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的春天/27歲的他們(上)

前幾天走在路上突然驚覺,這是我在倫敦度過第四個春天了。

想當初第一次看到冬季所有樹葉都掉光的情景,內心受到多大的震撼,這景象若是發生在台灣,我們一定以為那棵樹生病了或死了,而在這裡卻是一種不能再自然的景象。

於是我現在才能看到這樣憂鬱的春天:路旁樹枝依舊是光禿禿的一片,但青苔卻已經爬上了樹幹,在整片灰黑色的基調上染上一股詭異的綠色陰影。這裡的氛圍是陰鬱的,如詩如霧一般;即使是少有的晴空萬里,陽光依舊是冷冽的,走在外面似乎被浸在冰桶一樣的早晨黃昏,或是陰沉沉的靜默毫無聲音的倫敦春季。

但也由於是第四年了,因此我知道這一切都只是一個伏筆,為了迎接那光芒萬丈的真正春季到來,為了在四月時突然間的溫暖嘈雜,一夜之間會全部盛開的粉紅櫻花,金色含羞草,紅的紫的白的綠的一時間綻放開來不知名的花,從早到晚用不完的陽光,不停歇的笑語以及酒吧裡裡外外此起彼落的酒杯撞擊聲,喧嘩聲…..

我愛倫敦的四季,但這個春季前的小小序曲總是讓我額外珍惜,也有點像是英國人的個性,在認識你可以開心大鬧之前總是帶著那麼一點,近似冷漠的含蓄客氣。

-----------------------------------

算來也在倫敦呆三年半了,從當初不太了解世事的二十四歲也突然間變成二十七歲了,那天突然間想到,許多有名的聲樂家都老早在23,24歲就出道,像我這樣慢吞吞的該怎麼辦才好,緊張不已;換念間想想,應該作曲家們比較好吧,可以用一生的時間慢慢作曲,不太有受年齡限制的事情,因此應該可以慢慢成熟。抱著這樣想法的我稍稍查詢了一下我喜歡的作曲家們在二十七歲時的成就,突然間嚇的咋舌,以下跟大家分享一下這些人在二十七歲的時候做了甚麼: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

在二十七歲那年,莫札特在作曲技巧上還是使用了相當程度的巴洛克風格,受到巴哈韓德爾相當大的影響;當年他的作品有以下這幾個:

Die Zaubefloete

Symphony no.41

Mass in C minor

Giacomo Meyerbeer (1791-1864)

不是聲樂組的可能會對這位作曲家比較陌生,不過他可是在大歌劇Grand opera時期最盛行的一位作曲家,而且直到今日也有很多作品還被演出;二十七歲時他譜寫了兩部歌劇,邊聽我邊想,要是能夠在二十七歲的現在練起來這些作曲家二十七歲時的作品,那我也沒甚麼遺憾了。

Semiramide riconosciuta

Emma di Resburgo

Gaetano Donizetti (1797-1848)

身為十八十九世紀的義大利喜歌劇代表,大家一定不會忘了董尼采第的。他的作曲速度極快,據說愛情靈藥是他臨時接下的委託,在三個星期內完成歌劇,一個星期給歌手樂團彩排便趕上台的作品;不過二十七歲的時候他寫出來的是另外兩部歌劇:

L’ajo nell’imbarazzo

Emilia di Liverpool(L’eremitaggion di Liverpool)

Frederic Chopin (1810-1849)

前幾天走在路上被一個波蘭人問路,之後被攔下來上了一課關於蕭邦的個人簡介。

波蘭人:蕭邦其實並不是純種波蘭人,他媽媽是法國人,所以嚴格來說他應該是混血兒!

二十七歲蕭邦的作品實在是很多,不過早在二十歲之前他就已經寫完了他的第一號及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二十七歲時他的作品如下:

Nocturne in C minor

Improptu in A flat major op.29

12 Etudes op.25 (嚴俊傑演出,推廣一下自己人)

sonata in B flat minor

這首曲子在日本其實是有歌詞的,我的朋友夏美跟我說,他們在日本練這首都會幫主旋律加字:

「愛は何,恋は何?愛は何,恋は何!」(愛情是甚麼,感情是甚麼?)無限反覆。

Mazurkas op.33

Waltzes op.34

Bedřich Smetana (1824-1884)

總算壓力小一點….史麥塔納在二十七歲的作品是這個:

女兒 Marie Smetana

(待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