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along!

去年我與倫敦站長分別有幾篇文章提到BBC Proms——倫敦每年暑假都會舉辦的盛大音樂節——以及Proms獨樹一格的閉幕式。

而今年我終於親眼目睹了這場盛宴。

進場看Proms閉幕式可不是件簡單事。閉幕式售票的方式分三種,第一種便是買超貴的固定座席票券,你可以舒服、從容、優雅、高枕無憂、大搖大擺地在開場前走進Royal Albert Hall

第二種是提前預購Proms季票的觀眾,或在同一場地同一座位區,買了五張以上不同場次票券的觀眾,你可以從容、高枕無憂但沒那麼舒服地,在閉幕當天到Royal Albert Hall外排隊,買站票區的位子,有兩種選擇:瘋狂搖滾席——舞台正前方的站票區,演出時你可以拿著大面國旗猛搶鏡頭。這隊伍當天上午十點就大排長龍了; 或是另一種——世外桃源席——一樣是當天上午就得去排隊,排在音樂廳側門外,進場後得登上最高層的站票區,天高皇帝遠,演出時可以野蠻地呈大字形睡下。但相對地只有最前排欄杆前的位置才看得到舞台,就算站在那位子,把手揮斷了一樣沒人看得見你家國旗。

我與倫敦站長則在購票順位敬陪末座——花不起錢買昂貴的座位,也沒買季票或五張以上別場音樂會的票券,所以得排一整天隊,接在有權優先購買站票的觀眾後入席。

以空間換取時間,以時間換取金錢,這是地球上的不變真理。於是我們當天上午十點開始排隊,帶足了

國旗

國旗有很多功能,例如:

指揮交通

跳八家將

其他的重要家當包含:

野餐墊

電子書

吹泡泡器具

 

歷經了烈日曝曬、風吹雨淋、蟲蝕鼠咬(後兩項純屬虛構),在八個小時的等待後,終於進到了Royal Albert Hall,迎接我們人生中的第一場BBC Proms閉幕式。

Proms閉幕式的最大特色,尚不在大半場的『古典金曲』,而在進入尾聲前的 『帶動唱時間』(„Sing along!“)——大家帶著國旗,甚至換好奇裝異服,所等的就是這一刻,讓The Last Night of Proms成為世界上最吵鬧的室內古典音樂會!

首先我們聽到這首曲子:

Henry Wood(1869~1944)所作的Fantasia on British SeasongsHenry Wood不是別人,正是Proms音樂節的創始人,是19世紀末、20世紀上半葉的英國指揮家,創建Proms音樂節後幾乎擔任了半個世紀的總指揮,期間發表了百餘首當代音樂新作。除了指揮,他也自己動筆將多首著名的英國民謠編成這首組曲,在每年的Proms閉幕式上演出。

影片中,觀眾在組曲的前兩首小品已經蠢蠢欲動,不斷有人在錯誤的點上打節拍試圖干擾演奏。到了第三首小品 <Hornpipe>(愛爾蘭水手舞……難怪會成為大力水手卜派的配樂…)觀眾開始隨節拍玩起蘿蔔蹲(這麼擁擠的場地裡,這的確是起舞的最大限度了…),在特定節拍上拍掌甚至猛按汽笛喇叭——當時我們一直想找出是誰弄出這個聲音,原來BBC攝影師已經揪出了元兇——一個穿海軍軍服的三八鬼。

到了最後一首小品 <Rule Britania>(<主宰吧!不列顛!>,英國傳統愛國歌曲),上半場演唱Nessun Dorma的男高音Joseph Calleja以國旗裝現身領唱,副歌時全場觀眾——連同現場大螢幕中,海德公園裡看著露天轉播的數萬民眾——揮著國旗高唱 『統治吧!不列顛!統治海洋吧!

曲畢,歡聲雷動。這時主辦單位請出幾位這次倫敦奧運的英國金牌得主,上台向觀眾揮手致意, 歡呼聲更是幾乎炸破了Royal Albert Hall的屋頂。

接下來的這首曲子,之前的文章已經介紹過了,是二次大戰時被英國人民視為精神支柱之一的 <Land of Hope and Glory>(<愛與榮耀之地>),也就是艾爾加的 <Pomp and Circumstance No.1>(<威風凜凜進行曲第一號>)

當然,按照慣例要亂拍手,按照慣例要在進入Trio(也就是“Land of Hope and Glory“的旋律)前的幾小節『失手』施放氣球製造噪音。

音樂會接近尾聲, „sing along“也進入最高潮,由兩首『國歌級』的歌曲壓陣——一首當然就是大英聯合王國的國歌 <God save the Queen>(天佑女王),而在此之前,是另一首地位幾乎相仿的歌曲<Jerusalem>

<Jerusalem>

And did those feet in ancient time.                      

Walk upon Englands mountains green:

And was the holy Lamb of God,

On Englands pleasant pastures seen!

遠古時代的步履,

是否登上過英格蘭蔥綠的群山?

上帝神聖的羔羊,

是否登上過英格蘭悅目的草原?

And did the Countenance Divine,

Shine forth upon our clouded hills?

And was Jerusalem builded here,

Among these dark Satanic Mills?

神的面容,

是否照耀過我們雲霧繚繞的山岡?

耶路撒冷是否建在這裡,

在這些黑暗魔鬼般的磨坊?

Bring me my Bow of burning gold;

Bring me my Arrows of desire:\

Bring me my Spear: O clouds unfold!

Bring me my Chariot of fire!

給我燃燒的黃金之弓!

給我希望之箭!

給我槍矛: 喔,展開吧! 雲層!

給我火之戰車!

I will not cease from Mental Fight,

Nor shall my Sword sleep in my hand:

Till we have built Jerusalem, In Englands green & pleasant Land

我不會停止精神的抗爭,

不會讓手中的長劍休眠,

直到我們重建耶路撒冷,

在翠綠美麗的英格蘭。

(本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ee970b0100ouh0.html 網頁中,李景琪先生之翻譯)

歌詞原是十八世紀英國詩人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 1757~1827)的詩作,一般認為是在控訴工業革命所帶來的環境污染與社會質變,並擷取 『耶穌曾造訪英格蘭』的民間傳說,期待象徵美善的耶路撒冷終能在英格蘭重建。1916Hubert Parry將其譜曲之後,即被運用為20年代英國女權運動的代表歌曲,並在Proms音樂節閉幕式與工黨年度會議固定被演出,而漸漸廣為人知,成為具有代表性的英國愛國歌曲。

愛有很多種,對國家的愛也是。<Jerusalem>不是慷慨激昂的進行曲,也不若<Rule! Britannia>的鐘鼓齊鳴、雄心萬丈; Hubert Parry作曲時,將原詩中純潔、光明的色調、對未來的期待,置於鬥爭意識之上,成就一首胸懷寬廣、語調慈和的聖歌。

也因而現場揮動的數不清的旗幟中,並非清一色代表聯合王國與其轄下各邦,亦有相當多其他國家的旗幟———如同我們。現場演唱的全是英國愛國歌曲,但在場的外國人並未因此格格不入,因為對愛與和平的嚮往的確是所有人的最大公約數。

我著實羨慕英國人的幸運。在這個晚上,他們不但擁有這麼多愛國歌曲傑作,而這些愛國歌曲在歷經百年滄桑後仍未被歷史的傷痕所沾染、被部分人的意識型態所竊佔,仍能在這樣一場以輕鬆為名的音樂盛典中,被數萬人——甚至有許多外國人——同聲吟唱,不可不謂這國家難得的福分。

音樂會在全場合唱<天佑女王>的歌聲中結束,此時我與倫敦站長已經有點猥瑣地開溜,準備搶在人潮之前搭上地鐵,回到現實世界。即便掠奪與猜忌不斷,弱肉依然強食,但人至少還能在一首結構均勻的作品裡、一場愉悅的音樂盛宴裡,體驗世間難得一見的美善與平衡。

藝術能做到這一步,倒也夠了。

廣告

One thought on “Sing alo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