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組情詩

引子—情詩的名字

流浪的人寫詩
年近三十
還在寫情詩
按照慣例
情詩要有名字
有時  名字裡還必須暗示情人的名字
但是情人 沒有名字
就像詩 留下的 不是文字

故事要從青梅竹馬的情人說起
那是父母安排指腹為婚的對象
初見面的第一天
他敞著笑臉
潔白的牙齒
整齊的黑色牙縫
迎接你
懵懂的六歲,能有什麼天雷勾動地火的開始?!

成長的過程中發現
他在每個有錢人家都有機會發言
在每個重要場合都有他的出現
舞台愈大,他的身形愈壯觀,他的高尚愈是被彰顯
敞著那張潔白牙齒與整齊黑色牙縫的笑臉。

叛逆期的那幾年
逃避父母的媒妁之言
多少次恐嚇毒打
多少次嚎啕大哭
多少次親情破裂
都是為了那張
敞著潔白牙齒與整齊黑色牙縫的笑臉。

可是他們並不真正明白
那張笑臉後頭藏著什麼
以為箱子裡裝的是金銀財寶
可惜那只是一只鏤空的箱子和幾條破爛的鋼弦
眼看著孩子與箱子搏鬥,耳聽著不知所云的金屬聲響
以為自己現正乾涸的荷包,會換來下一代豐厚的收成
怎麼也不能輸在起跑線

然而

世紀最大的騙局也不過如此
世上最高明的騙子就是自己。

可惜

情人不只是個人
他是一種習慣
而習慣是擾人的病
以為擺脫了
他又追回來
以為忘記了
他實際潛伏在你的潛意識裡

一個人睡覺會妄想身後有個黑影抱你
一個人吃飯還是會想念對面坐著的曾經
一個人傷心難過的時候 還是會希冀聽到安慰的聲音

夜裡驚醒
多半不是因為電影追殺比爾的血腥
而是無時無刻追殺你的自己

就這樣
三腳木箱從家裡搬出去又搬回來
你從一個地方流浪到另一個地方又返回來
我們持續分手與復合的惡性循環

居然 你還能寫下這首情詩:

「但願我能毫無顧忌的寫下那三個字
那三個說出來就不真,但不說出來也不能是真的字
那三個只有在對家人說時 最真切的字
那三個被耶穌說出來 世界就像不會有戰爭的字
那三個被情敵說出來 會釀成兇殺案的字
那三個對你說 你也不懂其中意涵的字
那三個 可以完全不用說就懂的字
那三個 被詩人拐彎抹角說來說去
怎麼說 也說不完
怎麼講 也講不清楚的 字。」

然後你赫然發現 寫下的這些不清不楚的囈語
就算不曾劃下那三個字的任何一橫一豎
它們還是遺留下了那個令人厭惡的
欲望的 味道
欲望驅使你針對人體上的某一個器官動粗
它走的時候 只留下一攤令人懊惱的白色。

情人能教你的 或許不是呵護他的秘訣
情人能給你的 或許也不是一時衝動的滿足
情詩所要寫的 不是對哪個人獨特的告白
情詩所追求的 應該是對自己生命的一種剖白

上上個世紀的人說 為了藝術為了愛
我只能告訴你 藝術與愛 詩與樂 夾帶著所有理智與衝動
都是為了你自己 才存在。

(很抱歉這期沒辦法接續上次的主題,介紹俄羅斯鋼琴音樂,期末被書本淹沒的危機,只能用另一種轉換來釋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