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夢大師 Ligeti

György Ligeti應該算是當代音樂史上,相當聒噪的一位作曲家。他不只愛寫音樂,也愛寫文字——分析別人的作品、分析自己的作品、談祖國匈牙利的音樂傳統、也談其他民族的音樂美學——集成了上下兩冊厚厚的Ligeti文集。Ernst Eulenburg出版社所出版的訪談錄 <Ligeti in Conversation>包含了四篇訪談,其中三篇是與音樂專業人士的對談,最後一篇竟是Ligeti的自問自答。在這本書的序言有這樣一句話: „Many writings about music have resulted from his passion for teaching and his concern to clarify complex musical questions, including those relevant to his own works…“ 執著於思辨,專注於內省,造成了Ligeti的文字著作與音樂作品同樣具有驚人的質量。

在訪談中,他提及自己童年的記憶,影響了整個創作生涯的發展。

首先是一個夢境——自己被綁縛在一張巨大的蜘蛛網上,到處都是亮晶晶的蛛絲,黏著許多物品與垃圾的殘片。

另一件往事則是關於Ligeti當年的兒童讀物——匈牙利作家克魯迪(Gyula Krudy, 1878~1933)的小說。在他的小說中,屢屢出現一個特殊的場景: 一個巫婆,獨居在一座掛滿各種鐘表的房子裡,各式各樣的滴答聲錯落交織。

在一個悶熱的夏天午後,五歲的György Ligeti閱讀著這些場景。從此這些鐘錶的滴答聲響走進了他的心裡。Ligeti 1962年的作品<詩歌交響曲> (poème symphonique )毋寧說是這些深藏心中的滴答聲,在他作品中的初次現身,日後也發展成他的獨特風格: „meccanico type“(機械風格)。最成熟的典型,便是第二號弦樂四重奏的第三樂章——四個聲部以各自不同的節奏密度,機械地反覆撥奏; 如同一部壞掉的機器,鬆脫的零件在地上四處亂滾。

poème symphonique

第二號弦樂四重奏第三樂章

而先前所提到,深陷蛛絲巨網的夢境,正是“micropolyphony„(微型複音)——Ligeti最著名、對後世影響力巨大的寫作技巧——在潛意識中的原型。以Ligeti在西歐藉以闖出名號的作品 <氣氛>(Atmosphères)為例: 繁多的聲部在窄小的音程範圍中雜處,相互交纏; 聲部寫作徒具對位法的『外貌』,聲響效果上卻只聽得見一整片龐大、靜止的『音響織錦』(klangliche Gewebe)

 Atmosphères

Micropolyphony以管弦樂編制實驗成功後,Ligeti開始試著減少聲部的數量,將微型複音技法應用在室內樂作品中。

例如 <十首木管五重奏小品>(1968)的第一樂章

<.第二號弦樂四重奏>(1968)第一樂章

聲部數量減少,因而micropolyphony手法中,聲部的湧動較為清晰,但錯落的節奏(例如三連音、五連音、六連音、七連音同時疊置)與窄小音域中擁擠纏繞的聲部寫作仍然模糊了音樂的『前進感』。造成了各個聲部雖然不斷躁動,但整體的動能是『失效』的。加上Ligeti往往讓極端躁動與極端靜止的段落(或樂句,甚至更小的結構單位)前後相間; 噪音乍然湧入,又乍然抽離。以致於『動感』在Ligeti 60年代後的作品中,常常帶有某種諷刺性。作曲家自己形容這樣的美學,是轉化一種『超級表現力』、使其冷卻,如同將一些狂野的音樂姿態置入一個玻璃盒子裡,好似博物館中的展品一般(transforming this ‘xuperexpressiveness’ into something cool, as if to put such wild musical gesticulating in a glass case, too see it as we see objects exhibited in a museum.); 並且將它命名為 『冰凍的表現主義』(deep-frozen expressionism)

在這一時期的室內樂作品中,Ligeti靈活運用了以上提及的各種獨創手法,從巴爾托克以及匈牙利音樂傳統中汲取的養分——不平衡並多變的節奏、複調和聲、極端驟變的速度與織度等等——與他自身的美學想像融合無間。因此1968年前後可以說是Ligeti風格的成熟期,他本人也欽點第二號弦樂四重奏堪稱集1968年之前他一切風格與作曲技巧之大成。

看到Ligeti在訪談中,以童年的夢境來解釋創作技巧的成形,我心有所感。因為創作終究是一種人生的耕耘,從人生中抽取音樂,從音樂中探尋人生。苦心尋覓新的寫作語言,如同獨行於冷酷的異境; 而逝去時光中的某個裂片,卻可以是前方引路的幾點星火。因為它可能暗示著自己生命裡最潛在的渴望,或恐懼,將許多偶然斷裂於四處的思緒、感受,組成對世界——抑或,對自我感官中的世界——的最初意識。這些想像將一生在體內湧動。

星火的微光中,在異境遇見更深處的自己。

剛好是這幾天,旅人網誌四周年了!

我很高興我還在這裡。雖然不太準時交稿,但至少我還保有一個機會,定期用文字整理自己。而且我竊自希望,我們可以長久寫下去。至少寫滿十年。

也感謝讀著這些文章的你,歡迎常來。寫滿十年的那天,我們要來喝一杯。

廣告

One thought on “解夢大師 Liget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