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樂團遊記

在柏林生活六年多以後,第一次在夏天回台灣,重新回味了溽暑、管樂團、準備開音樂會的生活。在這一趟回憶的旅程裡,情感上出現了一些波動,要如何面對自己未解的情緒,特別是那些原以為無解的習題。

混亂轟隆作響的銅管們敲醒我那沈睡已久的回憶。坐在管樂團裡面,長笛到底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無力感?虛弱?音準的殺手?或許我高估了,因為在大多時候根本聽不見。

一整排閃亮亮的長笛歪斜的拿著,似乎是許多管樂團的寫照,在這裡面的任何一個人到底他應該做什麼?到底他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音不準、聲音瑕疵的時候又該怎麼辦?無力感油然而生。然而更多時候是聽不到自己的音準!在管弦樂團裡面,第二部長笛聽不到自己的聲音是一種安全感,因為知道自己跟別人吹在一起,音色已與他人融合,第一部長笛,聽不清楚自己的聲音,也是一種安全感,但是知道自己音色的光澤點綴了整個樂團。但在一個管樂團裡也是這樣嗎?

亮麗的音色,什麼叫作亮麗的音色?一位樂團裡的長笛同好問我,他想要大聲、想要聲音變亮,這是為什麼?這似乎是在管樂團裡面想要成為一個好的第一部長笛的必要條件。可是再亮、再大聲,也仍是不敵小號。所以大部分的學生們如果沒有在好的老師指導,他們便開始追求一種不存在的長笛音色。

做好自己該做的,身為一把長笛,做好本份。

回到長笛聲部,一陣顫抖的和聲,那是讓人產生一股無力的恐懼,到底音準在哪裡?在調音器上?那什麼樣的音有才會準。如同節拍器,讓人能夠學會規律、平均的節奏,可是拍子又在哪裡?當節奏準確的時候,音樂又在哪裡?

我想上述的問題,標準答案一定在大家的心裡冉冉升起,而那個標準答案是這麼的正確,正確得讓人無力反駁,正確得讓人無地自容。但是,為什麼做不到?為什麼我們做不到?

標準答案其實是為了書面考試而被創造出來的,可是我們卻被它制約。終其一生在追求尋找一個人生的標準答案,到底怎麼做才對?

音樂到底美在哪?為什麼一首經典的古典樂曲被演奏了無數次之後,聽眾依然買票入場?技術只是用來使音樂更美,理論只是讓音樂家更能侃侃而談的演奏,而每一次的相聚,將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在每個空間裡會產生出什麼樣的共鳴,走進音樂廳的人們共同又建構出了什麼樣的磁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