但幾乎場場客滿。於是德勒斯登音樂院的師生到此合開了音樂會 ; 一組低音管與薩克斯風二重奏,蒐集、委託了幾首為這特殊編制訂做的作品,也在此開了音樂會; 台灣鋼琴家陳唯真今年一月初也在這裡開了獨奏會,全場演奏1950年以後的鋼琴獨奏作品。他們都被聽見了。

在柏林,當代藝術真是處處開花。

在這城市不勝枚舉的當代音樂節中, 論節目量之豐、質之精、影響力之廣,„Maerz Musik“(筆者僭譯為 『三月樂典』 ) 堪稱翹楚。 這一期的<CONCERTI—Das Berliner Musikleben (音樂會報柏林的音樂生活) > 雜誌專文介紹了今年的 『三月樂典』,以下我翻譯了這篇文章,期望借原作者之筆,將這個音樂節與柏林當代音樂的發展近況,介紹給大家。

————————————————————————————————————-

『我們絕不是商品展售會』——

                                             當代音樂節 『三月樂典』將呈現發出聲響的仙人掌,

                                             以及兩位壽星: 沃夫岡.林姆與約翰.凱基

                                             撰文 / Jakob Buhre

要從柏林的社會大眾手上獲利絕非易事,藝文活動在這首都可是浩如煙海。而更難的是,以當代音樂使音樂廳爆滿2012年的『三月樂典(Maerz Musik)』卻仍然高舉當代音樂大旗,將由三匹名聞遐邇的神駒領銜,奔向第十一屆的盛會。

兩位 『壽星』——約翰 . 凱基(John Cage,美國實驗音樂作曲家,今年百歲冥誕)與沃夫岡 . 林姆(Wolfgang Rihm,德國作曲家,313號將過六十大壽)——是今年節目的重點,他們的作品在整套節目中列成了醒目的星座。凱基——這隻恐龍——他一切的音樂成果都是由非音樂、或機遇的手法所導成。他影響了整個世代,也對抗著整個世代。 而林姆是以主觀、富藏高度表現力的表達手法,成為今天最活躍的德國作曲家之一。這次的三月樂典,將演出林姆的六首作品(其中之一為世界首演),並於322號推出一場藝術講座; 於此同時,凱基也將有27首作品登台演出,其中也包括了一個極不尋常的演出場地——柏林植物園(Botanischer Garten)325號我們將有機會在此聆聽凱基的作品 <Branches >(1976),被仙人掌所撫摸、撥動、 『演奏』。

在整套節目中,美國作曲家拉蒙楊(La Monte Young)的作品也將一直陪伴在大家身旁。這位1935年出生的前衛藝術家被視為極限音樂(Minimal Music)的創始者,早在五零年代他就以長音與數學化的作曲手法進行實驗,隨後於六零年代嘗試接近 『Fluxus運動』(五零年代於美國興起的藝術思潮,以 『每個人都是藝術家』為口號,打破 『藝術高高在上』的藩籬,強調與觀眾互動,開放大量當下、突發的狀況來影響藝術品的創作或呈現。 ),完成了一些聲光互動裝置,例如所謂的 『夢想之屋』(Dream House)。在本次音樂節的三個晚上,他則會與其妻子——藝術家Marian Zazeela——連同Alap Raga Ensemble,演出重新改製過的印度傳統音樂。

不只成名耆宿,也有許多後起之秀名列節目之中,包括了七首委託創作與十三首世界首演作品。 『我們希望在這裡完成,一些在其他地方難以實現的事,希望提供年輕藝術家一個向外展望的窗口。』『三月樂典』的創建者兼發言人,馬蒂亞斯.奧斯特華(Matthias Osterwold)在訪談中如是說。同時他強調這個音樂節 『屬於大眾』的性格: 『我們絕非高度專門化的商品展售會,對我們來說,推廣效果與嵌入這個城市的文化有機體是非常重要的。』他從歷年的舉辦中看到,當代作曲家已不再只為了 『學有所專』的聽眾而創作。 『在柏林,新音樂在藝文演出中的地位已經有了前所未有的新局面——即便在一般大眾之中——展現了極為開放、生機勃勃的景象。新音樂在這個城市裡已經不再孤立。』

沃夫岡.林姆也證實了這項說法: 『現在的年輕的作曲家都面臨一個抉擇——留在專業雜誌裡被評論家吹捧,或,相信自己的藝術,將自己的作品推到一群好奇、心胸開闊但也許不那麼訓練有素的觀眾面前。』 林姆早在七零年代就於多瑙厄興格音樂節(Donaueschinger Musiktagen)取得成功的生涯,而現在像 『三月樂典』這樣的音樂節仍然讓他看到了邁向成功的階梯: 『很簡單——你要當往那個位子上跳的作曲家,或當那個根本不跳的(那要去哪裡?)——成敗仍然取決於一些老掉牙的價值觀,例如天分與持久發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