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台北·紐約

一直對劇場的表演沒有抵抗力,雖然自己算是門外漢。還記得大學的時候跑去看外校戲劇系演出,演員在台上講著超級無敵長的台詞,讓我很想跟她下跪,不過換個角度來想,他們背台詞,我們背音符,彼此彼此,雖然背譜是我最痛恨的事…

扯遠了。

 

還是很愛看戲。前個月在國家戲劇院上演的台北爸爸紐約媽媽,算是回到台灣,在一片雜亂的日子裡最“認真的”一件事 —好好看場戲。

 

認真到先去找了小說。在讀這本自傳式小說的時候,其實有很多次懷疑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因為這個比八點檔還要戲劇化的家族故事,實在太血淋淋、不堪回首,搭上了作者陳俊志的家族照片,配合了自己是紀錄片導演的身分、爸爸當年擁有爵士彩色照相館的輝煌歷史,這些都讓他筆下的人物沒有保留的呈現在閱讀者眼前。赤裸裸的家族故事。除了佩服這份勇氣,也被這個故事吸引,其中有一部份講到作者的母親,當初因為父親照相館生意倒閉,為了逃避票據法來到紐約,當然也懷著讓生活重新開始的想往,刻苦不眠不休打零工賺錢養家,但是也被迫和在台灣的四個兒女分離,又面對自己丈夫外遇等等,當作者長大成人再度見到自己的母親時,眼前的婦人早已不是自己當年認識的母親了。如果到過紐約唐人街,也許這樣類似的情景不難想像,許多華人抱著美國夢來到這個國家,用盡各種方法,一直到前幾年,我還在開往機場的計程車上聽到廣播中有位聽眾說自己為了來到美國,甚至用假護照入關,在紐約沒有任何社會福利保障的情況下打工多年,這又讓我想到自己在美國最後一年的房東雇用的幫傭阿姨,也是離開中國很多年,寄人籬下,到現在英文還是講不出幾個字,幫傭薪水不錯,但是卻不願意花幾塊美金的地鐵票到中國城買菜,不論風雨,一律步行,或許在外人眼中看來這樣的生活方式很令人不解,但是這也許就是她們的人生目標。

 

或許是這個小說給我的共鳴很多,當它被轉化成劇場,就顯得比較抽離。對於這點,我沒有任何批評的意思,反倒是蠻欣賞導演黎煥雄用意象式的手法來呈現這樣的家族故事,大量的獨白,以角色說出另一個角色,這些安排也許會讓沒有讀過小說的觀眾在第一次看這個故事時,要更費力去拼湊劇情。前後約三個小時的演出,對於習慣“照著劇本走”的觀眾其實是一大考驗。

 

其中我比較不能明白的地方,像是音樂設計,有兩段相較之下很突兀的“流行歌”段落,飾演姊姊的萬芳原本就是歌手,所以聲音沒話說,但要讓其他不是歌手出身的演員唱歌,這點我比較不能接受,音準就是一個我無法放過的障礙…這樣說起來也許不近人情,可是要自己當作沒聽見,說不過去(畢竟我也是買票進場的觀眾阿),雖然這有可能是因為音樂總監的背景偏向流行音樂,對於習慣流行音樂的人來說也許不是問題,如果只因為這樣的音樂類型比較被社會大眾接受,就加入了這樣的元素,而不考慮整體劇場是較抽象的風格走向,造成戲與音樂中間沒有連貫性,好像是為了唱歌就放入這個橋段,偏偏這不是音樂劇,演員又不是職業歌手…

 

當然其中也有很多配樂,像是用鋼琴為主軸,加上音效襯托等等,氣氛營造很對味,這也是我第一次聽到台灣劇場音樂中相當認同的部份。這純粹是個人口味關係,我不想引發筆戰或是更糟糕的下場,各位可以看看就好,畢竟要出一張嘴比實際操作來得容易,所以沒實作機會的人就只好出筆啦。我寫,因為我在意。

 

對於作者用影像或是文字紀錄一切的執著,也給我相當大的激勵。演出前半小時的小小座談,也讓觀眾更明白作者創作上的用心。紀錄片導演,這樣看似很文藝氣息的頭銜,背後所付出的代價,應該不是所有人都願意背起的。也許我們需要追尋夢想,更需要的是那種不惜與社會主流脫節的勇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