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arland of Red

William “Red” Garland (1923-1984)

終於寫了可沾學術之光的文章,決定提筆寫這個主題時,熱愛反省的我想起之前的學習態度就感到自慚形穢,依稀記得第一年時,於學期初的主修課中,老師問了我最喜歡的爵士鋼琴家是誰?當下腦子一片空白,於是我隨便丟了一個答案交差了事。接腫而來便是為何喜歡這個音樂家?最愛哪張專輯?那首歌?為什麼?……接下來越來越尷尬的場面就不贅述了。在兩年的學習生涯中,我練了些許Red Garland的採譜,於其中吸收到許多養分,Red Garland也逐漸成為我喜愛的鋼琴家之一。

Red Garland所參與最為人所知的編制為Miles Davis在1954-1968年期間合作的第一代五重奏及由他領導的鋼琴三重奏。他有著無懈可擊的節奏感,獨樹一只的風格,不論在搖擺的律動,句法上的建構、每顆音的觸鍵都很值得細細品味,而最讓我着迷的莫過於他音樂中總是澎湃不減的快樂能量。

『風格』

Garland即興時的右手風格,有着大量地自Nat Cole模傲而來的優雅線條;與受藍調傳統汝染的旋律與曲目;而對活躍於四五零年代咆哮樂潮的Red Garland而言,與Bud Powell亦師亦友的學習也在他的演奏上影響深遠。在練習採譜的時,對我來說最費功的是在每個音的抑揚頓挫上,這些細微的咬字發音造就句子在原本的圓滑奏上聽起來有稜有角,並且毫無偏差地落在充滿搖擺律動每個鼓點上,因此原本看似簡單的單線條旋律變得加倍困難,可知Garland真是具備十分良好的手指獨立性。

常見於他左手的風格則是Charleston Rhythm*,主要仍是去除根音的Voicing,在二四拍的後半拍先現其和弦;而在所謂去除根音之Voicing方面,Garland可說是先驅者,影響着之後的Bill Evans。

*Charleston Dance,於一戰後喧囂的二零年代,藉著百老匯音樂劇的上演風靡美國,源自非洲,屬當時曇花一現的流行舞蹈之一。

 

 

 

 

『塊狀和弦』(Block Chord)

於即興中使用塊狀和弦,是Red Garland承襲自Milt Buckner著名特色之一,在Miles Davis Quintet時期的名盤中,常聽見Red Garland於此方面精湛的技術。他本人曾表示所偏愛的塊狀和弦聲響是有日面臨練琴低潮時,喪氣地將雙手垂落於琴鍵而意外發現的。行筆至此,讓我想起同學老師教學時,所言甚是的一句話『學音樂就如同做實驗般,我們必須不斷地嚐試,嚴格地找出想要的聲音』。而在此Voicing上,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即是Miles Davis Quintet時期收錄於Milestones的Billy Boy。

 

 

關於塊狀和弦的結構,是在左手彈奏去除根音後的Voicing,加上右手以八度強調旋律並於八度中加入旋律之完全五度音結合後的聲響;在節奏上左手隨右手的旋律齊奏,所以亦稱Locked Hand Style。鑲入於右手八度中的完全五段音,雖在整個架構上較難被聽見,但卻豐富整個和聲色彩;有時其完全五度音會與左手之Voicing形成不諧和聲響(如圖示),對於這點我想應能以風格特色來解釋,就如同拉威爾也熱愛鑲入不協和音一般。Block Chord的右手部分有許多不一樣的彈法,端看個人偏好,有時會以六度音來替代其中的完全五度音;而在Billy Boy中,右手則是原和弦的Upper Structure加上其六度音的聲響。

 

 

另一經典則同時期收錄於Relaxin’ with Miles Davis Quintet的You’re my Romance之導奏同是塊狀和絃在Ballad上的作品,我倒喜歡收錄於A Garland of Red的My Romance,其中的即興展現了Garland輕巧而集中的觸鍵、精密的力度控制,與在每個觸鍵上抑揚頓挫的琢磨,在和弦與和弦的空間中訴說著故事。

 

 

最後,

有關Red Garland,

在開始演奏生涯前,

他是位次中量級職業拳擊家,

在這件事,

我深深地受到鼓勵,

有一天,

我,

也要成為芭雷舞名家!

By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